mdzhao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mdzhao

博文

接吻比赛算体育比赛吗?

已有 3451 次阅读 2014-10-20 10:04 |个人分类:其他|系统分类:博客资讯

         中国青年网报道了一个消息:10月18日,浙江金华市第一百货商场举办接吻大挑战,40多对年轻人为争夺苹果6的奖励,在大庭广众之下“亲”得难分难舍,甚至还有陌生男女现场“速配”。 经过52分钟的比拼,决出了冠军,坚持到最后的获胜情侣最终累瘫在红地毯上 http://news.jwb.com.cn/art/2014/10/19/art_247_4942257.html。据报道,现场临时报名参与的情侣们共有30多对。不过最精彩的不是用时最久的冠军,而是二对女女和一对男男搭配。可惜他们都没有坚持到最后,现场观众大呼不过瘾。一对来自绍兴的情侣,在这场接吻大赛中,挑战各种高难度动作,最终以接吻时间54分钟时间赢得了冠军。  

             看到这个报道,还有新闻、微博、论坛上发的许多照片,感到很是无语。中国人曾经是相当保守内敛的,大庭广众之下即便是夫妻或情侣之间,也很少手拉手一起走的,更别说拥抱和亲吻了。谈恋爱有些亲昵的小动作,都要找花前月下那些安静无人之处,也更显得浪漫。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国人越来越开放,马路上手拉手的男女随处可见,而这方面,在大学校园里大概是更明显的。大学生正是青春谈恋爱的年龄,但以前大学生谈恋爱大多属于地下行动,总是偷偷摸摸约会,或者通过一起去教室自习、一起去图书馆看书等行为打掩护,如果有个男生敢公然用自行车带着女朋友在校园骑行都会被认为是空前大胆的举动。现在却早已拉手是常规动作了,食堂里经常可以看到一对男女生你喂我一口我喂你一口这样的,图书馆看书也有不少男女生挤在一起不时做点亲密的小动作,完全都是旁若无人的。

              记得偶管理的留言版中,极少的几个没有给予回复的留言中便有一个是投诉有情侣在阅览室太过亲热,影响了别的读者,希望图书馆的老师能管一管。当时偶想了半天这个留言该怎么处理?让阅览室的老师去管吗?想想要是自己的阅览室有这样的情况,我能去管吗?该怎么去管?或许他们边上坐的读者不见得感觉受了影响,或许他们也完全是情到浓处的不自觉举动,你去说人家是不是会让人觉得在偷窥或变态?这样的事情旁人还真不好说。那个投诉的读者显然是受影响了,按说他自己是可以去提醒一下那对情侣的,但显然他也不好意思去说,便用了留言这样的方式,只是这种方式无助于改变他的困扰,也许他当时直接找阅览室的老师还管点用。我的阅览室边上就是一个楼梯,但因为就在电梯旁边所以很少有人走,而我在下班的时候往往嫌电梯人太多,等半天有的时候也上不了电梯,所以干脆就从旁边的楼梯走下去,却有好几次遇到有情侣在那楼梯上抱着亲吻,偶一开灯会把他们吓一跳,而我则像做错了事情的人似的,比他们更尴尬,从他们身边走下去的时候还要说声“对不起”,不过心里在说这到底是谁对不起谁?所以,情侣之间诸如亲吻之类的事情,其实还是找那些没人的场所更好些。

             现在可好,为了一只苹果6就可以去表演亲吻,那已经不是情侣间情感的真实流露。比赛是比谁吻得久,这也很让人疑惑,吻得时间久不见得就说明那对情侣的感情深吧?最多是他们的肺活量大,他们的体力好,似乎更像是体育比赛的样子啊!当然,作为商家策划这样的活动,达到的广告效益是很大的,可叹参加的人竟没感觉被利用被愚弄。当情侣间表示爱意的亲吻沦落为体育比赛的时候,也就无怪乎会有那些现场“速配”的男女了,冠军都到了累瘫的份上,可见这个运动也是蛮耗费体力的。不知道参加比赛的情侣中是否有人是想以此来秀恩爱的?即便是想秀恩爱吧,有那苹果6的奖品放在哪,不也会让人感觉那种恩爱已经染上了铜臭?也许偶真的是OUT了。



 


注:照片来自网络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69474-837016.html

上一篇:情歌就该那么浓烈
下一篇:私房菜(八):草菇鸽子汤

30 陈小润 许培扬 杨正瓴 燕文韬 李学宽 张忆文 璩存勇 李世春 李伟钢 王善勇 应行仁 汪晓军 曹建军 姬扬 蒋永华 cbinq yuweihong cgl400 aniuaniu zyp321 xiaobaobao888 yhqing ldongm dulizhi95 xyxy220 lwlu biofans HANGQING hydi clp286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45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9-20 19:4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