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itiedan2012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heitiedan2012

博文

保健品的江湖

已有 495 次阅读 2018-4-17 08:40 |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现在关于补品或者保健品的使用已经到了让人头脑完全混乱的程度。有人说,这些补品或者保健品对人的身体健康是有好处的,也有人说,正常地该吃什么吃什么,根本不需要这样的保健品。人们不知道到底是该吃还是不该吃。过去没有人告诉消费者,现在告诉消费者的多是相互矛盾的意见。

按照中国人的习惯说法,所谓补品,多为自然界天生的,如人参、燕窝之类,而保健品多为制药厂(或者伪制药厂)生产出来的。至于里面是不是有它们所吹嘘的天然成分,那也就是天知道的事情。但其中的化学成分是绝对不会缺少的。

我最早听到有这类保健品的,还是在九十年代初。那时有一个极其远房的亲戚,虽然不是八杆子打不着,但也几乎从来没有走动过。后来因为老伴想了解一些其他亲戚的情况,就去他家拜访了一下。那夫妻二人都是老大学生,比我们的年龄要大,文化程度自不必说。可是他们夫妻二人都在吃一种什么保健品。我因为没有什么兴趣,就连问都没有问,只是以为他们是在吃什么药。那男主人说,这是保健品,是国外生产的,效果很好,他每天都吃。我心里疑惑,但嘴上没有多问一句话。

后来这类东西就多起来了。辽宁长跑队给什么鳖精品牌做广告,后来有人说,那一只鳖能做好多瓶鳖精,后来再有人说,其实那些鳖精里连一点鳖的成分都没有。再后来,在电视台做广告最多的什么脑什么金,让人最初一听,以为是对头脑或者神经系统有什么好处。后来有人说,其实那是通肠通便的。至于是不是通肠通便的,我没用过,但这种效果居然能用这样的名字,也真是没谁了。

后来又有国外的叫什么存的也弄进来了。看名字,以为是国内生产的。后来去台湾时,一位本家的堂兄送给我一瓶,我这才知道这也是国外产品。当时我认为这一瓶什么存一定很好,还没舍得吃,结果后来就从来也没吃过,现在都不知道放哪儿了。估计找到了,也是过期产品了。

小时候,父亲总让我们在饭后吃一粒鱼肝油丸。据说那是可以补钙的。这个问题我没有求证过。后来什么时候就不吃了,我也记不起来了。现在似乎没有见过这类鱼肝油丸了,但是更多的是各种深海鱼油。这不是管补钙的,而是管心脑血管的。这架势就完全不一样了。补钙的有各种钙片,而深海鱼油的作用就要比鱼肝油强大许多。老年人的心脑血管,一点毛病没有的几乎很少,所以这类东西一出来,阵势也不小。不过,我也没用过。主要是觉得太贵,花这种钱,不太情愿。当然有人会说,到底是钱重要,还是生命重要,或者健康重要,我在口头上的回答自然是生命和健康更重要。可是真要花这么多钱,来解决所谓不是太确定的问题,心里还是很二乎。后来又有人说,根本不需要吃什么深海鱼油,你就勤吃点深海鱼什么的就足够了。

最近,家中有病人,医院的病房里就有推销鸽子的,说熬鸽子汤对心脏恢复有好处。女儿给她妈炖了好几回。或许有效果,但一定不会是立竿见影的效果。吃了几次,大家都没有兴趣和耐心了,这事就这么过去了。还有人说,病人要补充蛋白质,或者吃肉,或者吃蛋白粉。蛋白粉那东西味道实在不太对头,总像在吃牛的内脏做的什么饲料的味道。而那类饲料会导致疯牛病。最近又看到有人说,蛋白粉其实对于补充人的蛋白质没有什么用,反而会增加肾脏的负担。这样一来,我们反倒松了一口气,再也不用为吃那么难吃的东西而纠结了。

前两年,所谓酵素突然火了起来,说是对消化有好处。结果因为不了解内情,也给一些消化道不是太好的朋友送过一些。结果就像是一种甜品饮料,齁老贵的,也不知道能有什么效果。后来,也都拉倒了。

其实,这类保健品,国家早有规定,它们都不是药品。而使用者大多是拿它们当药品来用的。这其中的矛盾也让人说不清楚。美国在保健品的生产上很发达,可是也没听说美国人的健康或者寿命就比其他国家的人提高多少。我倒觉得,其实这种所谓保健品的产业更是一种资本运作的结果。人们不是想要健康吗。什么保持良好的生活习惯,什么要多锻炼,都是一种需要人们坚持毅力的做法。而唯有保健品,是让人们只要吃下去就能达到人们内心目的的做法,而这样做的结果,是生产保健品的厂家和老板能够赚钱发财。反正这东西一般说来,既治不了病,也死不了人。正像《红楼梦》中所谓“疗妒丸”一样,弄点子梨,熬着喝吧,又甜又好喝。反正治不了病,也不会对人有什么害处。正如书中庸医所说,喝得时间长了,岁数也大了,总有一天归了西了,那就没有什么嫉妒了。现如今的这么多保健品,哪一种不是这类“疗妒丸”呢?

公众号.jpg

欢迎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678176-1109393.html

上一篇:争与不争
下一篇:对全球化的态度
收藏 分享 举报

3 刘东坡 范振英 尤明庆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4-27 12:3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