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itiedan2012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heitiedan2012

博文

从国民党的没落看到什么

已有 1138 次阅读 2018-2-13 07:12 |系统分类:海外观察

2014年,国民党“九合一选举”大败。败后,国民党阵脚大乱,一蹶不振。2016年台湾“大选”,国民党已经注定失败。在那以后,国民党已经不知道自己到底该做什么了。主要原因在于,除洪秀柱之外,所有国民党上层大佬全都在为自己将来的政治利益担心,而且想全力加以谋划。这样的政党,这样的政客,估计在世界上也不多见。

今年,台湾又到了县市长“选举”的年头。国民党依然在部署什么选战,但依然是不知所云。国民党现在的策略似乎是,民进党支持率大降,国民党支持率有小幅回升。国民党就想靠着这么点优势,就想在选战中获胜,这是不是太有点奇葩了?

国民党为什么败?主要原因在于国民党虽然在口头上支持九二共识中的一个中国的说法,但在实质上根本不希望国家统一。而且,在国民党执政期间,并不下大力气反对台独,也不下大力气推动台湾经济。一个货贸协定,仅仅一个什么“太阳花”运动,就搞得国民党灰头土脸,不敢坚持。而且,国民党在经济上,与台湾大资产阶级相勾结,为台湾大资产阶级谋利,对于中下层台湾人民的利益基本是不管不顾。所以台湾中下层人民没有从国民党的两岸政策中得到实际的利益,当然也就得不到这个群体的支持。

总的来看,现在的国民党没有目标,没有大的纲领,整天就是在混日子,以为选举就是一切。这样的国民党,不要说2020年,就是今年的县市长选举,成绩也不会好看到哪儿去。正是因为没有目标,没有纲领,在国民党处于低潮的时候,不知道走基层路线,不知道宣传群众,更不知道动员群众和组织群众。天天漂在上面,都不知道他们在想什么。洪秀柱算是有想法的人,也是有目标的人,但可惜的是,在国民党内,像洪秀柱这样的实在太少了。原因也在于,国民党内的根子早都烂掉了,一两个洪秀柱根本不可能让国民党翻过身来。

而且洪秀柱的目标很明确,就是要走和平统一的道路。这样的目标,这样的道路,在国民党内是根本不能容忍的。所以,在2016年,国民党没有一个高层敢站出来宣布参选,而洪秀柱敢站出来,已经是一种冲锋陷阵的气势。有敢冲锋陷阵的,但国民党却不允许她充当这个先锋官。硬是搞了一场换柱的闹剧,这是生生要自残哪。没办法。国民党病入膏肓,还能走什么路?

据有人研究,当年,孙中山改组国民党。请来苏联顾问鲍罗廷,就是想按照列宁的建党思想来改组国民党。可能各省、市、县党部就是根据这个原则建立起来的吧。下面有学校、机关、还有邮局、铁路、银行等国管企业,也都建立了自己的党部。不知道这样做是不是就是按照列宁的建党思想来改组的国民党。但这种形式上的变化又有什么用呢?它再怎么折腾,仍然改变不了它是大资产阶级利益的代表。

即使台湾“解严”之后,国民党还是一副老神在在的样子。总觉得它的执政地位不可能改变。一个陈水扁让国民党在野了八年,国民党居然没有任何省悟。马英九执政的八年,又以为国民党可以长期执政。结果,在马英九执政的成绩还说得过去的情况下,国民党比2000年输得还要惨。

这样一个没有目标,也就是没有信念的政党,一个不懂得发动群众、宣传群众的政党,它的垮台是早晚的事。别指望民进党民调下滑,国民党就会有多大的希望。民进党是条疯狗,它才不会按照所谓民主制度、民主程序来参选。越是在它感觉到危机的时候,它就越能拿出疯狂的手段来整治一切反对者。国民党已经难逃悲惨结局了。

国民党的现状,对于中国共产党也是有着鲜明教训的。中国共产党,如果也走的是国民党的路线,那也是要很快垮台的。中国共产党,必须要长期扎根于民众之中,必须永远与最大多数人民群众站在一起,必须永远维护最大多数人民群众的利益,必须长期要做宣传群众、组织群众、动员群众的工作。任何对群众工作的疏忽与失误,都可能酿成大错。

台湾的所谓“民主”也给了我们很深的教训。西方民主,说到底,都是为大资产阶级服务的。当大资产阶级认为,民进党的执政有利于他们的利益时,他们就会支持民进党。当他们认为,民进党的执政对大资产阶级的利益有不利的时候,他们也会抛弃民进党。对国民党的态度也是一样。当国民党的执政不利于台湾大资产阶级的利益时,国民党的下台就是必然的。虽然今天民进党执政不佳,但民进党对美对日政策,对于与美日大资产阶级有着千丝万缕联系的台湾大资产阶级来说,台湾大资产阶级认为,这对他们的利益还是更有用的。而国民党在这方面肯定是会缩手缩脚,不如民进党胆大。在这种情况下,台湾的大资产阶级为什么要选择国民党?

所以指望西式民主、西式选举来保持执政地位,基本就是不可能的。中国共产党如果失去执政地位,一眼之间必垮无疑。中国必然陷入无边的动乱之中。这几乎是板上钉钉的事情。那些忽悠中国要相信什么普世价值,走西式民主道路的家伙们,都没安好心眼。


欢迎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678176-1099641.html

上一篇:战略对手
下一篇:对文革的反思与中国经济今天的增长

7 吕喆 徐耀 李斐 尤明庆 王从彦 吴国林 yangb919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5-21 09:2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