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itiedan2012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heitiedan2012

博文

毕业季

已有 759 次阅读 2019-7-16 07:06 |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现在的毕业季,这种说法也似乎是最近几年才开始时兴的。过去说是毕业时分,可见时间并不太长,以小时和分钟来度量。现在成了毕业季,虽然未必要有一个季度那么长,但要说起来,肯定比时分要长出不少。不太清楚这种说法是从哪里来的?

当年我们在小学毕业的时候,是不是找照相馆的摄影师来拍摄毕业照,已经没有印象了。只是为了报考中学,每个同学都要到照相馆拍摄个人免冠一寸照片。然后,当每个同学都有那么几张这样的个人照片后,同学之间就开始了相互赠送或者互相交换的活动。结果,每个同学手里都有好多其他同学的个人照片。于是,大家就把这些照片粘贴在自己用过的废旧作业本上。那个时候,大家都没什么钱,不会为小学同学的这种留念活动去买什么相册。别人最后结果是什么我不知道,反正我手里这种粘满照片的旧作业本,最后一本都找不到了。它们是怎么失踪的,我也一点印象都没有了。当时还觉得有点好笑。每天大家都很熟悉,送什么照片,难道大家还不够熟悉吗?那时真是什么都不懂。现在回想起来,如果没有这些旧照片,那时的同学到底长得什么模样,今天都完全没有印象了,全是模模糊糊的一片。现在要反悔已经没有意义了,留下的只有遗憾。

初中毕业,学校集中拍摄了各班的毕业照。学校的校长、书记、副书记、教导主任,还有没有教务主任,都记不清了,分别和每班同学拍摄毕业照。当然,每个同学手里都有一张这样的照片。可是,我手里的那张,最后也还是找不到了。过几十年后,初中同学组建了微信群,有人在群里发出来当时的毕业照。大家如获至宝,纷纷收藏。这时再对照照片里的形象,回忆每个同学的姓名。有的同学已经完全没有印象了。我因为当过班长,那是我在所有学生时代担任过的最高的职务,对于班上同学的名字居然一个都没有忘记。而且对照每个同学的学号,都能让学号和姓名对接起来。

中专毕业时,正值文革,由于各种原因,没有拍摄那种正式的毕业照。都是各班同学自己在临近毕业时,找了个相机,大家在学校的大楼前,在操场上分别拍摄了一些非正式的照片。当然,也没有散伙饭可吃。

大学毕业时,拍摄了正式的毕业照。全班一百五十多口子人,加上学校和系里的领导,拍了一个大长条的照片。然后各小组自行拍照,有的去照相馆拍了正式的照片,有的在校园冉随意地拍了照片。大学毕业时,才知道原来可以有散伙饭。那天吃的饭都是饭馆水平的,比食堂平时做的饭菜要好得多。当然未必是名厨掌勺,但至少外表看上去还挺像那么回事。至于是不是还有酒水,我印象中是没有的。估计如果供应了酒水,难免会出现某种失控的事情。所以最好没有。

等到读研究生的时候,我已经不记得是不是有拍摄毕业照的活动了。可能是有的,而我没有参加。毕竟已经不是太年轻了,对这类事就没有什么太大的兴趣了。

等做了教师,就可能会跟学生拍摄毕业照了。自己做学生时,拍毕业照是站着的。现在跟学生拍毕业照,就从站着的姿态改成坐着的了。一般都是跟我上过课的本系的学生一起拍照。当年给他们上课时,每个学生的名字都能记得,也叫得上来。现在他们毕业十几二十多年,甚至更长的时间,自己带过的学生名字还是记得的,而只是上过课的班级学生的名字,能记得的就不是全体了。或许多数还记得,而少数不再记得。或许记得的已经只是少数了,而多数就没有什么印象了。

后来学生们的散伙饭,似乎就不太平静了。学校是不是提供了酒水,我不太清楚,理论上是不应该提供的。但学生自带酒水,是没有问题的。有了酒水,就可能出现喝醉了的人。有了喝醉了的,就会出现耍酒疯的。有一年,有两个系的学生在散伙饭上发生了斗殴。最后竟有一名学生被打成了植物人。而打人者被取消了毕业证书或者学位证书。损失十分惨重。他们为什么会这么做?具体原因我不太清楚,无非都是一些根本不值一提的小事或者琐事。而酿成大祸的结果是谁都不愿意看到的,可是一旦酿成,再后悔也没有用了。

毕业只是人生路程的一个阶段性经历,如同生活之路的中转站。毕业时,同学们之间的分离在有些人看来,只是一般的并无所谓的小事,而在有些人看来,似乎是一种很大的人生别离。不管怎么来看待,毕业后大家重新见面的机会要减少了许多。珍惜也好,冷眼看待也罢,都是每个人自己的感受。而今后的人生路,都是要靠自己一步一步去走的。其他什么的,都是浮云。

七七级毕业照.jpg


公众号.jpg

欢迎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678176-1189692.html

上一篇:金瓶梅与红楼梦
下一篇:堪忧的教师处境

2 王从彦 戎可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9-22 03:5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