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中欣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libby0310

博文

我们是在用生命搞地质 精选

已有 4576 次阅读 2017-8-12 10:39 |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1. 我们是在用生命搞地质

    依山干萨依-我们确实过不去(1).MOV现场视频

20170803新疆巴州且末县桑岗依山干萨依被困-

我们是在用生命搞地质-中化地质山东院

2017年8月3日,晴
    早上一切准备完毕后,到且末县桑岗依山干萨依附近测剖面,在工区第四系覆盖非常厚,剖面只能设置在河流中,剖面在一个长长大大的河沟里,远远望去,可见雪山。

(1)新疆巴州且末县阿羌镇依山干萨依-山上经常大雾,经常下雪

   (2)依山干萨依--被困山上位置往里2公里(新疆巴州且末县阿羌镇依山干萨依)

依山干萨依-我们确实过不去(1).MOV

    总共有15个人,皮卡车三辆,其中包括4个维吾尔同胞作为向导,2个四川老乡,三个司机。下车后,走了一段时间开始工作,一直向河的上游走,河水不大,但十八弯,过了几次河,河水不深,最深到膝盖,河水冰的透骨,寒气逼人,过一次河都要缓一会,太冷,温度不超十度。走了几公里,到下午5点,河水明显涨了很多,透骨的河水最深到腰部

(3)早上河流水量不是很大,河水冰的透骨,寒气逼人,太冷


(4)鞋子、衣服湿透-新疆巴州且末县阿羌镇依山干萨依

       (5)攀岩过河-新疆巴州且末县阿羌镇依山干萨依

     继续向下游走,第一次一起过河,12个人臂挽臂,打头的是三个维吾尔同胞,第四个川哥,第五个张哥(张中欣,下水后,很平稳,快到对岸后水流有点急,河水冲一个同事,腿刮伤,第四个川哥首当其冲,受到冲击力最大,极力坚持,我们后面坚持不放手,河水虽然有点急,团队人员人人坚持,全部人员安全过河。过了这段河之后,河水又阻断了去路,水太急,天太晚,决定回去,向下游进发。

    山上雪融化,水流又加急,水动力更强!找到一个相对平缓水流的地方过河,张哥(张中欣、川哥打头阵,后面是我们四个(刘军、罗腾、杨光海、薛少琪)加于总,然后是维吾尔同胞,过河相对容易。
   再往回走,河水又加急,河水加大了,河流宽5米多,遇到河,找到一个相对平缓地方过河,张哥、川哥、薛少琪、刘军前四个,张哥(张中欣、川哥走到河流急的地方,水到腰的位置(1.2m左右),我还没走到,明显感到脚寸步难行,张哥(张中欣)用登山杖使劲稳住,川哥也使劲站住脚,他们俩一起喊【水太急,往回走】,张哥(张中欣、川哥摔倒在河边,还好不深,张哥(张中欣膝盖受伤,川哥眼里含着泪对我说【小刘,张中欣劲不小,加上我的劲,都被冲倒,河水劲有多大】,我说【我感觉到,你们不叫撤,我快撑不住了】,然后又找地方,找到河水冲击崖壁的地方,12个人臂挽臂,于总在第一个,还算顺利过河。


(6)强渡-登山杖使劲稳住。新疆巴州且末县阿羌镇依山干萨依


(7)于明光分院长踏勘水深

每次过河,我硬着头皮一起过河,心里很紧张,从来没经过这么大阵势,大部分人的心里都一样。

IMG_8684.MOV,(8)水过腰,挨着崖壁,一步步走
    又走一段路,遇到河,由于前一次经验,首选在河冲击崖壁的地方过河,12个人臂挽臂再次过河,前四个依次为于总、杨光海、张哥(张中欣)、刘军,后面是维吾尔同胞,再后面罗腾、薛少琪、川哥,走到水深的地方,水过腰,挨着崖壁,一步步走,水很急,我用手抓紧崖壁突出的石头,水再加急,冲击力很大,我前面三个冲倒在河里,后面的人退到了岸上,前面三个居然站起来了,我放松了一些,不用再负担这么多,往前不远处挨着悬崖有一个宽两米的水滩,河水没有淹没,我们慢慢走过去,接着有三个同事冲过来,我们拉过来,总共有7个人,后面5个回到岸上。我们7个尝试过三次河,河水太急,都不行。于明光分院长用对讲机与他们联系,希望他们在保证安全的情况下爬山回去,然后请求救援,那时已经下午7点。经过1个小时,同事到有手机信号地方,20点30分时,向且末县公安局库拉木勒克中心派出所报警:“辖区阿羌镇依山干村有十名群众被困于依山干河水中,请求出警救援”。接警后,库拉木勒克中心派出所所长董继鑫、干警余洋浩等干警立即携带救援物资及食品,赶往救援地点。-再次表示感谢


  (9)裤子、鞋子已经湿透

    这条河宽的地方也就7米,水深到腰,很困难在于河水急,河水冰,腿容易抽筋,河水中都是很大的一块石头,如果冲走,头碰到石头,很难翻身。我们听到河里面石头轰隆隆撞击声,像打雷一般。先来就有人想爬山,不要过河,其实我是支持爬山,人是爬行动物,对于水还是很陌生,有人说爬山会体力不支,或者难爬,其实体力肯定都能跟得上,爬山也没问题,只不过快慢而已。

      (10)杨光海带路尝试爬山回,坡度太陡峭,非常危险


  (11)昆仑山悬崖困一夜--衣服鞋子冲锋衣全部湿透的于明光分院长

    另外5个走山上,他们用对讲机与皮卡车司机石叔联系,因为山里面手机没信号,石叔呼叫119救援,那时下午8点,他们5个很快到对岸,基本安全,回去了两个,两个维吾尔同胞体力不支等待救援,罗腾一个人在对岸等着我们。我们7个只能等待救援,中间我(刘军)、杨光海等都尝试爬山上去,坡度太陡峭,非常危险,于明光分院长为了大家安全及时阻止了爬山,等待救援。
    我们只能等,等待救援,或者河水减小,就可以淌水返回了。身上裤子、鞋、冲锋衣等都是湿的,冰冷,温度也就十多度,一阵阵冷风,不停哆嗦。我们一直等,到晚上12点,天已经黑下来,看见山的影子。在这中间,我们7个人坐在一块,相互取暖,说一下今天经历,用对讲机与河对面的罗腾聊会天,中间杨光海屁股坐疼了,打开手机手电筒给我们拍几张照,手电筒亮瞎我们的眼。


    (12)昆仑山悬崖困一夜---衣服、鞋子、冲锋衣全部湿透的张中欣、刘军



 2017年8月4号,晴
    等到凌晨3点左右,民警来了(派出所离且末县城将近1小时路程,且末县城到工区接近3小时,晚上速度更慢一些),带着绳子,我们其中一个维吾尔同胞(皮卡车司机也)参与救援,晚上河流太急,也过不了河,罗腾与他们一起,从上面很陡的山上下来,下到绳子能到达的地方,库拉木拉克中心派出所干警用绳子一个个把我们拉上去,我们要经过7米高的悬崖,身体完全使不上劲,完全靠他们拉,他们就站在悬崖边上,绳子后面没有绑任何东西,完全靠人力,拉的过程中,手、腿、脚都受到很大程度刮伤--感谢民警。把我们拉上来,山太陡了,坡度接近直立,山上没有树,只有小草,很难爬。这时山上下起下雨,大家都紧张起来了!

 (13)民警在悬崖上拉我们上山。-山太陡了,坡度接近直立,只有带刺的草,大家手上全是

    民警将我们拉上来,晚上他们也不敢带这么多人翻悬崖峭壁,山周围都是悬崖,他们走起来如履平地,但我们就不行,这时也就4点半,天完全是黑的,只能用手机手电筒照明,幸亏还有罗腾,把我们带到山上,山上真的很险,到处都是悬崖,有时只能容下一只脚。

    罗腾探了路,前面可以走,很陡,只能一个人一个人送过去,我和杨光海先过去,于总、张哥还有两个维吾尔同胞在山顶悬崖上,这时山上还下着下雨,用地质锤凿出一条小路。我们三个逐渐下来,那时已经凌晨6点左右,天还是黑的,走了一个半小时的山路,天亮了。遇到一颗枸杞树,摘下红枸杞补充饥寒交迫。
    在此不得不说一下我等待8小时的心理,我从来没经过这么大的阵势,等待时每一秒都很艰难,寒冷仅是一方面,能不能安全出去才是最重要的,如果过河,我真害怕7个人太寒冷了,体力不支,抽筋,在河中间过不去,毕竟一天没吃到热饭。一想到这我就直打哆嗦,并不是因为冷。他们几个开玩笑,我沉默不语,一般我遇到重大挑战前都不说话,这也预示我的心理异常紧张,他们以为我体力不支。常常看一下时间,过得太慢了,眼睛一迷糊,幻想能有一床棉被,暖和又舒服。所有人在坚持,曾经有一刻,真的想…
    到皮卡车上,才知道司机师傅们一夜也没休息,到阿羌镇挨户找吃的喝的,要不是认识有维吾尔同胞,他们不会卖给吃的喝的,毕竟夜里,皮卡车司机石叔买到了饼干火腿肠,拿到帐篷睡袋供取暖。直到10点钟,于总、张哥还有俩维吾尔同胞走到车前。所有人都安全返回。


   (14)于明光分院长和张中欣顺利安全到达

    (15)张中欣顺利下山。感谢维吾尔同胞,一步一个脚印把从山上把我接下来,扶我过河!

    不幸中的万幸,如果中间突发山洪、崩塌、泥石流等地质灾害,结果难料。这件事也体现了相互之间有了高度的默契配合,无论司机,还是其他人,都做好了应该做的甚至超出自己职责范围内的工作,如罗腾完全可以自己下山,司机不参与救援,不到处买吃的。这种团队是打不垮拖不烂。
几十年后不记得酒肉朋友,但仍记得在且末一起手拉手过河的兄弟。在不出危险的情况下,经历了灾难的洗礼,还是值得庆祝的。

刘军20170803新疆巴州且末县阿羌镇叶桑岗依山干萨依,张中欣修改并提供照片

 

得出经验:

(1)下车到第一点,5公里,来回10公里,每天工作量很小。冰雪融水一直到早上7点才变小,晚上肯定不能住山上,太危险。走了5公里,干1公里,说实话,心不甘.....

(2)每天哪怕1公里,也要提前回来!这样预算肯定超了,工作量肯定完不成了, 附近出露差,没法转移位置!活没干好,钱花了......

(3)通过这件事情,喀拉米兰河剖面和填图路线,决定放弃!

(4)南部3500m以上海拔,且不能住在山上的地质填图,决定放弃!比较起来兄弟们的命,更重要!

且末项目组刘军整理、张中欣总结修改并加入照片20170812

 

后记:(1)项目组每天强调安全-我们的思想没问题

      (2)项目组安全装备都有-我们的落实没问题

      (3) 项目组每天收听看天气预报,我们的安全意识没有问题。

      (4)野外工作安全第一!人员安全永远第一位!

      我们只是祖国几十万地质工作者中微不足道、没有任何背景、辛勤耕耘在地质野外一线的年轻人,希望用我们野外意外经历告诉大家,安全永远第一位!团结才能自救!感谢苏德辰老师的关心与支持!张中欣20170812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67001-1070746.html

上一篇:阿羌-且末-塔中-尉犁县-轮南-铁门关-库尔勒--31、32、33-若羌

39 杨学祥 范振英 苏德辰 彭渤 彭真明 冯大诚 章雨旭 曹俊兴 黄仁勇 冯培忠 张学文 白龙亮 杨小秋 朱志敏 王跃建 胡九龙 康建 柳文山 张良 迟延崑 孟庆仁 陈桂华 陈楷翰 王启云 韩枫 徐耀 范杰 强涛 吴超 刘忠波 赵克勤 周浙昆 刘波 xlsd advogato livemoore bridgeneer lianghongze aliala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3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7-8-20 21:44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