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rol is hopeless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controlhopeless I just wonder how things are put together and then what happens

博文

什么样的研究工作值得发表? 精选

已有 8749 次阅读 2014-2-21 19:27 |个人分类:教学新得|系统分类:教学心得|关键词:爱情,结婚,寂寞,发表| 爱情, 发表, 结婚, 寂寞

关于发表,一直有些问题和想法,没有整理出来,其中有:为什么要发表SCI文章?还有就是现在这个题目:什么样的研究工作值得发表?马上就要开学了,时不待我,这里先试着回答后一个问题。在回答此问题之前,首先要明确为什么要发表。

“为什么要发表”就如同为什么要结婚,答案不只一个。对于为什么要结婚,一个美好的答案是:因为爱情。其实要结婚完全可以有其它原因,比如先怀上了,于是为了“爱情结晶”不得不结婚,等等。道统上,为什么要发表文章是因为:不发表就灭亡 Publish or Perish,就是说作为学者必须要发表,否则就被淘汰。当然也有其它原因,比如发表的动力来自于万恶的考核制度,是因为“想要有个家”;再比如,发表的目的是想秀一下自己如何聪明,其他人是如何愚钝,就是“想要成个什么家”,等等。

我的答案是:发表文章是因为寂寞,因为寂寞才想要发表文章,如伯牙寻找子期听琴。“因为寂寞”如同“因为爱情”一样美好,于是让我们回味一下王菲、陈奕迅的这首“因为爱情”,然后再回来,因为“我还在爱着你”。

是的,因为爱情才要结婚,因为寂寞才要发表。

好,在解答了“为什么要发表”这一公说公有理、谁说谁无理的难题后,我们再看看问题“什么样的研究工作值得发表”。这个问题来自于不久前,看到两名数学家汤涛、丁玖出版的一本指导英文写作的中文书《数学之英文写作》。

毫无疑问,这两位作者写了一本好书,对于需要发表论文的读者,它开启了SCI发表之门。上个学期,本人激动之下,买了10本,介绍给我的学生们。很遗憾,这样一本好书,似乎没有得到他们的积极响应,也因此没了愿望和寂寞,耽搁了写就此文。 

此书的7.3审稿一节回答了“什么样的研究工作值得发表”。作者们提到:

“审稿过程须遵循由英国数学家利特尔伍德(John E. Littlewood, 1885 — 1977)提出的三项基本原则:结果是否为新?结果是否正确?结果是否出乎意料?(Is it new? Is it correct? Is it surprising?)评价一篇研究文章就应该从这三个方面入手。”

也就是说:新的、正确的、出乎意料的研究工作才值得发表,这就是本文问题的答案。

我知道 Littlewood,是在我读大学时,在图书馆看到过他和那个以“纯粹数学无用”为荣的 Hardy 以及另一个著名的数学(写)家 Polya 的一本《不等式》,我记得西电是有英文原著的。再以后,又知道了他和 Hardy 发表论文的作者署名原则:Hardy-Littlewood rule,即作者署名顺序以英文字顺为先,每个人享有相同的荣誉(authors are alphabetically ordered and everyone gets an equal share of credit)。

汤、丁两位作者提到以上审稿过程的利特尔伍德原则,我似曾相识。记得 Paul Halmos 在其大作《I want to be a mathematician》 119页,是这样引述的:

哈代说一个数学研究要求发表时,有三个问题你(作为评审人)一定要问:它正确吗?它新颖吗?它有趣吗?(is it true? is it new? is it interesting ? )

由以上两个出处,我注意到如下两个问题:

1)这个非常类似的评审原则是 Hardy 和 Littlewood 哪一位提出的?

2)汤、丁两位教授提到的利特尔伍德三项基本原则和 Halmos 提到的 Hardy 三个问题的顺序是不一样的。也就是说,前者将正确放在第二位、新颖在第一位,而后者将正确放在第一位、新颖在第二位。于是要问:三者同样重要吗?地位如何?

以上第二个问题似乎是庸人自扰,如果认为三者缺一不可,它的答案取决于个人喜好。对于我来说,以上评审原则的三项内容显然是不对等的,比如你在评审文章不能首先问文章是否有趣或者出乎意料,新的和正确的最重要。

汤、丁此三项原则 Littlewood 之说可能来自于 S.G. Krantz 1997年的书《A Primer of Mathematical Writing》。

令人欣慰的是,和我们一样,Halmos 在为此书写书评时,注意到以上评审原则出处和内容的不同。Halmos 写到:

In this same connection, Krantz mentions the three precepts "Is it new, is it correct, is it surprising?", and that bothers me for two reasons. One is that (a) I am not sure it's accurate, and the other is that (b) it is attributed to Littlewood. In my own writing on what to publish (in the Monthly, January 1975) I wrote "Is it new, is it true, is it interesting?", and apparently I thought I was quoting Hardy. After reading Krantz's book, I searched again, but I couldn't find the quotation in the works of either Littlewood or Hardy.

看来 Halmos 也为三项原则的来源,困惑了,他也不能确定这个原则到底是来自于 Hardy 还是 Littlewood。幸运地是,Ralph P. Boas, JR. 在其1995年书中《Lion Hunting & Other Mathematical Pursuits》提到了 Hardy 的这个三项原则:

HARDY'S THREE QUESTIONS

At that time Hardy was an editor of the Journal of the London Mathematical Society. He used to tell referees to ask three questions: Is it new? Is it true? Is it interesting? The third was the most important.

这后一句,即有趣是最重要的,不知是作者加上的还是 Hardy 的原意。看来对于第二个问题真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于是本人还是宁愿相信,三项原则出自曾作为编辑的 Hardy。

总之,无论你的研究是原创还是跟风,只要是新的、正确的、有趣的或者出乎意料,那么就是值得发表的。

注意以上三项原则只适合于判断“什么样的研究工作值得发表”而不是“什么样的爱情可以步入婚姻”,尽管爱情也是喜新厌旧的,也可以是有趣的、出人意料的,但爱情不能由正确与否来评判,因为爱情可以冲昏头脑,也就无从判断对与错了。

因为爱情走向婚姻,因为寂寞发表文章,殊途同归,都是凑热闹。爱情和寂寞分别是上帝和撒旦送给我们的礼物,因为爱情,我们走到一起;因为寂寞,我们分道扬镳。 

我年轻时如果看到专业作者写这样一本关于数学之英文写作的书,那有多好呀!现在由于熟悉此书的那些英文参考书,感觉是不一样的。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669170-769592.html

上一篇:“西南联大三剑客”陨落有二
下一篇:钱学森们政治上的那些事

39 武夷山 庄世宇 马建敏 曹聪 李小文 张忆文 徐晓 刘全慧 王振亭 戴德昌 张德元 陈楷翰 韦玉程 杨建军 罗德海 黄秀清 薛宇 李天成 马磊 王鹏 王永林 苏光松 赵美娣 孙启高 王春艳 陆俊茜 李毅伟 吴斌 晏成和 张金龙 biofans ybtr3929 h123y68 jiareng jimiyg ncepuztf htli monkey1963 XuexingLu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36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11-18 14:2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