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itiedan2012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heitiedan2012

博文

较强的辨识能力与是否聪明没有直接的关系

已有 994 次阅读 2018-1-12 10:11 |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前不久,在我写的《思政课的抬头率》一文中,有这样一句话:“要把一切不合格的教师,从这门马克思主义理论课的队伍中清除出去。”有位网友评论说,当代学生绝大多数比我们聪明,辨别能力也比我们强,在他们的心目中,真正的理论不会因一些“不合格的教师”的讲课而动摇其根基的。还说要请我放心。

看到这位网友如此有自信,我当然会为他感到高兴。不过,从实际情况来说,事情远没有这样乐观。对于一门理论来说,到底有没有能力对其是非对错进行判断,当靠所谓聪明,就能解决这样的问题吗?我深表怀疑。

先说说聪明是什么。按我的理解,聪明至少包括三方面的内容:第一,记忆力很好。记忆的内容不仅很多,很丰富,而且记忆的准确度也比较高。第二,逻辑计算能力强,也就是逻辑推理、逻辑分析的能力比较强。对于某个现象,根据一定的逻辑推理,能够在较短的时间内得到准确的结论。第三、创造力强。也就是点子多,对于面临的任何问题,能够创造出不止一种方法来加以应对,而且能够在不长的时间内用这些方法把问题解决得比较好。或许对于聪明也有其他的含义。我还没有更多地思考,先想到的只是这三个方面。

那么有了聪明,是不是就辨别能力强了呢?在我看来,聪明与辨别能力不是一回事,而是两回事。比如,讲一个我遇到的一个真实的情况。在退休前,我一直在讲一门恩格斯所著《路德维希·费尔巴哈和德国古典哲学的终结》选修课。在某一次讲课的时候,有个经济学专业的学生站起来对我说,我们经济学专业的老师一上课就对我们说,马克思的那一套都过时了,没有什么用了。我并不惊讶这个现象。我只对学生提了这样一个问题,我说,你不妨问一下这位老师,他这样说的根据到底是什么。我不会难为学生,因为他们回答不了这样的问题。我的意思是,即使这个学生再聪明,他也无法辨别我的观点与他所提到的这位经济学老师的观点之间孰对孰错。原因很简单,他完全不了解马克思的理论。所以他既不能判断我在课上的内容是对的,也不能判断我讲的内容还是不对的。而对于他的专业课老师,开始估计虽然对这位老师的耸人听闻有点惊讶,但这位学生很快就会选择相信这位老师的判断。现在经我提出这个关于依据的问题,这个学生有可能也无法判断他的老师的话到底是不是正确的。

这就表明,对理论的认识与判断能力,与判断者是不是聪明没有什么太直接的关系。而在于判断者是否具备较强的辨识能力

所谓辨别能力是不是强,这与辨别者对相关的理论问题是不是更熟悉、是不是更了解有着更为密切的关系。如果你熟悉所涉及的相关理论,而且又有较好的记忆力,较好的逻辑运算能力,较好的创造能力,那么你的识别能力肯定会要比那些完全不熟悉这个理论的人要强一些。辨别能力与知识掌握的广度与深度有着密切的关系。我请那位学生对那位经济学老师转达我的问题,他说马克思那一套都过时了,依据到底是什么,那么我从他的这句话,就能很容易判断,这位教师根本就不了解马克思的理论。他对马克思的理论几乎一无所知。或者他读过某些马克思的段落,马克思的句子,但他肯定不了解马克思著作中的完整意义。而更大的可能,就是他根本就没读过马克思,连一个段落、一个句子也没有读过。

这样的老师,如果是在思想政治理论课的教学队伍里,可以想象,对学生会有怎样的毒害影响。学生没有能力识别,虽然有的学生会认为老师说的不太对头,可是到底哪里不对头,学生也分析不出来。而更可能的情况就是,会有更多的学生认为,老师这样说,肯定有老师的道理,要不然,老师为什么会有胆子公开讲这样的话?如果这位老师在课堂上就按照这个思路讲下去,你能说,学生会选择拒绝老师所讲的内容吗?我以为,这样的可能性实在太小了。

所以,我坚持我的那个观点,在思政课的教师队伍里,不合格者必须彻底清除。这里,任何姑息、任何犹豫都是对祖国、对人民的犯罪。任何软弱、任何纵容都是对共产主义伟大事业的不负责任。今天,在网络上所表现出那些追随公知、大V观点的人,有的就是涉世不深的年轻人。像贺卫方、张千帆这样的人,他们满嘴荒谬,居然就有青年认为他们讲的有道理,不光喜欢听,还喜欢传播。这些青年人,有很多也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他们确实很聪明,但这不等于他们就有较强的识别与辨别能力。

对于一个理论,它究竟是不是真理,不光要看它的逻辑性是不是很强。当然,有较强的逻辑性是这个理论能够立足的一个根本性的属性。但只有这样一个属性,对于真理来说,还是远远不够的。逻辑性很差,不可能是一个好的理论,也不可能是正确的理论。但是,如果这门理论逻辑性是有了,但在它的初始类公理方面是一派胡言,那么逻辑性再强,也是荒腔走板的胡说八道。

比如,所谓普世价值论。它的理论前提,即类公理部分就是不完整的。它把某一个社会阶段出现的观念视为永远不变的,而且是放在任何一个地方都是通用的。这个观点本身就站不住脚。在这个不靠谱的前提下,你构造的理论逻辑结构再严谨,推理再严格,照样不可能成为真理。贺卫方、张千帆、张维迎一类人,他们所宣称的那些骇人听闻的观点,几乎都是这样炮制出来的。

马克思主义的理念就不一样。拿《资本论》来说,他的类公理部分从商品出发,从资本主义社会的现实基础出发,而不是从个人的思维理念与原则出发。马克思从商品的二重性推论到劳动的二重性。从这种二重性中发现现实存在的矛盾。而后又分析出剩余价值之所以能创造出来,就是因为劳动力成为商品这一资本主义市场的根本条件。马克思的每一步分析与推导,都有事实的依据,逻辑本身几乎严丝合缝,没有任何破绽。那些拼命攻击马克思理论,特别是攻击马克思的劳动价值论的观点,都是漏洞百出,没有一个站得住脚。北京大学晏智杰教授就曾经煞有介事地批判过马克思的劳动价值论。但是他的批判实在是千疮百孔,惨不忍睹。真没有什么好说的。

要想有强大的识别与辨别能力,对于马克思主义理论的熟悉和了解是非常必要的。我们的青年必须要加强这方面的训练。缺下的课程一定要补好,未经历的训练一定也要补上。没有理论的坚实基础,就不能战胜理论上的对手。


欢迎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678176-1094466.html

上一篇:给中国添堵的外国大使
下一篇:害怕和平统一的国民党

2 徐令予 康惠骏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9-20 12:4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