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itiedan2012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heitiedan2012

博文

宁守贫困,也要奋斗

已有 590 次阅读 2018-5-16 07:55 |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马克思一生贫困,虽然他的一家能得到恩格斯的接济,但是贫困仍然是他生活中的主要困难。马克思在那个时候,凭着自己的才学,完全可以找到一个能让自己过上富足生活的职业,何况他的亲属与他夫人的亲属都不是穷人。但马克思依然为了自己的事业,宁可忍受贫困的折磨。早期因为贫困,他失去了一个儿子。到了晚年,他与夫人都是病魔缠身,其身体上的痛苦更是难以诉说。

马克思凭着自己的才华和能力,完全能过上一个很体面的日子。这样一个本来能过上所谓好日子,却坚决不去过的人,如果放在今天,会得到人们怎样的评论?是说他傻,是说他魔症?都是非常可能的。有人会说,你为了你所谓的事业,自己受苦受累受罪也就罢了,为什么还要让你的家人跟着你受迟累?下面的话可能就更难听了。是自私?是没有人性?都是可能说出口的。

或许还有人会说,就这样的人,根本就不应该结婚成家。你做不到让你的家人过上好日子,你就不应该结婚。这样的话放在今天,有不少人也会认为是能够说得出口的。

马克思首先是一个革命者。他在为工人阶级的解放事业在努力奋斗。在他结婚的时候,他可能也没有料到他将来的生活会这样困苦。因为那个时候,他毕竟还很年轻。他有追求真理的一腔热血,也有热爱自己妻子的激情。但是,一旦他走上了这条追求真理的道路的时候,真理的魅力把他的一切心智都吸引过去了。理解他的人们都不会认为,他就一门心思不想管自己的家人。只是他的身心都全部投入到这个伟大的事业当中,他已经没有精力再顾及生活的其他方面了。

他很爱自己的家人,在他给妻子写的情诗中,在他给女儿写的书信中,都能看到这样的爱。但是,他还是把他心中最为热爱的事业放在最重要的位置上。这没办法,革命者都是这样。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人民革命,哪一个真正的革命者不是抛家舍业,父母、妻儿都顾不上了。更多的革命者更是把生命都奉献出去了。我相信,如果革命需要马克思奉献自己的生命,马克思肯定是毫不犹豫做出这样的选择的。

不知道是不是出于对革命事业需要的考虑,恩格斯也没有成家。或许他会认为,如果成了家,那么家庭负担必定是会有的。那就可能影响到他的革命事业。他还要负担马克思一家的生计,所以,恩格斯不考虑成家的问题也是可以理解的。

马克思与恩格斯的友谊也是很了不起的。只说一件事。恩格斯经营一家企业,从企业营利所得拿出一部分来接济马克思一家的生活。有一次,恩格斯因为自己的家事,给马克思接济的钱送得晚了一点,马克思就很不高兴,还冲着恩格斯发脾气了。这种情况在一般人看来,会认为马克思有点不对。人家拿钱接济你,不管怎么说,你都不该发脾气。其实,外人是不太了解他们两人的友谊是一种什么成色。那绝对是一种肝胆相照。马克思与恩格斯是非常相互理解的。他们的政治观点完全一致,他们为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献身精神也是非常一致的。那种莫逆的交情早就让他们完全抛弃了任何可能的嫌隙。马克思之所以敢发脾气,因为他知道恩格斯不会因为这件事而抛弃他们的友谊。而且,后来马克思发现自己是错怪恩格斯之后,也很快向恩格斯道歉了。

马克思对自己事业不仅是热爱的,更是有着坚定信念的。他之所以对这个事业义无反顾,是因为他相信这个事业最终是会取得胜利的。他知道,这个事业不是一代人就能完成的,这个事业完全可能延续十几代或者更长的时间,但再长的时间也挡不住这个伟大的事业的发展。不仅马克思是这样想的,恩格斯也是这样想的。列宁与斯大林还是这样想的,毛泽东与邓小平同样也是这样想的。更多的成千上万的革命者与共产党员也都是对这个事业有着坚定信念的。《共产党宣言》中所说,资产阶级的灭亡与工人阶级的胜利,同样都是不可避免的。

当然,马克思所走的这条道路也是非常坎坷的。因为这条道路触及到那拥有统治权力而同时占有巨大财富的少数人的利益。在利益面前,没有任何谦让,没有任何文质彬彬,没有任何温良恭俭让。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与资本主义制度之间的战斗从一开始就是你死我活的,这里没有任何妥协,没有任何退让,没有任何可商量的余地。那种所谓社会主义道路可以与资本主义道路双方都能妥协、合作,两者可以合而为一,可以并轨的想法,完全是不切实际的幻想。道理很简单,资产阶级绝对不会允许自己的利益受到一点损失。为此,资产阶级必然会要玩命反抗的。如果有人以为,将来可以用和平的方式来解决资本主义,那唯一的可能就是工人阶级的力量无比强大,逼迫资产阶级最终不得不缴械投降。只有这样一种和平方式的可能,再也没有任何方式的和平可能了。

 公众号.jpg

欢迎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678176-1114196.html

上一篇:本科生要不要做毕业论文(设计)?
下一篇:年轻时的一次荒唐

2 李斐 王安良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5-27 21:3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