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叶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xucq45 心静似水,容纳百川;雨水交融,普天同乐

博文

秉承One Health理念 防控新冠肺炎疫情 病生史话(5)

已有 1251 次阅读 2020-2-18 10:52 |个人分类:病生史话|系统分类:科研笔记| One, Health, 防控新冠肺炎疫情

u=41914476,1074015800&fm=26&gp=0_副本.jpg


面对新冠肺炎的爆发,中国病理生理学会常务理事、吉林大学基础医学院病理生理学系孙连坤教授带领团队积极参与抗击疫情的战役,根据One Health的理念,将人类健康、动物健康、环境健康三者作为一个健康整体,从根本上防控疫情,并结合现代公共卫生防控策略与技术,坚持以人为本,提升对新冠肺炎的疫情“可防可控可治”的信心。                          

                                                                                     中国病理生理学会

 

 

秉承One Health理念   

防控新冠肺炎疫情

---以人为本,更新理念,抗击疫情
吉林大学基础医学院 病理生理学系 

孙洪宇 苏静 孙连坤

21世纪以来,我国先后经历的“非典”、甲型 H1N1流感、高致病性禽流感等呼吸道传染病,具有危害程度大、病死率高的特点。我们发现在这些呼吸道传染病流行过程中,动物常作为自然宿主[1]。2019年12月爆发于湖北省武汉市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简称新冠肺炎)的病原体——2019新型冠状病毒(COVID19)作为一种与SARS相近的新型冠状病毒,其传染源亦被认为与野生动物密切相关[2]。武汉市卫健委通过流行病学分析得出,最初一批确诊的新冠肺炎患者与武汉市的华南海鲜市场暴露史有关[3]。尽管目前对病毒的来源尚无定论,但相关研究通过对病毒序列的分析,将病原体的来源指向了蝙蝠、蛇及穿山甲等野生动物[4]。

在国际范围内,人类健康屡次受到来自野生动物和家禽家畜所携带的病原体的威胁,1998年,马来西亚发生尼帕病毒感染,这种来自果蝠的病毒感染了马来西亚283例患者,其中109人死亡[5];2003年至2011年10月间全球超过566个实验室证明了H5N1病毒感染是起源于野生鸟类[6]; 2013年3月底,中国发现首例人感染 H7N9 禽流感患者,截至2017年5月27日,全球共报告1516例感染个案[7]。这些案例的病原体和本次新冠肺炎疫情都同样来自动物。

面对日益频发的人畜共患疫情,One Health理念将人类健康、动物健康、环境健康三者作为一个健康整体的理念,已开始得到公共卫生管理者等的关注与重视。基于One Health 理念,在2001年英国爆发口蹄疫时,英国政府通过对患病动物的防疫工作,控制牲畜流通的方式使得疫情得到了很大程度的控制[8];针对吉尔吉斯斯坦布鲁氏菌病,政府利用动物疫苗接种策略在防疫工作中取得了很好的效果[9]。秘鲁的卡哈马卡等地区,科学家们以地理环境研究为基础,对人群、螺类和家畜采取了调查、检疫等方式控制了肝片吸虫病的爆发。在亨德拉病毒的防控工作中,澳大利亚政府通过组织免疫学家、病毒学家、兽医、野生动物生态学家等多方面共同努力,分别对病毒、蝙蝠、马匹等传染源进行了深入研究。不仅发现了该疾病的流行、感染机制,还致力研究出了一种针对该病毒的单克隆抗体[6]。这些事例都说明,在传染性疾病的防控中,防治理念的更新是从根本上防控疫情的关键所在。因此,我们应该秉承One Health理念,结合现代公共卫生防控策略与技术,坚持以人为本,提升我们对新冠肺炎的疫情“可防可控可治”的信心。

1. 以人为本---防控原则

不忘初心,以人为本。医学科学的发展和各种健康理念的提出,最根本的目标都是为了维护人类的生命安全,实现全民健康的理想。不管是公共卫生建设还是One Health理念,都必须将保护人类生命健康放在最首要的位置。目前,我国正面对新冠肺炎疫情的挑战,每个人都应清楚地意识到个人健康与社会安定息息相关。进行自我保护,杜绝疾病的传播,是每个人的社会义务和责任。

科学防护,人人有责。我们应该在疫情期间减少外出,勤洗手、勤通风;规律作息,注重身心健康;不仅仅要注意自我防护,还要增加环境保护、动物保护的意识与措施,尽量避免与动物的亲密接触,定期对家养宠物做好清洗工作。

人文关怀,用“心”战“疫”。新冠病毒在给公众生命健康带来威胁的同时,也在社会中无形地散发着紧张、焦虑等心理信号。这种不安的情绪如果持续发酵,将会导致一系列诸如创伤后应激障碍、急性应激障碍、抑郁症等严重后果发生[10]。因此,对于此次新冠肺炎疫情,我们应该组织对新冠肺炎相关知识的宣教工作,排除谣言、误传,使群众正确地认识新冠肺炎的相关知识,消除公众的紧张和焦虑情绪。除了将注意力放在疫情的防控和病患的治疗上,全社会尤其是广大教师要注意学生、患者及家属等的心理卫生问题。

专业人员,加强防护。医护、疾控等专业人员是我们防疫工作的守护神。我们要树立“尊重知识、尊重人才、尊重专业人员”的良好风气,尤其是在本次疫情一线战斗的医护人员,由于与病患处于同一环境,且难免超负荷工作,容易导致抵抗力下降,感染病毒的风险增高。我们要给予每个“逆行”的医务工作者全方面的关心和关爱。为众人抱薪者,不可使其冻毙于风雪,采用特殊政策,保障每个身在抗疫一线的医护工作者的健康是对他们牺牲奉献精神的最好回应。

消除歧视,全面呵护。对于患者而言,我们除了隔离病患并让其接受正规的治疗以外,还应加强关注他们的心理状况,杜绝社会上对患者、接触者及其家属的歧视。患者及其家属也要树立乐观的生活态度,从容看待暂时的困难。只有这样才能够在防止疫情传播的同时,尽可能减少新冠肺炎给人们心理和社会关系带来的负面影响。

2. 关注动物--治本之策

我们不仅仅需要更健全的法制建设来保护动物安全,更应该从人们的观念上加强对动物健康、环境健康的重视程度。应该引导人们树立One Health的理念,让人们意识到人类和动物是生活在一个共同环境中的健康整体,我们保护野生动物、重视环境健康,最终还是在保护我们人类自己。

野生动物种类繁多,生存环境复杂,虽然人类的医学和生命科学在快速地发展,但是我们对于这个世界还是知之甚少。野生环境和野生动物对于人类而言即是大自然的宝库,也是潘多拉的魔盒。贸然滥用野生资源,饕餮野生动物是十分危险的事情。

经过本次新冠肺炎疫情,我们应该更加注重野生动物和野生环境的保护,需要构建切实、有效、可行的治理体系。同时,针对尚存无法有效替代的用于特殊用途(如用于中药材)的野生动物原材料的获取、加工、使用等,则应另行专项订立法律法规,开辟特殊通道;制定许可食用动物品种清单,禁止捕杀、加工、运输、销售和食用非许可清单动物;对于可以进入流通市场动物及其制品,应由世界级或者国家级权威部门参照药品管理制度进行管理。

    3.保护环境--防患未然

土壤和大气都是人类赖以生存的环境,土壤环境的恶化会导致污染物通过食物链转移至植物和动物,而最终进入人体,进而导致急慢性疾病等危害。土壤还能传播病原菌,使疾病爆发流行[11]。而大气污染则会导致慢性呼吸道炎症、肺气肿等疾病的发生[12]。本次疫情的爆发,让我们再次切身感受到了保护环境的重要性。

首先,我们要保护好我们生存的大环境。要遵循自然规律,制定科学的环境治理方案;应该加强对污染的监管力度,加强对污染物排放的监察和控制;要建立政府主导的污染物处理机制,加强对污染物的治理;关心动物的同时,要做好牲畜和宠物的消毒和防疫工作,避免二次污染和交叉污染。

其次,我们要医患配合,建立良好的医疗环境。医疗环境不仅保护着医务工作者和病人,还与动物、环境的健康息息相关[13]。抗生素等药物的滥用,导致体内菌群紊乱,促使了细菌耐药性甚至超级细菌的产生。这种耐药性往往会通过直接或间接的方式传播到自然环境中,引起自然界的生物失衡,最终恶化了医疗环境和自然环境,增加了医疗工作难度。因此,我们要进一步完善医疗机构、科研实验室内环境建设与生物安全管理措施,避免对环境造成二次污染。

最后,科学膳食,构建健康的体内环境。人体内环境的健康是人类生存的基本条件,也直接影响到动物健康、环境健康。面对日益丰富的食物供应与文化生活,人类更应该本着One Health的理念,选择科学健康饮食与生活方式,建立健康的机体免疫功能、肠道菌群等体内环境,应对病原体的侵袭与疾病的发生。 

本次COVID19病毒来源被认为与野生动物密切相关,其再一次将人类健康和动物健康、环境健康之间关系的问题置于风口浪尖。也为我们加深One Health理念的认识与理解提供了宝贵的机会。One Health 理念会为疫情的防控工作提供新角度、新思维,它所倡导的多部门多学科协作,从人类、动物、环境多个角度思考去解决问题,正是控制当下疫情、避免类似事件再次发生的有效途径。One Health 理念通过促进多领域、多学科人员间的合作与交流从而改善人类、动物和环境的共同健康,必将利于本次疫情的防控工作,并对未来的很多疾病的发生和传播发挥防患于未然的作用。 

参考文献

1. 朱翠云,沈银忠,卢洪洲.中东呼吸综合征冠状病毒感染的流行、传播与预防[J].中国感染与化疗杂志,2014(4):353-356.

2. 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1月24日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情况[EB/OL].(2020-01-24)  [2020-01-27]. http://www.nhc.gov.cn/yjb/s3578/202001/c5da49c4c5bf4bcfb320ec2036480627.sht-ml?from=groupmessage&isappinstalled=0.

3. Report of clustering pneumonia ofunknown etiology in Wuhan City. Wuhan Municipal Health Commission, 2019.(http://wjw.wuhan.gov.cn/front/web/showDetail/2019123108989. opens in newtab).Google Scholar

4. Zhu N, Zhang D, Wang W, et al. Anovel coronavirus from patients with pneumonia in China, 2019[J]. N Engl J Med,2020. doi: 10.1056/NEJMoa2001017.

5. Chua KB.Epidemiology,surveillance and control of Nipah virusinfections inMalaysia[J].Malaysian Pathol,2010,32(2):69-73.AljofanM.Hendra and Nipah infection :Emergingparamyxov-iruses [J].Virus Res ,2013,177(2):119-126

6. Landford J,NunnM.Good governance in “one health”approaches[J].RevSci Tech ,2012,31(2):561-575.

7.Hong Kong,Centre For Health Protection,Avian Influenza Re⁃port(2017). http://sc.chp.gov.hk/TuniS/www.chp.gov.hk/tc/guide⁃line1_year/29/134/332.html

8. Ferguson NM,Donnelly C A,Anderson R M. Transmission intensity and impact of controlpolicies on the foot and mouth epidemic in Great Britain. Nature. 2001

9.FAO., Regionalworkshop on brucellosis control in Central Asia and Eastern Europe.FAO Animal Production and Health Report No. 8. Rome, Italy: Food and AgricultureOrganization of the United Nations., 2015.

10. 赵国秋,汪永光,王义强,等.灾难中的心理危机干预一精神病学的视角[J].心理科学进展,2009,19(7):489-494

11.窦铮.加强土壤环境保护确保人民身体健康[J].前进论坛,2012(06):56.

12.胡佥祺.雾霾治理与环境保护[J].智库时代,2017(06):228+236

13.Casewell, M., etal., The European ban on growth-promoting antibiotics and emerging consequencesfor human and animal health. J. Antimicrob. Chemother., 2003. 52(2): p. 159-61.

                                          (注:此文也载于科协中国病理生理学会平台)


DSCN3730_副本.jpg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69051-1219095.html

上一篇:回眸南宁园博园漫步(7):东盟友谊馆
下一篇:痛虽未定,亦需思痛 ——疫情下我们必须反思医学教育 病生史话(6)

1 李大斌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4-2 08:5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