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dzhao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mdzhao

博文

元宵节,遥想当年做汤圆

已有 3752 次阅读 2014-2-14 10:09 |个人分类:吃货经验|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元宵, 汤圆

              其实南方许多地方都喜欢吃汤圆,现在超市里可以买到各种品牌的汤圆,那又糯又甜的汤圆什么时候想吃都能吃到,但以前却只有在过年的时候才吃汤圆。做汤圆宁波人最拿手,好像宁波汤圆也是最有名的。我有一个伯母是宁波人,过年的时候去他们家便会端上一碗汤圆,那个味道简直美极了。但我们家却一直不做那种有馅的汤圆,母亲手很巧,会做各种吃食,唯汤圆包不好,而且做汤圆从糯米浸泡、磨粉、馅料准备等一系列程序非常复杂麻烦,特别是那馅料,要用生的板油,去掉那外面薄薄的衣,与碾碎的芝麻白糖揉到一起而成,这个步骤我只是听说,却一直没看到究竟是怎么操作的。所以我们家过年大多数时候只能吃糯米粉搓出来的实心小圆子,那是不用水磨粉的,买现成的糯米粉就可以做了。父亲会去买一些现成的有馅的汤圆,那是机器做的,馅少,远没有宁波汤圆那么好吃。过年有客人来家,因为没有汤圆,也只能用小圆子招待,母亲便会打上两个鸡蛋,加上酒酿,便如庄子的博文中展示的那样,那也是很够档次的。当然我们吃的小圆子就没有鸡蛋了,加点酒酿便完事了。

          记得父亲曾很创新地想到一个汤圆的新吃法,就是把黑芝麻炒熟碾碎再加上白糖,成为甜甜的芝麻粉,然后圆子做的比以前的小圆子略大一些,吃的时候我们每人的碗里先放上小半碗芝麻粉,圆子捞出来以后放在有芝麻粉的碗里一滚,浑身便沾满芝麻粉了。据说那机器做的现成的有馅的汤圆,便是把芝麻陷做成小圆子的大小,通过机器在半湿的糯米粉中打滚,沾上一层又一层的糯米粉而成。父亲说,那不就是芝麻外裹糯米粉吗?我们这样也就是反其道而行,让糯米粉外裹芝麻,味道是一样的!不过我们吃后都感觉糯米粉裹芝麻与那芝麻裹糯米粉的汤圆差别太大了,而且吃起来还特别麻烦,要求母亲还是做原来的小圆子吧。那芝麻粉就这么单独用勺子舀了吃起来倒是非常香甜,于是,父亲的改革创新宣告失败。

          越吃不到的东西便越馋,那时候我就特别想能自己做了汤圆来吃。有一年我向母亲提了这个建议,最终得到全家的同意,决定试一下自己做汤圆。母亲还是不会弄那个馅料,便想了个办法,把熬好的猪油趁热浇入碾碎的芝麻白糖中搅拌,等猪油凝固以后馅料便算成了。又借来小推磨,把浸泡过的糯米磨成水磨粉,用纱布袋子滤成糯米粉块,便可以包汤圆了。由于母亲做汤圆的技术不行,只能妨包子的做法,结果把汤圆做成了汤团,每个有生煎包那么大,吃上4个就饱了。我便自告奋勇说来试试包几个小一点的汤圆。当然,其实母亲也能包小的汤圆,只是她不熟练,包得慢,要做成那么小的汤圆,家里每人至少能吃十五六个,太费时间。于是我接下了包汤圆的任务,用一个下午才包出全家人够吃一顿的汤圆。不过我还是很得意,那汤圆虽然还是皮有点厚,但比机器做的汤圆要强许多。

          再后来,我开始尝试把汤圆的皮做得薄一点,馅放多一点。因为真正的宁波汤圆煮熟了外面的糯米粉几乎是半透明的,可以看到里面的芝麻馅。不过我的试验没达到这个标准便宣告失败,因为皮薄到一定程度,煮出来的汤圆便大半都破了。后来才知道,主要还是因为我们家这么做的馅料没有正宗宁波汤圆的馅料那么硬实,那种生猪油揉出来的馅料是可以搓成圆子样的,而熟猪油凝固起来的馅料很松散,不能搓,只能用手捏成一个小团,或用勺子压成块状再包,便容易破皮。

         不过,我做的汤圆还是得到了大家的肯定,而自己也在做的过程中总结了不少经验教训。这以后我们家包汤圆这个活便由我承包了,只是我却一直对自己的技术不太满意。当然,与现在从超市买来的速冻汤圆比,我做出来的汤圆还是略胜一筹滴。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69474-767327.html

上一篇:杭州的雪
下一篇:情人节快乐!

34 丛远新 陈小润 罗帆 王锟 贾伟 曹聪 庄世宇 李伟钢 周金元 徐晓 武夷山 刘旭霞 应行仁 王亚娟 郑小康 biofans cgl400 pingz1117 ddsers ldongm xiong001 yhq220 lwlu yuweihong weilu1 yhqing ztanztan jianhuiy slh2012 tywtyw dmingl zjqing zyp321 wyhzj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7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9-29 12:3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