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5AsF6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N5AsF6

博文

十年回眸,我都曾是少年,曾发誓要做了不起的人

已有 703 次阅读 2019-10-19 03:18 |个人分类:愿得一心人|系统分类:科研笔记

       深夜,单曲循环着SHE的《你曾是少年》,有些东西,只有经历过了才会了解,有些东西,只有未曾经历才会无所畏惧。

       在这待了十年的小城里,送走了一批又一批的同学、学长、学姐、学弟、学妹,在这十年里,曾经,有个一串的理想,有过一串的的期许,有过一串的誓言。

       十年之前,高三,在非典病毒还深刻印记在每个人脑海中的时代,了解到这个世界上还有艾滋病,还有埃博拉病毒,选择了生物科学这个传说中北大bbs满屏劝退的专业。然而,时至今日,抗争埃博拉的科研人员,我一个也没接触到·····

        九年之前,大一,刚刚迈入学校的日子,加入了两个学校的社团,红凤工程志愿者协会资助下的红凤社和起于贵州福泉中学的竹士社。那个时候,复兴圣学、士民天下是脑海里挥之不去的信仰,读大学、看春秋,联名抗议曲阜修教堂,在贵阳祭奠王阳明,似乎学业之外,还有一条路可以终身奋斗。而捐赠给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红凤千花帐,是另一个并不冲突也想做下去的路,社团发的弟子规,现在还在我的书桌上。竹士社比我高两届或者更多的人里,还有人在深圳、在北京、在哈尔滨坚持着弘扬传统文化的道路,尼山支教、元光教育。红凤社曾经的社友今年八月在杨凌小聚,准备申请新的NGO。似乎,兜兜转转,我们还在路上,我们还未放弃。。。

        八年之前,大二,龚宁老师推荐我到李荣华老师那里做了一些实验,碳氮磷ph重金属挨着测了一遍,第一次发现科学研究和三岁时跟着姨姨上班,看到的那些东西没啥大差别。一入土门深似海·····时至今日,我的专业变成了土壤学,天天和碳氮磷打交道······

        七年之前,大三,那个假期第一次去了实验站,眉县猕猴桃的实验站(原谅我不把火地塘那种实习基地当实验站)。七年间,安塞、长武、敦煌、拉萨·····曾起何时,实验站对我而言更像是一种短期的归宿。在安塞站一顿饭四个馒头不够吃的时候、在拉萨碗小的吃了六碗还饿着的时候······

        六年之前,大四,放弃考药学,不知道该说对还是说错,稀里糊涂考了生态学,复试的时候谈及生态文明建设,洋洋洒洒写了三页纸,指点江山激扬文字,似乎脚下的就是未来的历史,笔下的就是未来的山河。自此本科专业生物科学(药用植物方向)彻底尘封在记忆力,对专业的认知大概也就剩下大姨妈期间的红糖水和煮粥时放枸杞(似乎中药药理学上老师说的最多的内容),然而买了很多红糖,红糖水似乎都死被自己喝了,当然,没有大姨妈。。。

       五年之前,研一,在水保所阴暗的一楼宿舍住了一个夏天,出来的时候,胡子有两厘米长。拍下了第一张被做成微信表情包的照片。那一年,人生最大的岔路可能是运城盐湖区的公务员没有去·····

       四年之前,研二,暑假去了深圳漳州杭州南京拉萨西宁,似乎是人生中第一次自己出远门。九月,去了宜川,仅此一次,但是这个此时至今日还经常被各种人提起。

       三年之前,研三,又一次站在了岔路口,考农科院失败,同时放弃了复旦还是上交的考试·····脚步停留在了这熟悉的小城里····

       两年之前,博一,人生最浑浑噩噩的一年,申请CSC似乎是整个西北农林科技大学唯一一个初审直接被研究生院卡住的,研究生院的小姑娘给的理由是澳大利亚初级产业部似乎不是一个高校或者科研机构。

       一年之前,十月份加班搞出来的NSF-NSFC申请书获批。似乎是博士期间干的唯一一件正事?

       今年,待续·····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694613-1202515.html

上一篇:难不成以后要告诫下一代不要娶转基因的娃

2 郑永军 孙颉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11-13 17:4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