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anrong1945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tianrong1945

博文

《隐身惊魂记》- 08 (科幻小说)

已有 3078 次阅读 2012-5-12 07:18 |个人分类:科幻小说|系统分类:科普集锦

第八章  流浪人偷劫别墅屋

 

杰夫坐在车上,看见后车座上一男一女拥抱亲吻缠绵时的过分的性爱动作,心中有股说不出的滋味,身体里某处也像要爆炸似的。这种从未有过的感觉让杰夫脸红心跳,不知所措。正在此时,一个响亮如洪钟似的声音解救了他。

是正在开车的辛巴勒转过头来,对那两个人大声吼叫了一句:

“你们俩他妈的真是母牛养的吗?就不能忍耐忍耐到晚上再到你们的狗窝角落里去干那档子事?”

辛巴勒又朝那个坐在杰夫旁边的唯一的白人男孩说:

“喂,约翰,你说那个教授,别墅的主人,星期一才回纽约来,对吧?”

约翰看起来比杰夫大一、两岁,长了满脸的雀斑,好像正在打瞌睡,听见辛巴勒的声音突然传来,似乎吓了一大跳。镇定了一会儿后,说道:

“嗯?……对,她是我那个吸毒的继父紧隔壁的邻居,我是听他说的!”

约翰刚才在车上告诉过杰夫,他的继父过去是华尔街的股票分析师,赚了好多钱,不到四十岁就退休了,现在,和约翰的妈妈一起住在豪宅里,两个人成天不是吸毒就是打架。约翰因为不堪忍受家中的恶劣气氛,经常离家出走,到纽约的流浪人圈子里鬼混。约翰问杰夫家里是不是也有类似的问题?杰夫记得当时只是摇了摇头,心中对自己今天离经叛道的行为似乎有点后悔,害怕的感觉也更强烈了。

泰勒和劳拉终于终止了他们疯狂的性爱游戏,正互相倚靠着喘大气。

辛巴勒交代约翰说,等一会儿汽车下了高速公路以后,要帮他看一下路标,指示开往目的地的方向,然后又回头对泰勒说:“喂!好汉泰勒,你给我们的新伙伴介绍介绍我们的《正大光明》偷窃慈善团啊!”

 “咳……”泰勒咳嗽一声,清了清喉咙,像是要发表演说:

“……我们慈善团的成员,和别的流浪汉不一样的,他们那些流浪汉是专靠政府救济,或者靠乞讨过活哦。我们不同,我们有工作!我们的工作就是去偷窃那些住在豪宅中的富人……”泰勒把偷窃当作是工作,杰夫听着很有趣。

“……你知道吗?我们把偷来的东西变卖后,不仅够自己吃,还进行慈善事业,帮那些流浪汉中的困难户喔……”

泰勒的话带着浓重的口音,又夹杂着许多的黑人语言中喜欢使用的俚语。开始时,杰夫听起来有点困难,感觉怪怪的。不过,过一会儿也就习惯了。仔细一想,还觉得在黑人语言中,对正统英语的某些幽默和滑稽的改变十分有趣,显得俏皮而有活力。比如,泰勒不叫他“杰夫”,而总称他为“好汉杰弗”。另外,泰勒叫其余几个人都叫“黑鬼”,包括显然是个白人的约翰在内。有次,泰勒还对劳拉显得很亲昵地来了一句:“你到底是不是我的黑鬼喔?”。听多了之后,杰夫才体会到,“黑鬼” 这个词汇,原意是表示对黑人的蔑视,而在泰勒的话中,却是反其道而行之!在泰勒的口里,“黑鬼”反而变成了一个昵称,变成了一个体现他们之间亲密关系的称呼!

当然,最令杰夫听不习惯的,是泰勒经常吊在嘴边的脏话:Shit!杰夫曾听过爸爸妈妈和几个中国人在一起说笑话时,说到美国底层人口中的脏话连篇,不堪入耳。爸妈的朋友们笑着说,全世界的语言中出现频率最高的一句脏话,就是这个Shit

那天,有个人说:“给你们说一个从中国国内听来的笑话:你们知道哪里的大便(Shit)最多吗?”

另一个人则抢着回答:“哦,我知道,答案是‘美国人的嘴里!’”

大家一阵哄笑,说:“对呀!连在中国也可听到这种说法,可见,美国底层人对此字的偏好,已经成为一个国际笑话了!”

泰勒的演讲还没有作完就停止了,两眼望着窗外对杰夫说:“以后再说吧,我们快到了!”。此时,福特牌的SUV已经从17号高速公路下来,又转入了一条不知什么小路上。又走了短短的一段之后,驶进了一条往上的私人车道。

一栋红木建成的现代式建筑风格的花园洋房出现在视野中。

花园别墅傍山而建,是一栋两层楼房,一楼占地面积挺大的,看起来有杰夫家的‘鬼屋’的四、五倍那么大,但楼上一层就要小很多。院子可是比杰夫家的院子大多了,可能是因为这儿离纽约市稍微远一点的缘故吧。杰夫下车来举目一望,四周是一片很宽敞的草地,被树林包围着,根本看不见临近的房屋。杰夫心想,这个院子恐怕有我们家院子的10倍那么大哦!

虽然看不见邻居,但是,因为别墅处的地势很高,往下却能看到那条蜿蜒的山路和长长的车道,刚才他们的汽车就是从那儿开上来的。

约翰看起来是个胆小鬼,这时赖在车上,怎么也不肯下来,说是他最好回避一下,又说这栋房子就在他吸毒的继父房子的紧隔壁,刚才汽车开过他继父房子的那条车道时,他看见继父正在车道上抽烟,也可能是吸毒啊!约翰认为,如果继父发现了他到这儿来了,还带来一伙人,那可不得了!约翰缩在汽车后座上,全身发抖,可怜兮兮的样子,看来的确是对他的继父害怕得要命。辛巴勒没有办法,只好听之任之,让他留在车上算了。下车前,辛巴勒还从车上摸出一个望远镜,一个手机,交给约翰,并指着手机上一个号码对他说:

“也好,你就留在这儿为我们望风吧!有什么动静就赶快通知我们!你可以打泰勒的号码,看,就是这个!”

“停车道上没有汽车,但不知道车库里有没有啊!” 泰勒对辛巴勒说。他下车后还用两只又粗又黑的手臂紧搂着劳拉,好像生怕有人会把她抢走似的。

“没关系,我有办法!” 辛巴勒呵呵一笑说:“根据我的经验,看这院子的模样,已经好些天没有人走过了。车库也是很久没有开过的样子。呵呵!不管怎么样,我先去敲门,如果有人的话,我就问他:你们有没有家具卖呀?我们可以编一个故事,说是我的朋友看见报纸上你们登了个卖家具的广告啊,打电话没人接,所以我们就按照报纸上的地址找来啦,亲眼看一看啊!这时,屋主脸上肯定是一副莫名其妙的表情,于是,我就赶快道歉说:啊,没有家具卖啊!那可能是我朋友搞错地址啦,对不起,对不起!然后,我们就走了!哈哈哈!”

说完笑话,辛巴勒就到前门口去按电铃。按了老半天也没有反应,肯定是没有人在家啦!辛巴勒嘀咕着,又给泰勒使了个眼色,泰勒这时才放开了女友,把大家带到了后门。也不知道他怎么折腾了几下,就把后门给弄开了!五员大将便大摇大摆地走了进去。

一楼有一个大大的客厅和一个大大的厨房,还有好几个房间不知道做什么用的,放满了书。整个屋内的摆设和装潢,用杰夫的眼光看起来,还挺有格调的:有些古典的风格,又不失现代韵味。比如墙壁上挂着的几幅挂毯,使杰夫联想到阿拉伯人古代童话中常见的飞毯,而客厅中大大小小的好些个家电产品,或是些什么杰夫未见过的电子器件,则是杰夫体会到的“现代化韵味”。

不过,使用者(听说是个单身的女教授)的生活却好像过于马虎,无论什么东西,都四处随手乱放!这点从那些东一个,西一个,不在其位的电视机、摄像机、等等,以及到处散乱丢着的纸和书,就能得到证明。

五个人先后跑上了半圆形的楼梯,登楼后的边侧有一座棕色仿红木做的落地自鸣钟。上到二楼,则和一楼完全是另一番景致。二楼面积不大,只有一个主卧室和两个小卧室。不过,深色的木地板,全套的雕花家具,也显得很有气派。

杰夫的同伴们比较热衷于主卧室的抽屉衣柜中的东西,因为那儿可能有值钱的项链、戒指等珠宝首饰,高级名牌的服装,可能还有现金等等。

但杰夫对这些女人的东西不感兴趣,于是就一个人跑下了楼,想去看看一楼的那些电子商品。

杰夫在客厅里四周溜达了一会儿,打开一道门后发现一条直直向下的楼梯,才知道这个别墅还有一个地下室。下楼后,开灯一看,哇!好大一个地下室,应该是和一楼的面积一样大的吧。但是因为没有隔开成房间,大大的一间,便显得非常地宽敞。

地下室可是被充分利用了的!完全不似一楼的凌乱,而是整理得井井有条。

准确地说,杰夫第一眼进地下来时的感觉是:“哇!好大的一个实验室!”杰夫到纽约大学物理系的光电实验室里参观过,就在今年春天,杰夫还到纽约大学光电实验室里作了一个科学课题,那个实验室,就差不多是这个样子!

屋里面放满了各种各样的电子仪器设备似的东西,其中有杰夫认识的,实验室常见的振荡器、示波器、计算机等等,还有一些杰夫未见过的。另外,室内还分散着好些个大大小小的,看似长长的金属盒子似的东西,杰夫知道那是大型的固体激光器。就在今年春天,杰夫到纽约大学作那个科学课题时,还使用过这种差不多模样的激光器咧!这时,杰夫体会到了平时爸妈鼓励自己参加的各种科学活动的好处了,他可以百分之百地打包票,担保楼上几个人,肯定完全看不懂这个房子里放了些什么东西!想到这儿,心中不由得涌起一股自豪感。

再更仔细地浏览了一下整个实验室,杰夫看到了更多的,在纽约大学光电实验室里见过的玩意儿!这肯定也是一个光电实验室,杰夫得出结论。仪器设备都差不多哦!唯一不同的是,放这些仪器设备的桌子,和一般大学实验室里的不一样!

实验室内有十来个又笨又重又大的木头长桌子。像这种长度、厚度的桌子,绝对不是外面家具店里买来的!即使有卖的,买了也搬不进来!杰夫觉得那应该是请工人来到这个地下室里,就地打造成的。

杰夫绕着这些桌子转了几圈,发现靠墙角里有一扇门,门内是另一个小房间。

小房间里也有不少仪器设备,这些仪器设备,就全都是杰夫搞不清楚的啦!房间内最触目的部分,是放在中央位置的一座园形操纵台。有五个计算机荧光屏环绕在操纵台的周围,荧光屏的下面是一排排的仪表,仪表之下又有无数的、杰夫看不懂的指示灯和按钮。

靠墙角一个小行李包大小的箱子吸引了杰夫的注意力。打开一看,里面装的却是一件黄色半透明的、类似紧身衣似的衣服。应该说是一件连头带脚把整个人的身体,都能包进去的那种紧身衣,箱中还有好些附件,以及一大叠打印纸。打印纸上印的像是说明书,但用的又是一种杰夫看不懂的文字。

杰夫正在仔细琢磨打印纸上印的几个说明图,就听见楼上一伙人也嘀嘀嘟嘟地跑下来了。

“哇,我的好汉杰弗,我们到处找你,没想到你躲到了这个角落的角落……”这是泰勒急促的声音:

“快走,快走!约翰已经来电话说,有辆汽车好像往这里开过来了……”

话还没有说完,体格魁梧的泰勒已经像头大黑熊似的蹦到了杰夫的面前,看见杰夫对箱子里的东西很感兴趣的样子,不由分说,猛然合上箱盖,左手举起箱子,右手拖着杰夫就想往楼上跑。不过,泰勒又看见了箱子旁边的两样东西,一个是一条小巧的女式手表,另一个是一台手提电脑。泰勒把手表装进了自己的口袋里,叫杰夫抱着电脑,又说:“看,这个电脑多好,比你那个箱子强哦!我们在楼上也拿了好几个,这台留给你!快走!”

杰夫被泰勒拉着出了别墅后门,才看见辛巴勒已经发动了汽车,其他人都已经各就其位,只等杰夫和泰勒上车了!

不料,就在此时,一辆金灰色的沃尔沃汽车从车道开了上来。

阿比琳娜从汽车前窗里已经看见停在自己别墅门前的SUV汽车,开始并未特别在意,看看手表,正指着七点差一刻,只在心里叨咕了一句:“不是说晚上七点半到吗?怎么这么早就来了?”

将沃尔沃车停在SUV的旁边,然后,款款地走下车来,阿比琳娜才注意到正从后门朝这边走来的杰夫和泰勒,心中一惊,这并不像是她所期待的人啊!又转过头看看SUV,哇!车上还有好几个呢!又隐约看见SUV车中堆得满满的物品,这才有些明白过来:不得了,原来碰上抢匪了!


第七章 大龙订婚环球广场 

返回目录页

第九章 周有牌笑闹聚丰园



原创小说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677221-569909.html

上一篇:《隐身惊魂记》- 07 (科幻小说)
下一篇:《隐身惊魂记》- 09 (科幻小说)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11-22 15:44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