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论阁Enago官方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Enago

博文

开放式获取学术出版意味着免费的知识普及吗?谈前景和挑战 精选

已有 3800 次阅读 2016-12-26 11:33 |个人分类:作者讨论|系统分类:观点评述|关键词:国际开放获取周, 开放获取


开放式出版由于脱离了传统学术出版模式,从而在当今学术出版业掀起了一股改革之风,它提供了另一种在线论文出版模式。秉承透明、免费和无限制获取原则的开放式出版模式受到了学术出版市场的青睐。公开透明和免费获取固然是福利,但是在开放式出版的强劲势头下,一些问题和挑战也开始浮现。

--- 更多精彩文章请造访【英论阁学术院】---

20161024日-30日是第9届国际开放获取周,早在2002年,布达佩斯开放存取计划 (Budapest Open Access Initiative) 就给开放获取出版模式提供了很好的定义:开放文献的获取,指的是在公共互联网上允许任何用户阅读,下载、复制、发布、打印、搜索或者分享内容、摘取编辑、作为数据传播或者以任何其他合法目的来使用,并且这些免费使用性应是不限制于任何资金上、法律上或者技术上 (除了不能接触到互联网本身) 的屏障。当然开放式出版中的唯一约束以及版权的使用权应该属于作者本人,作者应当通过拥有自己工作成果的掌控权来保证作品的完整性以及让作品被适当地认可和引用[1]

至今,开放出版模式已经经历了十几年的运作。就在今年,一个最大的在线开放式获取出版文库——社会科学研究网SSRN (Social ScienceResearch Network) 被最大的学术期刊出版社 Elsevier 收购。然后就在收购后不久,SSRN 上一些问题文章的撤销就引起了关注。此次收购对于开放式出版是一次很严重的打击,尤其引出了开放出版模式一些本身的问题,比如一些开放式出版期刊虽然提供了和传统期刊付费出版一样的高品质服务,但大部分的开放出版期刊却达不到合理的出版标准[1]。而且在开放式出版模式形成后期,就有一些商业化开放式出版商推出了收费系统,借助于向作者收取高额文章处理费用来谋利[2]。甚至于对于一些蓄意揩油的出版商,只要作者交付一笔费用就可以出版文章。

2010年,JeffreyBeall, 一名在美国科罗拉多大学工作的图书馆管理员揭发了一个含有超过920家掠夺性开放式出版商的名单,在2015年其中数量超过了230[3]这些掠夺性出版商以盈利为目的大大降低了所出版的文献质量。虽然Beall这一举动遭受了很多科学研究人员的质疑和谴责,但是Beall’s list 和这些掠夺性开放式出版商无疑置身于开放式出版背后冲击的风口浪尖上。

除了Beall’s list,开放获取期刊指南 DOAJ (Directory of Open Access Journals)对于分辨合格与不正当的出版商也有很大的帮助[4],但是我们还是需要进一步探讨出找到优质开放式出版平台的安全有效的方法。

比如Ingenta软件为了给用户提供更快捷的搜索服务开发了一个新的开放平台——Ingenta Open。当然最安全的方式就是选择有知名声誉的开放式出版商比如BioMed Central或者Public Library of Science 期刊等等。另一种途径,则是选择出版在与知名传统学术出版门户合作的混合出版平台上[3]。当然,现在很多出版商有自存档政策,允许作者在开放存取文库上发布已经被期刊接受并被同行评议过但还没有正式出版的文章,这样一来节省了用于等待一般正式出版流程的冗长的时间,提高了文章发布效率。

除了以上所说的选择正当的开放出版方式以外,由于大部分商业模式化开放出版门户都会对作者收取文章处理费用APC (Article-processingCharge), 建立一个合理、可持续的APC模式也是开放获取式出版应该攻克的主要课题。APC覆盖了所有其他出版发行所需要的费用,也被公认为是出版文章所必要的费用[1]。以上提到的大的开放获取出版平台BioMedPublic Library of Science也对其用户收取APC

一些大学和社会资金来源有时会资助一些规模较小的出版商,来保证出版期刊的免费获取和开放。比如eLife期刊就是被霍华德·休斯医学研究所(Howard Hughes Medical Institute)马克斯·普朗克学会 (Max Planck Society) 惠康基金会(Wellcome trust)共同合资成立的。然而这种资助模式并没有持续下来,今年9eLife宣布在2017年每篇文章将会被收取APC2500美元[5]

DAOJ名单上有179家开放获取基金会,在一个针对这些基金会的调查访问中,55%的基金会是不允许混合出版的,44%是允许或者没有明确支持的,而剩下的1%则是默许混合出版方式但是持不鼓励的态度。对比2014年相同的调查,只有39%的基金会投了反对票,可见对混合出版的排斥已成了当今出版资助基金会的主流态度[6]。当然还有一些基金会依旧提供开放式出版和混合出版的费用资助,比如惠康基金会,但是惠康基金对于混合出版普遍较高的费用收取还是提出了意见和顾虑。

除了对欧美学术界开放获取出版的资助,一些出版商也对发展中国家或者特定社会成员国的研究学者采取了优惠政策,这些学者的APC会被降低收取标准或者采取完全不收费[7]。现在各出版门户也在和资金组织及图书馆界探索新的合作方式,以在未来实现完全开放式获取出版方式为目标而完善出版资助模式[8]

笔者在上文提到的自存档出版模式也是当今开放式获取出版商在探索中的一种出版方式,当今许多大学甚至也运行着它们自己的机构化的开放获取自存档文库。早在今年7月,世界上最大的医学研究慈善机构惠康基金会创造了一个全新的惠康开放研究平台(Wellcome Open Research), 此平台是建立在英国生命科学服务出版商开发的F1000Research开放获取出版平台的基础上,旨在让作者可以快速发表他们想要分享的任何研究成果[9]

由此可见,在各种规模和方式下实施开放获取出版并没有一开始想象得那么容易。公开透明,免费获取并不是仅有的需要发展的元素,一个明确的发表质量标准和一个可持续发展的商业化模式也是支持开放式出版走下去的必要因素。就如在eLife的案例中,快速收到同行审阅并发表是它们原先的主旨,但是它们被随之而来良莠不齐的研究而逼到了墙角,可见更快也不一定是更好的代表[10]。今年的开放获取周主题是“以行动开放”(Openin Action), 笔者认为在当今的信息时代,有价值的知识需要实现经济共享,但是金钱不一定是交易所需要的方式,其他行动比如知识的分享次数、普及程度以及学术界的积极讨论,都是随之而来的效益。以知识为纽带,建立一个有保障的交易平台,是保证知识开放获取的必要手段。

§博客内容皆由英论阁资深学术专家团队撰写提供§

--- 英論閣SCI論文潤色服務及多項免費附加項目,點擊了解---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681387-1022879.html

上一篇:当今数据密集型研究如何改变着科学家们的技能
下一篇:Kudos平台你了解多少?英论阁与Kudos联合创始人对话!
收藏 分享 举报

5 黄永义 牛文鑫 汤茂林 杨新铁 ericmapes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4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7-11-24 02:3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