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itiedan2012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heitiedan2012

博文

抹稀泥的公案 精选

已有 3774 次阅读 2017-11-18 08:30 |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读王蒙《中华玄机》,其中提到《红楼梦》因彩云偷窃玫瑰露,引发了一场官司。当时因凤姐生病,便让平儿查案。案子不复杂,一下子就查到赵姨娘的丫环彩云。彩云自己也认了。但平儿觉得不能追究彩云,因为这里涉及到探春。探春是赵姨娘的女儿,而探春这人是不错的。因此案伤了探春,平儿是不愿意的。于是平儿出了个主意,不要追究彩云了,而要宝玉来顶缸。就说是宝玉从王夫人房里把两瓶玫瑰露拿走了。王夫人也说不出什么来,也不会再追究。这事不再与彩云有干系了,自然也就不涉及到探春了。

王蒙说,这种典型的抹稀泥的做法,或者说李代桃僵的做法,在中国并不少见。追究彩云,彩云肯定倒霉,而探春脸上也不会好看。如果让宝玉认这个账,大家都没事了,于是就一片和谐了。王蒙说,这事如果让德国人来评论,肯定瞠目结舌。哪儿有这么办事的。这一是一,二就是二,怎么能这么乱来?可是这事放在中国,没人认为平儿乱来,反而会认为平儿会办事,平儿做得对,平儿有办法,最终的结论是,平儿是好人。

这桩公案在中国可以这样办。这里的原因很多。平儿看上去是在顾探春的面子,但实际上,是在维护荣府整个体制的面子。如果这桩案子不涉及到探春,那追究彩云是跑不了的。这也合乎情理。可是因为涉及到探春,这是荣府中主子里的重要成员。虽然探春是庶出,但她依然是主子。在那个时代,主子的面子是一定要顾及到的。赵姨娘的面子可以不管,彩云更不是什么面子的问题,但探春的面子一定要顾。这是平儿处理此案的根本出发点。

用德国人的眼光,当然,不止是德国人,很多西方人都会持有同样的观点。如果是彩云干的,就应该追究彩云。而且他们认为,追究了彩云,与探春无关。这事又不是探春干的,彩云也不是探春的丫环,中国人怎么想问题就扯到探春的面子上了?他们不会理解,他们也没必要理解。这样的案子在封建社会的中国,这样处理一点都不新鲜。在今天的中国,当然不会弄得这么扯。

但在中国,在一些腐败分子官员那里,这种扯的事也不少见。官员酒驾,特别是出了车祸,一定要找人来顶包。这事办得还不如平儿。因为宝玉顶包,并不会受惩罚。而现代官员所找来顶包的人,也是要去替他接受惩罚的。可能官员会给这个顶包的人送一大笔钱,但污点毕竟是受下了。所以,这种人是非常的不地道,没有廉耻,没有人性。

由平儿决案,我想起与我有关的一件公案。多年前,有一个四十岁左右的人报考我的研究生。当时看成绩还可以,虽然年纪大了不少,但如果人家就是想要读书,还是可以给他一个机会的。在上我的课时,我把课程的内容分给听课的研究生,让他们分别讲述所负责的内容,然后再进行讨论。他负责讲授的部分也还算说得过去。虽然不是让人特别满意,但比起其他学生来,还是有一些可圈可点之处的。

后来问题来了,在写学位论文的时候,我对他讲了很多,也提了很多具体的要求,结果拿出的提纲完全不是那么回事。一塌糊涂不说,根本就不知道论文应该怎么写,不知道论文是在干什么。我又给他讲了一次,而且要求他尽快把修改过的提纲尽快拿出来。没想到,这一撂,就好几个星期,音信皆无。

等到离答辩的时间不远了,这位老兄才把论文初稿姗姗来迟地拿了过来。我一看,一肚子火直冒。这是什么论文?完全不知所云。我问他这些日子都在干什么?他说在找工作。我说,你论文写成这个样子,答辩根本不可能通过,学位肯定是拿不到了。毕业可能都成问题。我不跟他置气了,找到我们学院负责研究生工作的副院长,说这个人不能让他答辩,他拿出的论文根本就不是个东西。副院长说,他去了解一下。

过了几天,副院长来找我。先肯定了我的判断,认为这个学生的问题确实不少。但是他提了一个建议,让我们给他做一次毕业论文答辩。他的这个论文肯定不能通过学位答辩,但毕业答辩如果通过,他拿不到学位,但还是能正常毕业的。我很不高兴,问这位副院长,你认为这样的论文真的能通过毕业答辩吗?副院长支支吾吾,说还是给一次答辩机会吧。有人后来劝我说,你也别较劲了,让他答辩一次吧。

按我的想法,如果他不够通过毕业的水平,那就不能让他毕业,至于给个什么名义让他走掉,我不太懂,但我觉得这不是我管的事。可是为什么那个副院长一定要让他毕业呢?我不明白,我也懒得去问。

毕业答辩进行得非常滑稽。除我之外,又找了几个博士组织答辩委员会。那学生讲了些不知所云的话,答辩委员提了一些问题,基本都不能回答上来,要不就驴唇不对马嘴,反正听的人都觉得尴尬不已。最后在写答辩委员会决议的时候,我请一位博士来起草。这位博士也极其为难,但也没办法,必须要写。后来草草写了一个,就交上去了。后来估计是让他毕业了,给了他一个毕业证书。至于再后来怎样,我就不知道了。

那位副院长的处理意见,我相信也不是他个人的意见,也是跟学院领导商量过的。为什么会这样处理,无非是怕出事。如果这个学生不能正常毕业,找工作肯定是个问题。我感觉,就是给他一个毕业证书,他找工作同样会有问题。但学院领导考虑得可能要更全面一些吧。如果不能让他正常毕业,万一出点什么意外,如到学院闹腾,用自杀来威胁,肯定领导们都不得安生。反正如果他来找我闹,我有一万句话等着他。他也不敢来找我闹,但对于领导,就不好说了。

对于这样的学生,用这样的处理办法,我相信我遇到的决不是个例。反正大家都不愿意出事,都怕出事,不愿意坚持正常的标准,结果就会出现这样的怪事。虽然这样的事并不多,但绝对不会是没有。

平儿的处理是为了探春的面子,我们的学院领导这么处理是为了什么?谁能说得清楚?


欢迎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678176-1085746.html

上一篇:人工智能对人类会有威胁吗?
下一篇:金与X
收藏 分享 举报

9 武夷山 赵克勤 黄永义 朱晓刚 吕喆 李毅伟 孙志鸿 李由 姚伟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7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7-12-13 22:3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