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gzhang007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ygzhang007

博文

冶金所九十年纪 精选

已有 4139 次阅读 2018-1-1 14:56 |个人分类:人物记事|系统分类:人物纪事|关键词:冶金所九十年纪

冶金所九十年纪


今年适逢冶金所建所九十周年,就想到要写上几句。笔者在冶金所学习工作仅卅余年,亲历之事与九十年相比还差一个甲子,前面的一些事当然也只是道听途说。

说到冶金所,当然先得聊聊其创世人周仁先生。周仁先生字子竞,1892(壬辰)年,生于江苏江宁(现南京)。周仁先生外祖母是盛宣怀的胞妹,幼年丧父,但他和三个哥哥两个姐姐都受了高等教育,可见其母亲陈夫人对教育的重视。1910年周仁先生毕业于江南高等学堂,同年考取清华公费留美,在康奈尔大学获硕士学位后回国。清华公费留美起于庚子赔款,1909-1911三年三批,细看名单肃然起敬。和周仁先生同批留美的还有胡适、赵元任、胡明复、竺可桢等共70人,到康奈尔的就有15人,包括胡适、赵元任、胡明复在内,看来中国学生在康奈尔还是有传统的。这一年江南高等学堂就有赵元任、周仁等4人考取庚款留美。这批人在美时还成立了科学社,出版了《科学》杂志,这些后来都转回国内,推动了我国科学技术的启蒙与发展。注意到在康奈尔时胡适是学农学的,赵元任是学物理的,他们后来都转到文科方面去了;听说周仁先生文笔也很好,但从始至终倾心于工程技术,以此为事业做好一件事办好一个研究所。钢铁系国计民生,是先生一生主业;陶瓷乃国粹精华,亦先生兴趣所在;所谓知之者不如好之者,好之者不如乐之者。这样的情况现在已经没有了,所长市长省长也都只是轮训岗位而已。

  周仁先生1915年在康奈尔获硕士学位后本可继续攻博,但毕业当年即回国,志向可见一斑。回国后他去过公司企业,在高校教过书,还与王季同先生(我国半导体元老王守武王守觉先生的父亲,曾是工程所的研究员)一起办过实业,但现在看来受当时环境条件所限并不如意。1928(戊辰)年,蔡元培(字孑民)先生在南京建立国立中央研究院,同时在沪设立了理化实业研究所,包含了物理、化学、工程三个组,周仁先生任工程组主任,随即三个组分开建所,即由周仁先生创立国立中央研究院工程研究所(后来还用过工学研究所、工学实验馆等名称),条件想必很艰苦,这就是中国科学院上海冶金研究所(简称冶金所)的前身了。这年周仁先生36岁,又一个龙年。周仁与蔡元培还是亲戚,周仁先生的二姐即是蔡先生的第三任夫人周峻,周仁的大姐周怒涛留学日本,曾由蔡先生介绍加入同盟会。周先生的夫人聂其璧也颇有来头,其父聂缉槼曾任上海道台,在江浙安徽湖北都做过巡抚;其母曾纪芬则是曾国藩的幺女。聂其璧也是聂家幺女,聂家与宋家居虹口时在同一礼拜堂做礼拜因此相熟,聂其璧与周仁1923年成婚时邀闺蜜宋美龄做了傧相,文革中为此还遭造反派调查了一番。

工程研究所主要就研究冶金与陶瓷两件事情,1953年起叫冶金陶瓷研究所,后来以此为基础还分出了长沙矿冶研究院、昆明贵金属研究所、沈阳金属研究所和上海硅酸盐研究所(所长由周仁兼任)等。硅酸盐嘛就是陶瓷了,去年过世的李家治先生(与张爱玲同为李鸿章曾孙辈)就是在硅酸盐所研究古陶瓷的。记得笔者进所不久到外地开个什么会,晚上与位不认识的老先生分在同一间住,说起他是隔壁硅所的李家治,还聊了一会,可见那时都不讲究的可不像现在。周仁先生自1928年起至1973年底逝世在自己创办的研究所45年,除文革中军管(史称16031608部队)那几年外一直是所长,也是中央研究院的首批院士和中国科学院的首批学部委员。虽说其间世事变幻,还经历了文革受到冲击,听说曾断了腿,但应该算是做了自己喜欢并擅长的事。余生也晚,进所时周仁先生作古已过十年矣。1986年冶金所和硅酸盐所为周仁先生在杏佛楼前设立了纪念铜像,到2004年不知为啥又把铜像搬到了元培楼和杏佛楼之间的空地上。现在周先生天天看着所里的每个人从他眼前走过(从边门后门走的除外),双耳聆听着两边老楼里发生的事情,背后还常有后生们热热闹闹打网球,得其所矣。

元培楼和杏佛楼间草坪上的周仁先生铜像,2017深秋

冶金所位于上海中山公园(原先叫兆丰公园)旁的长宁路(原先叫白利南路)865号,建所时就在这里没动过。上海除一些原有的乡土路名外,早期新开马路是以洋人名字命名的,后来都改以省市县名称命名,很有规律,长宁县嘛是靠四川宜宾那里。不知根据什么领导的意思,后来浦东那边又出了很多以人名命名的路,这个规律就破了,很可惜。冶金所后来也陆续盖过一些楼,但工程研究所初建时盖的两幢现仍为所里最好的楼,三十年代初建成。小的一幢二层楼为纪念蔡元培先生称元培楼,蔡先生曾在此居住和办公过;大的一幢四层楼当时称理工实验馆,现称杏佛楼,是以中央研究院的第一任总干事杨杏佛(即杨铨,字宏甫)的名字命名的。杨杏佛也在康奈尔留过学,是科学社和《科学》杂志的发起人之一,从《科学》杂志1915年创刊起任其主编达7年之久,中研院的诸多事务也由其操劳,英年为戴笠所杀令人唏嘘。这两幢老楼数十年中一直是冶金所的主楼,杏佛楼为实验楼,其中容纳了所里的主要研究室,笔者进所时每天在四楼做实验乐此不疲;元培楼为所办公楼,包含了所长办公室和科技人事财务等主要办公机构,因此也常去办事。时过境迁,现杏佛楼仅为超导一个研究室所用,元培楼则搬进了些说不清的机构,都很久未进去了。

建所初期蔡元培(前排右4)、周仁(前排右2)及所里研究人员在元培楼南的合影


元培楼南,右为楼门口的介绍铭牌,2017深秋

杏佛楼前一瞥,2017深秋


自六十年代随着半导体的兴起,冶金所的研究领域向半导体拓展,这应该说是一个很自然的过渡。半导体的基础就是各种高纯超纯材料,这些都是冶金的延续。公派留美学冶金的邹元爔先生(字立清)1947年获卡内基理工学院(现卡内基·梅隆大学)博士学位回国,1952年来所担任研究员,1978年起任冶金所所长。邹元爔先生慧眼独具,在冶金所由冶金转向半导体上起了重要作用,在其带领下当时所里很多科研人员(有不少搞化学的)都转向了半导体,包括硅集成电路和三五族化合物材料器件等,各显神通各展其才,一些半导体研究中必需的配套理化分析等研究室等也建立起来。当时冶金所共有大大小小19个研究室,主要都在杏佛楼中;除原来的传统冶金以及与其较密切的金属腐蚀防护、金属物理、金属超导等外,还包括在南侧二楼的集成电路室(1室)、三楼的化合物材料室(5室)及微波器件室(6室)和四楼的光电器件室(7室),都有自己的工艺线,在嘉定还有拉单晶的工厂等;所里人员号称两千(包括后勤等方方面面)。当时在所里做实验还是较方便的,有不同类型的专业测试分析实验室,有机电工厂,包括机修车间和电子作坊(后来包括计算机),只要画个草图就可去加工,还有灯工间,加工修理个石英部件都不成问题,反正都是从无到有自己动手。后来冶金所的灯工间没有了但硅酸盐所还有,找他们去帮过忙,再后来嘛硅酸盐所的也没有了,只好去找私人作坊了。笔者进入冶金所时邹元爔先生已是名誉所长,印象里只见过两三次吧,我认识他他不认识我。记得87年有天在所里看到他了,说是去开了什么人代会,后来马上就听说他发病进了医院再也没回来,令人惋惜。

冶金所大门如今不复存矣,这是现在的进门通道,所门已缩至里面。2017深秋


笔者1984年进入冶金所时的所长是当时在搞离子束改性的邹世昌先生,留苏的副博士,后来当了院士,也候补过委员。这期间流行破墙开店,冶金所的大门原来就在长宁路旁,黑色高高的大铁门很气派,这时被拆了(据说拆下的铁门还存在地下室里,文物了),门口让人竖起了叫什么大厦的高楼,一楼二楼是个银行,因为所里给办过张卡有时会去一下,再往上就不知是干什么的了,所门也只好缩至里面,留下一个过街楼似的通道每天进进出出。再往后到了1997年,留美学超导回来的博士江绵恒当了所长,到2001年冶金所就不叫冶金所改叫中国科学院上海微系统与信息技术研究所了,说是不搞冶金就没法再叫冶金所了。刚换所名时外面有人叫它微信所,大概感觉不好听后来不叫了,不然现在倒是热闹了。新起的所名总感觉太长,为了方便现在只好简称微系统所。常有人问起你们微系统所到底在搞什么微系统呀?实在想不出如何回答。再后来2002年从半导体所过来的半导体博士封松林当了所长,在所里搞起了无线通信和小卫星,报上就报道说冶金所已实现了华丽的转身。现小卫星已分出去另起炉灶,无线通信仍在坚持。现任所长王曦博士是研究SOI材料的,由离子注入发展而来,2010年就任,工作重点当然是在SOI材料上。

九十年弹指一挥间,希望冶金所未来能有更好的发展。小结一下吧:


壬辰子竞江宁诞,自此一生系冶金;

庚款留学康奈尔,传习格致济国民。

戊辰始建工程所,炼铁烧瓷烈火熏;

宏甫孑民楼对望,寒来暑往九十循。


立清巩固新方向,各领风骚三五人;

日日研究十九室,天天实验两千员。

出门世昌高楼在,进院绵恒雅号存;

华丽松林需照料,东曦既驾待新春。

2018年元旦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68158-1092533.html

上一篇:忆手工做晶体管
收藏 分享 举报

11 刁承泰 沈律 张晓良 黄永义 王大元 张显 郑永军 李泳 吕洪波 康建 鲍海飞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4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1-24 06:0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