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论阁Enago官方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Enago

博文

科研人员联合抵制大型科学出版商

已有 2069 次阅读 2017-5-19 09:26 |个人分类:投稿|系统分类:观点评述|关键词:期刊订阅抵制,开放获取,研究出版


2016年12月,德国、台湾与荷兰出版业巨头爱思唯尔Elsevier)的合同谈判宣告失败,因此2017年,德国和台湾地区的研究人员将无法在线访问爱思唯尔的期刊。同时从2017年起,秘鲁的研究人员也将由于政府经费不足,失去爱思唯尔旗下Science Direct和Scopus平台的在线访问权。对于这些地区的科研人员来说,造成的影响是巨大的。

学术出版从过去的纸质期刊到现在的在线访问,看似只是方法方式产生了变化,但是整个行业却已经因此发生了颠覆性的变化。过去,科学组织为其成员发表期刊,经费由协会提供,会员付费订阅。各个大大小小的协会像众多作坊一样,各得其所又泾渭分明。但现在互联网改变了读者使用期刊的方式,研究人员希望能够即时访问各种各样的在线信息而不是订阅有限的纸质期刊。因此各大科技出版商就逐渐成长,并且取代了科学组织出版。因为这些出版商的工作效率高,编辑工作也更加精细和专业化。同时,一个大型出版商可以发布数百甚至数千种期刊,这是作坊式的协会远远比不上的。例如,Elsevier,SpringerTaylor&Francis GroupWiley现在分别拥有超过2000种,2900种,2400种和1500种期刊,而一个协会能拥有4-5种期刊就已经算运作能力超强的了。但是大型出版商这种带着垄断特征的庞然大物出现也带来了更大的问题,随着政府机构同意与各大杂志出版商签订合同,图书馆的费用大幅增加。面对国际学术期刊强硬的包套订阅方案和逐年增长的费用,整个学术界都叫苦连天。

原本开放获取是应对大型出版商高昂费用很实用的手段。但是学术出版界的高额利润也让一些人看红了眼,催生出很多的所谓“掠夺性出版商”。这些掠夺性出版商为了追逐利润可以完全不在乎文章质量,甚至完全不提供同行评审和文章编辑过程,只要出钱就给发表。而且这些掠夺性出版商基本上都是打着开放获取的旗号,也给开放获取带来了不少负面影响。

2012年1月,英国剑桥大学数学家Timothy Gowers写了一篇博文,号召科学家们行动起来,共同抵制爱思唯尔集团,希望大家都不在其旗下的期刊发表文章,担任编辑和审稿。这一号召很快得到了众多响应。最初的抵制确实给爱思唯尔带来了不少压力,也使得它采取了一定措施,但是效果并不明显。2016年12月,由德国国立大学、研究机构与公立图书馆组成的DEAL联盟与Elsevier出版社讨论2017年合约,但未达成协议。DEAL联盟希望所有德国科学家的论文都能开放,但Elsevier合同的成本太高,且不包含开放使用条款的方案,导致谈判破裂。联盟发言人希普勒(Horst Hippler)表示:“我们实在无法接受Elsevier目前的提案。”谈判之后,台湾有超过75%的大学加入了对Elsevier的抵制,自2017年起停订Science Direct期刊。但是这是一场漫长的战争,短期内双方都不会做很大的妥协。

对失去访问权限的科研人员来说,日子肯定会难过一些,但问题可能并没有想象的那么严重。因为在这个网络普及的时代,只要用心寻找,总是可以在出版商网站之外免费获取到需要的论文。例如通过其他开放获取平台,邻近机构或直接从作者那里获得科学论文。图书馆也可以采用馆际互借等方式获得用户需要的文章。甚至还有一些人创建了非法网站,通过订阅服务访问发布商的网站,为全球提供开放访问。虽然这些解决方案可能是临时的,但这些方式也确实能给出版商施加一定的压力。抵制并不是一种长久的方式,但如果通过抵制能让出版商将价格控制在更合理范围内,提高学术文章的开放获取程度那也就达成了战略目标了。

--- 更多精彩文章请造访【英论阁学术院】---

§博客内容皆由英论阁资深学术专家团队撰写提供§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681387-1055705.html

上一篇:人工智能可以带来更好的同行评审吗?
下一篇:临床试验结果隐匿 困惑丛生谁与争锋
收藏 分享 举报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7-10-17 23:14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