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rol is hopeless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controlhopeless I just wonder how things are put together and then what happens

博文

一地鸡毛的恽戈之争 精选

已有 7964 次阅读 2014-5-24 20:56 |个人分类:没事贤得|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可怜的中国教授

自从厦门大学的戈鋆同学来科学网开博,“爆师”苏州大学的恽自求教授“剽窃”,科学网一时间锣鼓喧天、鞭炮齐鸣、红旗招展、人山人海,起哄架秧子的老鼻子了。

甫一开始,“养猪高手”首先登场,一句同学们:“遇到养猪的,你就从了吧”,惹来众家看客,一圈口水,于是“养猪大户”落荒而逃。

另一当事人恽教授终于按捺不住了,于是发布了博文,借以公布他眼里的真相。然而,恽教授的博文除了满纸委屈意,一把辛酸泪,似乎部分真相欲言而止。这少许的难言之隐,还是被“渣男”戈同学借数学王子之口终于说了出来,于是又在恽教授的伤口上撒上一把盐。

这恽教授闪烁其词的部分真相就是关于:为什么第一篇文章的第一作者不是第二篇文章的作者之原因。在戈公布的恽的一封信里,恽教授的对于上述问题是这样解释的:

Infocom 论文第一作者,投稿当时刚刚取得博士学位,希望能够在美国高校找到教职,而美国好的高校的计算机系,特别看重象 Infocom 这样国际顶级会议的论文,因此虽然他对论文贡献不如我,仍然被列为第一作者。而投稿 ToN 时,他已经脱离高校到一家银行工作,论文对他不重要了,而且将 Infocom 论文改写成为 ToN 论文,尽管在写第一篇论文时材料已经准备了,但是还是需要画图与做一些文字处理工作,原第一作者主动提出,去掉他的名字。

Infocom 论文第一作者离开麻州大学达特茅斯分校的助理教授位置后(大约在20129月前),最终不是去了银行(或许短暂),而是英国 Dunnhumby 市场咨询公司的美国公司(至少在2013年6月)。

国外学术界教职不易,戈同学在出国访问之后以及在进一步寻找工作之时,已经体会到,于是他开始关心起自己的 publication 来。

到此当事人都发了博文,言及真相。整个事件一地鸡毛,真相看来并不重要。无论是里子还是面子,当事人都统统丢尽,没有胜败,本人也并不期盼苏州大学的宣判。我倒是开始同情起恽教授了,使得作者署名可以换来换去的原因,我愿意归咎于体制,比如教授的负担过重,争经费不算,还要考虑到学生们、合作者的市场价值,还要为自己寻找海外打工所谓“合作“的机会等等。

总之,中国的教授之不体面,包括在大学的作用和待遇,在恽戈事件中暴露无疑,为二位当事人做评判,还不如找到阻碍中国大学只能成为哈佛第二的真正原因。



戈恽论文署名之争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669170-797348.html

上一篇:当学生成为教授的左膀右臂
下一篇:盖棺定论恽戈之争

46 刘洋 魏东平 陈安 王德华 罗德海 吕喆 刘全慧 张德元 陈楷翰 刁空非 褚昭明 徐晓 李天成 戴德昌 王伟 陈龙珠 陈永金 李世春 韦玉程 应行仁 薛宇 秦斌杰 魏国 喻海良 曹聪 梁进 袁海涛 赵美娣 郑小康 李楠 赵凤光 张忆文 刘建彬 苗元华 郁志勇 XuexingLu zzjtcm JIANHUN biofans shuxuewangzi ncepuztf yunmu lbjman wou Veteran11 layota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4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8-3 18:0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