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ftan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yftan

博文

也许再也不能优秀

已有 1537 次阅读 2018-3-12 21:28 |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记得儿子上幼儿园时,有一天回家问我,爸爸,你是百人还是千人。我犹豫了下,告诉儿子,爸爸是亿人(一人),投机取巧的回答了儿子的问题,也没有纠正他对爸爸的虚荣心。自从那天起,我开始朝着帽子的方向而努力。作为土鳖,百人千人已经和我无缘,政策飘忽不定的万人,好像也离我很远,唯一能试水的只有接地气的优青。在和儿子谈话之后,我默默准备了五年,开始尝试我的优青之路。


我常常在想,评价一个人很简单,也很复杂。小时候,只要我们听话,就是好孩子。等上学了,只要我们考试拿到高分,我们仍然是好孩子。长大后,考上好大学,还是好儿子。到了研究生阶段,事情开始变得复杂,每个人的考卷都不一样了,我们再也不能靠着简单的分数来判断谁好谁坏,这时候我们才知道有一个排名神器叫SCI,谁的篇数多谁就优秀;再到后来,我们又知道了除了篇数,还得注意IF,而且这个东西年年都有涨有落;再后来又出现了一个大杀器叫H因子。我的天哪,我们只想排名拿个奖学金,需要这么复杂吗,其实真的很简单,因为我们还可以拼老板。


工作以后,没有了排名,生活缺少了目标,人生失去了意义。我开始静下心来思索,作为工程技术方向的我在研究生期间就因为发表了一篇本领域较好的SCI文章,就被准院士级别的导师多次表扬。我暗暗的下定决心,非SCI不发。基本上我是以每年1-2篇的速度慢慢积累。两三年后积累了四五篇,每每被领导表扬,同事羡慕。我开始要求课题组的学生们一定要注重英文文章的写作,再两三年后,我不止一次的听到领导有意无意的提到,工程技术谁在乎文章,又发不了高IF的期刊,这时候我们的学生一年都可以发表两三篇SCI了。也对,文章是个狗屁,我还是用心把事情做好,虽然从来也没有耽误。但是再到后来,我发现我又错了,评职称的时候看文章,申请项目的时候还要看文章。当我雄心壮志的想再扛起文章的大旗时,昨天参加基金委电工学科前沿讨论会时,学科主任又明确告诉我们,我们基金委从来没有要求注重文章,老一辈的科学家们文章都很差,照样上了杰青,我们看重的是实用性。难道,我又错了?


回到优青的申请上,我从35岁开始努力,至今已申请了三年,从没有上会。唯一值得安慰的是,意见好像越来越好了,去年的意见没有一个评委明显反对,但也看不出来是否优先资助。谈谈这几年碰到的问题,评委们曾要求我深挖科学问题,评委们也要求我证明集体中自己的贡献,评委们还要求我证明自己工作的先进性,评委们还说我在他拿到的本子里排名靠后,但他就不告诉我什么原因。


作为工程技术的研究方向,你强调工程贡献时,他会和你谈科学;你谈科学问题时,他会给你强调实用性;你强调实用性时,他会询问你个人贡献;你强调个人贡献时,他会关心你先进性。作为参与大科学装置建设十一年的年轻老同志,我可以自豪的说,我熟悉该超导磁体的前生后世,我了解他的每一个细节,我掌握他研制的所有关键问题,因为,是我缔造了他,我是他的主要设计者,我和同事们共同给予了他的生命。我有时在想,我们成功研制了世界排名第二高的稳态磁体装置,法国人没有干成,日本人没有干成,荷兰人也没有干成,而我们干成了。难道这么一个巨大的贡献还抵不上一两篇的naturescience?我们花费了近亿元,耗费了十年青春才打造成功的混合磁体装置,将为来自国内外的科学家提供世界一流的强磁场实验平台,我居然不能利用他来申请一个优青?好像,真的不能。我的文章影响因子只有一点几,获奖的排名已经12位了。但是,我能去反驳说,我们领域的杰青,院士,国际著名专家也就发表同档次的文章,排名在我前面的同事都是大我十岁、二十岁以上的前辈,还有三位30后的院士和老专家。好像不能,因为我没有申辩的机会。


学术评价体系,是一个复杂的东西。如果仅仅把他公式化,数字化,靠着冷漠的数据来评价,学术真的会走偏。难道你们没有看到大部分理工科的院系早已被化学、材料和生物科学所占领。材料系在招材料专业的老师,机械系也在招材料专业的老师,电气系还在招材料专业的老师,物理系在招,计算机系还在招,中国的高校各个院系早已被同质化,当你看到一个老师发表了一篇jacs,你绝对不会猜出他来自哪个系。没关系,又是一篇,明年学科评估时又能加分了。他研究什么,管他研究什么,发了一篇jacs呢。好吧,挺好。


最后一年了,我打破了所有的写作技巧,我再也不想着套路,我不再对我的工作遮遮掩掩,我也不想去证明我的个人贡献,你也不要再问我先进性,我们的装置已成功运行,我们的功劳铭刻在混合磁体的心中,每一个用他来做实验的科学家都能够感受到他的神奇。你可以支持,你也可以质疑,但,我要大声的告诉你,这其中哪些技术是我研发的,我经历,我快乐!


儿子,爸爸是一人,但爸爸的科研工作并不寂寞,生活不该只有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


也许再也不能优秀,但我仍然可以杰出。


QQ图片20180312212147.png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689282-1103565.html

上一篇:申请第一个基金和第n个基金的心态区别
下一篇:生活在自己的梦想中,是一种什么样的滋味儿?

7 刘建兴 张鹏举 陈昌春 黄仁勇 张云 赵广 朱朝东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9-22 17:0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