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rol is hopeless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controlhopeless I just wonder how things are put together and then what happens

博文

2015年诺贝尔医学奖之三体(二)

已有 3632 次阅读 2015-10-28 10:51 |个人分类:历史在说|系统分类:人物纪事|关键词:道不同,不以为谋| 道不同, 不以为谋

这是“2015年诺贝尔医学奖之三体”的第二部分前文的链接:http://blog.sciencenet.cn/home.php?mod=space&uid=669170&do=blog&id=931128 

二、使用自己的人

我们无需关心诺奖委员会的两位特约评估人,在中国是如何确认谁是第一个使用青蒿治疗疟疾和后来青蒿素的发现者。认可中国大陆本土有着一千多年使用青蒿抗虐的历史是诺奖的荣耀。

时间回到了上个世纪50年代的新中国。第一届江西首届中医代表大会在1954年召开,我们第一位被推荐的诺奖候选人出场了,他就是江西修水县的老中医王松游先生。会上王老先生公开了一个单方:用青蒿子提炼成粉剂,每次服一钱,在一百三十各例子中,服一次治愈者占60%,服二次治愈者占30%,总结起来有效率在90%以上。

王松游的名字曾至少两次出现在文献中,然后他在时间隧道里消失了。

这两个文献是:

1)江西中医实验院的李蔚普,1954年在北京中医杂志第9期,发表的《青蒿的抗疟疗效》,除了以上原文引述关于王松游的文字以外,李先生还提到:

我的故乡(赣南),用青蒿治疗疟疾几为群众常识,而且用法很多样,有的用以煎汤洗澡,有的用生青蒿塞鼻孔,但职业医生却并没有把群众这种经验很好的总结起来,因此在医药文献上关于青蒿治疟疗效的记载并不突出。接着文章列出传统中医文献对青蒿的治疟的记载,第一个就是葛洪的肘后方:

接着老先生总结到:根据以上所引,可知青蒿治疗疟疾的历史至少有一千六百年以上。文中报道了李先生使用青蒿治疗疟疾的一个病例。

2)江西农业厅中兽医实验所编,江苏人民出版社 , 1959.03,《兽医中药学》。书中137页提到王松游的治疟单方。

正是因为中医王松游和李蔚普上述50年代,有文献记载的使用青蒿治疗疟疾的实践,中国兽医学会正式向诺奖委员会提名两人为2015年诺奖的候选人。他们的工作不仅保护了中国人,还惠及了动物。

那么谁是王松游和李蔚普?

王松游老先生不知所终,但李蔚普先生却有很多故事。

首先,据章真如在《著名中医学家许寿仁百年诞辰纪念文集》中回忆许创办“江西中医学校”经过一文中提到:1947年,江西中医学校的专职、兼职教师及职员里有李蔚普先生,由此我们知道,李先生是民国时期的中医师。

李蔚普,1958年《给初学中医的十封信》一书的作者,他在50年代发表在《江西中医药杂志》一系列文章帮助我们了解到他的命运。

1)1955年,第三期,5-10页,发表《严厉批判王斌消灭中医的谬论》

王斌,前东北人民政府卫生部部长,主张医学的阶级性,认为中医不科学,试图消灭中医。1955年的李蔚普参与批判取消中医,不幸的是他1959的一篇文章,使其后来成为批判对象。

2)1959年,第9期,40-44页,发表《内经浅解》。

《内经》是指《黄帝内经》,中国最早的典籍之一,也是中国传统医学四大经典之首。

接着从1959年第十期起,《江西中医药杂志》展开了对李蔚普摧枯拉朽式批判。一篇对《黄帝内经》的解释,是什么言论招来同行的严厉批判呢?其政治原因如下:

李先是提到了我国古人养生之术,“例如饮食,起居都要有一定的规律和节制,不为利益所引诱而妄作妄为等”。接着李说:我国当前的社会中,许多上层人物违反了这些原则。酗酒、纵欲,饮食起居也没有一定的节制。

这里李蔚普先生“含沙射影”、“污蔑”“许多上层人物”为“利益所引诱而妄作妄为”。这是多么地胆大妄为,可以想象接着就是“疾风暴雨”式批判了,李是一定要被湮灭在人民群众的汪洋大海之中,右派就是这样大鸣大放后,自己走向覆灭的。比如:

(1)1959,第11期,35-36页,是毒草就应该连根剷除,对李蔚普所作“内经浅解”一文批判。

(2)1959,第11期,37-38页,驳斥李蔚普“内经浅解”的错误论点 。

看到这,50多年后的今人,开始关心起来,我们的诺奖被提名人李蔚普是被铲除还是被连根铲除了呢?我们只是知道,在1984年李的学生张文宣在“我国古靺鞨族医疗保健史的探讨”一文中提到:  笔者1956年因协助先师原江西省中医研究所李蔚普先生搜集江西历代名医史料。。。由此我们可知1984年李蔚普先生已经驾鹤西游了。

由于李蔚普先生无论是解放前还是解放后,他都不是自己人,于是使用青蒿治疗疟疾就这样地被归功于1969年江苏高邮的“赤脚医生”了。

在天才物理学家束星北的《档案》有这样的一段描述:1964年当束星北听到我国第一颗原子弹爆炸的消息时,他不禁在家嚎啕大哭。他为自己有力不能出,有志不能酬而痛心,为不能与王淦昌在现场并肩战斗而伤心。同理,我们可以想象在1970年代,当王松游、李蔚普两位中医大夫听到在523工程,我国科学家胜利地从黄花蒿提取出青蒿素时,是高兴还是高兴地痛哭流涕呢?

使用自己的人,一向是中国革命从胜利走向胜利的不二法宝。

系列博文:

2015年诺贝尔医学奖之三体(一)引子

2015年诺贝尔医学奖之三体(二)使用自己的人

2015年诺贝尔医学奖之三体(三)张冠李戴

2015年诺贝尔医学奖之三体(尾声)

附上李蔚普的文章:1954年在北京中医杂志第9期

青蒿的抗疟疗效.pdf



屠呦呦获诺奖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669170-931601.html

上一篇:[转载]钱学森,你的伟大只欠一个道歉
下一篇:2015年诺贝尔医学奖之三体(三)

12 吕喆 戴德昌 姬扬 武夷山 陈南晖 田云川 李天成 周春雷 姚新生 徐晓 杨正瓴 biofans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9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4-25 14:5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