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Y2012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SY2012

博文

父亲的下酒菜 精选

已有 4590 次阅读 2019-4-7 09:27 |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父亲的下酒菜

 

一个初秋的晚上,澳洲的蚊子依然很多,围着小区的林荫小路,我敷衍地走了一圈,算是兑现了锻炼身体的承诺,回家,老婆煮好了饺子,等着,女儿已经吃完,在看电视。

我习惯性地往小碗里倒了点陈醋,扒开一瓣大蒜,这是我吃饺子的标配。但并不是所有人吃饺子的时候都喜欢拌醋,母亲就不喜欢,可父亲喜欢。小的时候,也并不是经常有机会吃饺子,只有逢年过节,来人来踥,或者上中学大礼拜回家的时候,母亲才会做顿饺子,偶尔还会专门为我炒个菜。炒菜的时候,父亲也要叮嘱母亲要多放陈醋。母亲有时反对,父亲就会说儿子爱吃!其实,我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爱吃陈醋,可能父亲就那么一直说,一直说,慢慢就喜欢了。说起饺子,父亲和母亲经常为了饺子馅拌嘴。父亲认为饺子要想有饭店的味道,就必须多放葱,一个肉丸的才叫好吃。母亲其实更喜欢多菜清淡一点的。相持不下的时候,父亲总会把我推到前面去。我那个时候正长身体,见肉不要命,当然喜欢肉多的,父亲因此总是很得意。母亲包的大蒸饺,我当时一顿能吃十五六个,临走回学校还要带上一饭盒。

小时候,在我的印象中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那就是父亲偶尔喝点小酒时要有下酒菜。喝酒要是没有下酒菜,酒就没法喝完,所以必须要有下酒菜,这在逻辑上是非常合理的,我当时一直这么觉着。其实父亲的下酒菜很简单就可以,一小碟花生米,一个很少油的煎鸡蛋,一两条烧熟的小咸鱼,父亲都会省吃俭用很长时间。我很喜欢父亲喝点小酒,因为喝酒的时候作为中学教师的父亲更健谈,会绘声绘色地跟我们讲“张三谎”的故事。张三慌,我一直以为是父亲创作的一个人物。因为除了父亲,我从没听过其他人或书上讲过类似的故事。话说张三是一个穷人,没吃没穿,穷得叮当响,只好在地主家做长工。地主对张三很是苛刻,经常刁难张三,让他多干活,张三很少吃饱。为了反抗地主,张三跟地主斗智斗勇。地主给张三出了三个难题,具体什么题目我记不清了,总之很刁钻,如果张三答不上来,就得不到工钱。聪明的张三通过撒了三个巧妙的慌,把地主治得心服口服。这样的故事在当时那个年代,很有时代烙印,现在想起来其实漏洞百出。但当时的我就是那么爱听,大人孩子都爱听。因为听这样的故事人们心里会有一种温暖的感觉,生活似乎也看到了希望,正如父亲温酒时那个小酒杯被两根火柴燃起的蓝黄色火焰,把父亲和我的脸照得通红。喝完酒,父亲总会即兴地拿起二胡拉一首二泉映月或赛马。二泉映月是一首很凄婉的曲子,而赛马是很欢快的曲子。父亲一拉二胡,左邻右舍的大人孩子都爱围过来听,大家其实并不太在意曲子具体表达的什么意境,只是喜欢这种热闹的感觉。似乎热闹与温暖更近了一步。

说起下酒菜,姐姐上大学的时候去实习,路过北京,看见路边有卖北京烤鸭,当时好像要十块钱一只,姐姐拿起了又放下,放下了又拿起来,最后还是没舍得买。实习结束后回家跟父亲说了。父亲虽然没吃到烤鸭还是很高兴的样子,跟节比邻右“遗憾”了好多次,邻居们也都附和着。似乎没买比买了更让人赞扬孩子的见识与出息。看到那个场面,我当时暗下决心,要是我上了大学,去实习,路过北京,看到路边的烤鸭,我会毫不犹豫的买下来再说。后来,我真的考上了大学,毕业工作了,当时的工资是一个月不到500块钱。过年的时候回家前我花了518块给父亲买了一瓶茅台酒,外加一个烧鸡。为什么没买北京烤鸭呢?因为一次单位请吃饭,有一道菜就是北京烤鸭,并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好吃。父亲接过我买的茅台酒,也并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高兴,只是拿出了8个小酒杯,每个杯里都倒满了一小杯,让全家人都尝尝。除了父亲,每个人都辣得咳嗽,还连忙说好喝好喝!

春节过后,我去上班,临上火车的时候,父亲告诉我包里面的拉锁里有一个信封,注意路上别丢了。到了单位宿舍后,我找出信封,里面是一千块钱,还有一个小纸条:“以后不要乱花钱了,攒着钱将来有用。”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692836-1171882.html

上一篇:人情世故与科研评价国际化
下一篇:博士生的水平就是一个大学的科研水平

47 黄仁勇 熊建华 姚伟 郑永军 吴斌 张士宏 姜文来 李天成 王振亭 杨正瓴 周海春 栗茂腾 刘钢 田丰 刁承泰 刘立 王伟 王忠媛 程帅 李雪 程少堂 季丹 文端智 胡文峰 应行仁 柳林涛 黄永义 徐智优 尹庭昌 代保湖 吕泰省 王明明 陈有鑑 鲍鹏 李学宽 周忠浩 郑强 汪晓军 阮启超 褚海亮 郭胜锋 雷宏江 张天宇 原梅妮 杨金波 张全成 张强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10-20 22:4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