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nghongan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longhongan

博文

成见如何迫使女性退出科学圈 精选

已有 2549 次阅读 2017-5-18 05:22 |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科学网热烈争论女博士就业遭受歧视,一方强调歧视的无处不在,另一方强调女性已经有足够多的政策倾斜,就业就要能力优先等等。貌似大部分争论都是集中在看得见的政策经历上,缺乏透过现象看本质的思考,针对此,本人就摘译了美国公共广播电台(英语:National Public Radio,缩写为NPR)的一篇与此主题相关的通讯员文章,文章论述了越来越多的女性科学工作者退出科学圈与心理学中成见威胁(stereotype threat)”密切相关(通讯员:Shankar Vedantam

原文:http://www.npr.org/2012/07/12/156664337/stereotype-threat-why-women-quit-science-jobs

(如有翻译不准确之处请指正)

Ayodhya Ouditt/NPR

走进任何技术公司或者大学的数学系,你可能会看到性别差异:从事与科学、工程、技术和数学领域相关工作的女性比男性要少。

多年以来,教育者、雇佣者和政府管理者总在哀叹这种性别差异,同时警告这种差异会对美国的竞争力以及技术统治力有可怕后果。

实际上,不仅仅是越来越少的女性选择进入上述科学、工程、技术和数学领域,即使她们已经入了行并取得阶段性成功,女性比男性更可能退出科学圈。

女性比男性有更高的退出率,英属哥伦比亚大学心理学家Toni Schmader说,女性入行后,她们的职称提升不如男性快

Schmader和他的同事,亚利桑那大学的Matthias Mehl,最近提出了一种研究计算机科学和工程领域性别差异的新方法。

Mehl经常在他的研究中使用一种叫做电子激活记录器(EAR)的装置,这种装置带有录音功能,它可以自动打开和关闭。

我们让装置每隔12分钟打开,每次记录30秒的数据Mehl在一次采访中说,这样我们每小时就有5段音频摘要,每天有70

通过这种方式采样人们的日常生活,Mehl说他的记录器经常能捕捉到人们注意不到的细节。绝大多数人只记得生活中的亮点,比如一段有趣的对话和一场球赛,但是大多数的时间,我们的生活就像一架自动驾驶的飞机,我们注意不到正在发生的细节。Mehl强调,取得人们大多数时间的生活信息对理解这些人的心理至关重要。

这种采样技术揭示了成见的不实,比如一个成见就是女性比男性话多,Mehl实际测算女性和男性每天说的单词量,他发现男女之间并没有实际差别,女性和男性每天说大约17000个单词(几百个单词的误差)。

MehlSchmader在采访中说,他们觉得这种非介入性的采样手段可以用来研究为什么很多女性辛苦拿下博士学位,成为数学和科学教授后,又让人扼腕的退出科学圈。

他们就让一个研究型大学的女性和男性科学工作者工作时携带记录器,研究上述问题。当MehlSchmader分析了采集到的音频数据后,他们发现男性和女性教授在彼此交谈的时候有一个模式:当男性科学家谈论他们研究的时候充满活力,而女性则是另一个故事。

对女性来说,是一种相反的模式,尤其是在她们与男性同事谈论研究的时候Schmader说,这种对话越多,她们对研究工作的注意力越不集中。这种不集中的注意力预示着退出科学圈的风险。

还有一个提升这种风险的模式。

当女性科学工作者和其他女性同事交流时,她们听起来能力十足,然而,当他们跟男性同事交流时,MehlSchmader发现她们听起来缺乏能力。

这种现象一个很明显的解释是:男性对待女性没风度,有意让女性难堪。但是当MehlSchmader研究了录音后,Schmader说:我们没有发现任何证据支持这种解释

进一步分析这些录音,他们发现一个重要线索:当男性和女性科学工作者话题不涉及工作的时候,女性听起来参与劲头十足。

MehlSchmader来讲,这就是心理学上的成见威胁(stereotype threat在起作用,它可以解释从事科学和数学研究的男女性别差异。

成见威胁是什么?

几年前,心理学者Claude Steele对一个日常情景提了一个有趣的问题:当你参观一个正在上数学课的班级,看到男孩女孩们一起学习,老师是一样的,教科书也是一样的,一样好的教室,这些学生也被同等对待,那么有没有可能他们在课堂上有不同的经历,这种不同经历会显著影响他们的学业和成绩?

Steele和其他的心理学者们说一个心理学现象可能会影响学生的表现。

当已有的成见正在传播,人们会担心自己的糟糕表现有可能会坐实这种成见,而他们的担心和恐惧很可能会无意中促成这种成见的自我实现。

Steele和同事们发现当女性即使被很轻微的提到男性比女性数学好的成见后,她们的数学测试表现会变差。因为这种测试表现变差源自成见对女性的威胁,心理学家就将这种现象称为:成见威胁”(stereotype threat)

成见威胁不局限于女性或者少数民族,Steele还写到,每个人都会经历成见威胁,我们都是一些受成见影响的群体的成员,从白人男性到卫理公会教徒,从女性到老人等等。当其中一种成见在现实中适用的时候,例如一个男性跟女性讨论收入平等,或者一个年纪大些的老师讲课时试图记起一个序列,我们知道这些时候会被成见评判。

多年的实验表明,成见威胁影响人们在多个领域中的表现。

男性和女性科学工作者

MehlSchmader相信这种心理学现象也可以解释男女科学工作者谈论工作时的注意力差异。

Schmader说:女性科学工作者,尤其在和男性同事讨论工作时,如果她认为他有可能持有此类成见,她的思维中就会潜意识的监测谈话内容、她说的话,思索她说的是否正确,她是否听起来很有能力,她的谈话是不是印证了对女性的成见。

所有这些胡思乱想会让人分神,耗尽脑力,最坏的结果是什么?

Schmader说:由于没完没了的担心,她让人听起来越来越没能力。

MehlSchmader认为当女性科学工作者与男性同事交谈时,关于男性、女性和科学的成见就会浮出水面。

当女性科学工作者跟男性讨论休闲活动时,成见威胁不会被激活。这不是说女性只喜欢讨论她们的周末和个人生活。当女性跟其他女性谈论科学的时候,这些成见威胁不会被激活。只有当女性跟男性谈话、女性和男性讨论科学二者同时发生时,成见威胁才被激活。

现在,绝大多数科学工作者会说他们不相信对女性和科学的成见,这些成见也不会影响他们,但是,心理学研究表明,无论相信与否,人们都会被成见威胁影响。

举例来说,Mehl知道有关成见威胁的所有知识,他甚至以相关研究为生,然而这个心理学现象甚至影响了他。在Mehl的例子里,影响他的成见是跳舞——他是德国人,而他的妻子是墨西哥人。

当我在墨西哥跳舞的时候,德国人不善跳舞的成见很强烈,他说,我发现自己跟其他拉丁美洲人跳舞的时候,要比跟德国人跳舞的时候更在意自己的舞姿。

我问Mehl这种对舞姿的担心是否会影响他跳舞的表现,有这个可能,他说。Mehl说他试着提醒自己成见威胁这种心理学现象的原理,一切都在我的脑海中发生,他对自己说,猜猜看?周围的拉丁美洲人根本不在乎我怎样跳舞。

错误结论

MehlSchmader说,有关成见威胁的研究并不暗示科学和数学领域的性别差异都在女性脑海中发生。Mehl说,问题不在于女性,真正的问题是成见。

研究表明,科技界的性别差异有可能,至少部分可能,源自于一个恶性循环:

当女性看到科技公司和数学系女性较少时,这就激活了女性不善数学的成见威胁,这种成见威胁,Toni Schmader说,会让女性更难进入这些领域,或者在这些领域中生存及茁壮成长。如果没有我这样的领域内代表,那会让我感觉到我不适合这个领域,就像我不属于这个领域。

Shirley Malcom, 一位掌管教育项目的美国科学促进会生物学家,把成见威胁叫做鸡与蛋的问题:有些领域的较少数,会保持这些数字在较低水平。

这听起来有些像禅宗谜语,但是,MalcomSchmaderMehl对科学、技术和工程界的成见威胁给出的解决办法很简单:为了提升女性有意愿进入一些领域的数量,你首先要提高她们那些领域的数量。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685250-1055574.html

上一篇:学海无涯,博后有期
收藏 分享 举报

3 强涛 陆绮 徐明昆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5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1-24 09:3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