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itiedan2012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heitiedan2012

博文

中国工业化的初始阶段——重读草明小说《乘风破浪》

已有 670 次阅读 2018-9-13 08:17 |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又开始读草明的小说《乘风破浪》。大约五十年前的1968年前后,读过这本小说。当时印象很深,也很好。前两天,忽然想起这本书,想要再读一遍。图书馆可能有,但是没去找,干脆到孔夫子旧书网上去搜,果然找到了。随后下了单,几天后,书就送到了。

作为一个女作家,草明写这样的工业题材,是下了功夫的。从描写的内容来看,她也至少到工业一线深入生活了几个月,或者更长的时间,才能写出这样一本书。

书里有这样一个情节。上级要求钢铁工业战线提高钢铁产量,而且下了硬指标,要求企业经过讨论后,提出增产的意见和办法。在书里描写到,钢铁厂的大多数工人认为这个增产指标是可以实现的,但是炼钢厂厂长宋紫峰认为这个指标过高,是不可能完成的。所以他对完成这个指标没有信心。但是党委方面认为宋厂长过于保守,对他的意见并不认可。但是由于党委中的多数人员都支持上级的意见,而宋厂长表示不以为然,这让党委书记唐绍周非常苦恼。

书里还有一个市委副书记老冯。老冯的意见和宋厂长的意见是一致的。而且在他看来,党委的意见缺乏科学性,不足为训。而群众虽然有着很高的热情,但这种热情也没有太多的科学依据,所以不能只凭热情来做工作。老冯的意见就是支持宋厂长,而且他还认为,在生产方面,党委的意见是缺乏科学依据的,而宋厂长是到苏联留过学的,他的意见才有准确的科学性。

在五十年代,由于国家建设的需要,确实提出过增加产量的要求。从当时国际国内的背景来看,这样的要求也是有着较强的合理性的。但是,我们今天也看到,当时确实也存在过超出现实条件的高指标。不过,书里描写的是1957年,而脱离实际的高指标是1958年之后才出现的。两者应该是有所区别的。

问题就在于,所谓增产的要求到底有没有科学的依据?这里科学的依据与现实的需要,这中间的矛盾能不能解决?到底如何解决?这在今天看来,也是一个经常困扰着人们的问题。现在我们已经很清楚,科学是不能轻易超越的。客观条件如此,光靠所谓热情是做不成的。如果硬要超越客观条件,肯定会出大的问题。但是,关于科学本身,或者客观条件本身,是不是就一定是绝对?这也需要认真思考。

新中国的工业生产,确实不断地打破过生产纪录。这里有些是有科学依据的合理化建议,也发生过不顾条件的蛮干,而造成了损失。那么这中间的差别到底在哪里?合理化建设是考虑到客观条件的,但并不为客观条件所拘泥。同时,为了突破旧有的条件,也需要人们发动主观能动性,创造新的条件来适应增产的需要。当年,鞍钢的王崇伦突破生产定额方面,就做出了巨大的成绩,据说,他在1957年,所完成的产量积累起来就达到了1960年的水平。或者说,他在1957年,就已经在干1960年的活儿了。这其中他到底付出了怎样的努力,才能创造出这样的成绩?其中包括他在不断地动脑筋、想办法,急国家之需所急,才创造出了这样的成绩。还有北京永定机械厂(618厂)的钳工倪志福,发明了倪志福钻头(后更名为群钻),用普通的合金钢磨成的钻头,能在极为坚硬的装甲钢板上钻孔。这些工人的事迹都没有超越客观条件,而又都提高了生产效率。

在面对旧的生产条件的时候,到底能不能有所突破,都是需要对客观实际情况进行考察,才能够得以确定。考察客观条件,这一步骤是绝对必要的。但考察和客观条件,但又不为客观条件所束缚,还要考察这样的条件是不是有可能被突破,需要怎样的条件才能突破,而且还要考虑到如果突破这样的旧的客观条件,会不会有一些副作用?以及如何来克服这样的副作用?这些都是需要严格考察,同时也是需要依赖科学来解决的。科学的发展本身也都是有这样的过程。当科学或者技术达到一定的程度之后,再要突破多少都会有一些难度。如果被这样的难度所束缚,那么再想向前突破或者取得进展,就几乎是不可能的。但是科学毕竟还是在发展,没有听说哪个领域是被原有的客观条件所束缚或者局限住了的。这就说明,旧的条件是可以突破的,当然需要一定的新的条件,需要人们新的努力,新的创造力。用今天的话来说,就是创新能力。

书中的那位市委副书记老冯,认为党委不懂生产,不懂技术,不宜干预生产,而应该由厂长一个人说了算,即所谓提倡厂长负责制。现在看来,这个观点也是偏于僵化的。党委的作用不是取代厂长,党委是从另外的角度来考虑问题。党委的作用是调动广大群众的积极性,这既包括调动群众的生产积极性,也包括调动群众的创造积极性。鼓励群众、动员群众,大家积极主动地出主意、想办法,解决生产与建设中的各种困难。党委的作用当然不是硬推着群众去违背科学的道理,但更是要鼓励这种突破旧有条件与环境的创新精神。生硬地强拉硬上是不行的,但是完全放弃党的领导作用,恐怕更是不行的。

宋厂长的观点不是完全没有道理。但是他只看到了现有条件下不足,没有与工人一起,想办法,去创造更为有利的条件,来完成上级交给的增产任务。当然,如果像1958年那样,完全不顾现实客观条件,提那种完全不切合实际的高指标,那种做法肯定是不对的。那样的做法既抛弃科学,又是在愚弄群众,是不可取的。这种高指标往往是某些领导干部为了取悦上级,夸口吹牛的一种做法,是应该绝对禁止的。

任何领域的发展,都需要这样一个突破旧有条件的约束,来创造一个新的条件与环境,以适应人类在这个领域中的任何可能的进步。中国虽然有过极端的教训,但中国创造的奇迹也是很伟大的。中国人民所取得的成就,经常让西方资产阶级瞠目结舌,认为不合常理。其实,这种所谓常理,不过就是旧有的条件与环境,而中国人民通过自己的努力,通过发挥自己的聪明才智,突破了这种旧的条件,取得了快速的进步,正是突破了原来的那种被僵化了的常理。而中国人民取得的这种进步,并没有违背科学的规律,恰恰是把科学的规律与人们的主观能动精神进行了最有效的结合,才会取得这样的成果。

欢迎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678176-1134495.html

上一篇:科学与艺术之间的交流及其他
下一篇:另类的知青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11-14 13:2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