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Y2012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SY2012

博文

说走就走的旅行

已有 2385 次阅读 2018-2-8 13:27 |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说走就走的旅行


生活是什么呢,生活是这样的,有些事情还没有做,一定要做的;另有些事做了,没有做好,明天不散步了。把唯一散步的时间用在做事情上,心里俨然充实了许多,但会有更多没做好的事情。生命是什么呢?生命就是时时刻刻不知如何是好。。。。。。于是生活经常需要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把失去的散步的时间换回来。

刚刚过去的圣诞假期,一天跟老婆和女儿商量,来一次说走就走的旅行。女儿不容分说举双手赞成。老婆摸了摸我的脑袋,确定没发烧后,说,怎么个说走就走?现在墨尔本正是圣诞,新年旅游的高峰期,机票,酒店都比平时贵很多,再说旅游团现在报都满了。我说,不用担心,我有一朋友刚开了个私人的旅行社,咱们可能是第一批客户。赶紧收拾吧,要不真来不及了。

我这朋友,是我的一个小老乡,北京某著名学府毕业,然后去美国耶鲁大学读了一个硕士,前两年一个很偶然的机会来澳洲旅游,到了墨尔本就不走了。在他老爸的督促下好歹找了个工作,没干几个月就辞了,说那不是他想要的诗和远方。辞职后就办了这家旅行社,说要把诗和远方与更多的人分享。

一路无话,旅行的第一站,我们去了墨尔本Bnghton海滩,小老乡说那里的彩色小屋非常有名。 原来这些小屋子是早年出海的渔民建造用于简单的休息,后来随着游人的增加,这些五颜六色的小房子主要用于人们游泳时更衣、乘凉之用。女儿见到这些精致的漂亮小房子很是兴奋,嚷着要进去玩,拍照。小老乡导游略显疲惫但很真诚地说你们在这里玩儿,他去车里睡会儿,随时叫他。彼时,老婆看了我一眼。熟悉的地方没有风景,但我们不同。徜徉在银色的海滩上,面对无垠的大海,海风轻轻地吹,海浪轻轻地打,这时走过来一个老人,看上去六七十岁的样子,满头银发,目光深邃,微笑着问我我讲英文吗?我说会。那请帮忙给我照张相好吗?老人看我拿着手机说。我说可以。老人说谢谢,他要请人照几张照片发给远在爱尔兰的妻子,说她看到照片肯定会高兴的。于是,老人半躺在那个在带藤椅上,不断调整角度,并特别嘱咐我要把头上那个硕大的漂亮太阳伞照进去!我说没问题。随后,老人告诉我他妻子的手机电话,挑选了他认为刚才照的最好的两张照片在我的手机上发了过去,一脸幸福的样子。

第二站企鹅岛,女儿非常兴奋,企鹅是她最喜欢的动物之一。早在千年之前,澳大利亚的菲利浦岛的夏之地(Summerland Peninsula)就已经是小企鹅的家了。他们在沙丘中筑巢,养育小企鹅,然后每天早出晚归为孩子觅食。每当太阳下山,夜幕降临,一批又一批的小企鹅结队上岸,一摇一摆地返回自己的巢穴。有好几次女儿抱着妈妈低声兴奋地说,企鹅妈妈给宝宝喂食呢!就是那种嘴对嘴地喂!叽叽喳喳地叫个不停。企鹅岛其实不小,据说栖息着上万只企鹅。我一直担心他们黑灯瞎火的是如何准确地找到自己的家的?然而即使伸手不见五指,千年以来他们总能循着固定的路线回到自己的洞穴。小老乡说,回家的路,一定是最熟悉的路。企鹅晚上回来是因为怕人为光源刺激眼睛,于是人们在企鹅归巢常走的路线上装上了瓦数很低,光线非常柔和的一盏盏小灯。大家好像都商量好了,企鹅们一家老小,若无其事地往家走,桥上的游人一路默默地护送他们回家。没有人喧哗,没有人拍照,彼此都在享受这难得的温馨。世界真美好。

第三站大洋路。大洋路 (Great Ocean Road)是为纪念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士兵修建的,参与建设的人也包括许多参战老兵,共有3000余工人为此付出了艰辛的汗水。这条路于1919年开始动工,1932年全线贯通。在悬崖峭壁中间开辟出来的大洋路,全长276公里,小老乡说世界上没有第二条路可以与她媲美。大洋路沿岸有着一片片一眼望不到边的草原,比大海还要辽阔。草原并不是平的,随着山势起起伏伏,这增加了很多韵律感。成群的牛羊在默默地吃草,越过山丘,才发现无人等候。十二门徒是上帝的鬼斧神工,然而在十九世纪海员和移民看来,他们却有如捍卫这片的铁面战士,那么决绝地阻止满怀希望的船只靠近。我问小老乡,这就是你认为的波澜壮阔的诗和远方吧。小老乡说,是的,我找到了诗和远方,下一步就是回到生活中去。

一周说走就走的旅行归来,人像换了一个人。日子依旧匆匆,但事情似乎并没有因为这一周的放飞而显得更多。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692836-1098997.html

上一篇:师生关系其实很简单​
下一篇:代表性论著是如何产生的?

4 黄仁勇 张海权 黄彬彬 曹贺贺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8-17 13:3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