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itiedan2012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heitiedan2012

博文

传统文化中的道

已有 292 次阅读 2017-11-11 06:39 |系统分类:人文社科

中华传统文化讲道、信道、崇道。可是道究竟是个什么?传统文化中并没有给出具体的定义。或许中华传统文化不太关注概念的具体而严谨的定义,有个大概齐就行了。或者,在传统文化中,过于严谨的定义未必就是那个最准确的定义。因为很多概念的外延并不清晰,要给出严谨而精确的定义几乎是不可能的。譬如道这个概念,到今天恐怕也无法给出那种精确而详细的定义来。

没有这种精确的定义,不妨碍人们对这种概念的思考和研究。老子说,道可道,非常道。孔子说,朝闻道,夕死可矣。他们谁都没说道到底是个什么,可是他们都认可道这种事物的存在。当然,他们各自所称为道的概念,未必都是一致的,其中差异恐怕不会太小。而他们俩都一致地认为,道是存在的。

后来人多认为,在先人的印象中,道是一种客观的存在。但真的是这样吗?老子的道可道,非常道,就表达出这样一种悖论。道是不可以表达清楚的。如果有人硬要表达出来,或者自以为能清楚地表达出来,那这就不是那种所谓永恒的道了。这里,道不是不能表达,但不是如人们所希望达到的那样,能给出一个清楚明白而全面的表达。差不多就行了,大概齐也就这样了。这恐怕是老子对道的认识。道如果完全不能表达,那道这个问题就无法讨论了。虽然讨论起来有点难,但还是有讨论的必要。既然可以讨论,那么这种道就不完全是所谓纯客观的存在了。它不可避免地带有某种主观意愿,或者主观想象的内容或者因素。但道又不是纯主观的,与黑格尔的绝对观念不同。道有客观性,但不排除又具有某些主观的特征。这恐怕也是道的所谓复杂性的一面吧?

中国传统文化除可以讲道之外,更是要信道,即对道的信仰。天道,有时候与天命同义。天命难违,也就是天道难违。道是规则,是规律,又是运命。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是一种运命,但何尝不是一种道的表现?这种道不是让人们消极地去等待,去听天由命,而是对目前暂时不兴的运命不要服输,不要消极,而要靠自己的努力与拼搏去改变。现在是河东状态,可能你还没有发达,或者还处在某种需要暂避他人锋芒的状态。但这一定不是一种永恒不变的状态,它总是要变的,总会把你目前的不利向有利方向转化。这可能才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的实质所指。

面对道的无常,人们常常会想办法来使自己的行为更符合道的法则。道法自然,可是何谓自然?如果人们一开始就知道什么是自然,那么自然就不是自然了。所以自然不是那么容易就认识到的,更不是那么容易就能把握得住的。人们往往认为自己能够认识道,能够遵从道的法则,但在人们的实践中,往往发现这其实太难做到了。我们自以为是道的法则,结果并不是那么回事,而我们的很多做法,不仅没有遵从道的法则,反而是在违背道的法则,给自己增添了不少的麻烦与苦恼。项羽以为自己分封十八个各地的诸侯王是遵从了道,但他失败了。刘邦认为分封刘姓子弟为王才是遵从了道,可是他虽然拿到了天下,可是这诸王的分封却差点让他的汉天下遭到分裂。晁错削藩倒是让汉朝避免了分崩离析的命运。看来,都以为自己认识了道,打算遵从道的法则,但实际上要做到这一点实在太难了。

到底有没有道的存在?这本身也是一个问题。如果有,那道是什么?如果没有,那么自然界(我们的宇宙)中到底有没有类似于道的这种东西的存在?或许直到今天,人们还是宁可相信有道这种东西的存在。因为对于大自然,人们不知道的东西太多了。单就一个人体,里面存在着那么多奥妙,那么多奇怪的现象,现在的医学还有很多无法解释。这就足以给道的信仰留下了足够的空间。

可是,如果只是停留在对道的信仰上,人们似乎并不满足,因为有很多事,人们凭着自己现有的力量是做不到的。在自然的面前,人们实在有太多的无奈了。

但在另一方面,人类也不完全都在指望着能通过道的指引来达到自己的目的。人们还是靠着自己的实践,自己的行为来摸索前行。在这个过程中,道不道的,先放在一边。人们先干起来再说,在实践的过程中,人们摸索着对大自然的认识。这个大自然,既包括自然界,也包括人们自己的社会。所以称为“大”自然。在人类实践与认识的过程中,逐渐了解和发现这个包括了社会在内的“大”自然的规律。这样的规律被发现,也是从小到大,由浅入深,存在一个逐渐被认识的过程。

看来,所谓道,并不是先天的一开始就已经存在的东西,至少人们的认识能力不可能了解,而的确存在这样一种先天的东西。人们在实践中发现其内在的规律性。而人们的发现是有层次,也是有一个过程的。人们发现了具有某种规律的自然,也就是发现了一定层次的道。对于尚未发现的规律,这种道的存在就无法证实。这是不是也是人们认识的一种悖论,或者是道的存在的一种悖论呢?

欢迎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678176-1084744.html

上一篇:假设明朝的资本主义萌芽没有被掐死
下一篇:不忘先烈的民族
收藏 分享 举报

2 陈敬朴 尤明庆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7-11-25 00:4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