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rol is hopeless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controlhopeless I just wonder how things are put together and then what happens

博文

被清华解聘的李达

已有 3334 次阅读 2020-10-21 16:36 |个人分类:历史在说|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初看题目是不是有些糊涂,哪个李达,是哲学家(革命家)李达,是俺在“钟开莱逸事(8)”提到被骗子认父的李达将军,还是水泊梁山“杀人不咋眼”的强盗李逵的哥哥李达?都不是,这里的李达是留学德国的数学家李达博士。

李达(1905年7月20日-1997年),字仲珩,湖南平江人,数学家、航空航天专家。1933在德国慕尼黑大学获得博士学位,导师是庇隆(Oskar Perron 1880-1975),副导师是卡拉西奥多里(Caratheodory,1873-1950)。博士论文研究的是方程的稳定性。1934年工作发表在Acta Mathematica Volume 63 issue 1上,Die Stabilitätsfrage bei Differenzengleichungen 99-141页,差分方程的稳定性。这篇文章现在还被引用,例如

2020年有文章在开头提到:

the pioneering works of Perron [32] and Li [23].  

More precisely, Perron [32] established a complete characterization of the exponential stability of a linear differential equation ...

Similar results for the discrete time dynamics were obtained by Li [23]. 

这里说李达和其导师的工作是先驱性的。

2006年:

It is a well-established result and can be traced back to the work of Perron in the early 1930s (to be more precise, it is due to his student Ta Li (cf. [Li34])) that ...

括号里是“更精确地说,这个结果来自于他的学生李达”。

同年还有文章以其名为题目:

A discrete Perron–Ta Li type theorem for the dichotomy of evolution operators

即“离散Perron-Ta Li型定理”。

李达的这篇文章没有像他的导师,研究微分方程稳定性的那篇文章引用次数(715次)那么多,Google Scholar 是99次,2020年有四次。我个人觉得这已经是相当了不起的工作了,40几页的文章,是用德语写的,对于母语是汉语的俺来说,语言已经成为了解其工作的障碍,或许1950年以后,当现代控制理论兴起,稳定性研究成为热门时,很有可能李达的一些结果被重新发现。

语言可以促进交流,也可以阻碍人类的发展。

由此现在可以想象,2049年当中国的汉语教材成为世界教育市场的主流时,那些曾经“显赫一时”的英文文献会因为说汉语而无人读懂,在历史垃圾里哭泣。

李达1934年,带着德裔妻子应聘到清华数学系做教授,不幸的、令他耿耿于怀的“被清华辞退”一事,就发生在那一年。

在丘成桐主编的“数学与人文系列之五——数学与教育”里,郭金海的文章“异军突起:抗战前的清华大学数学系 I”告诉了我们这件事的来龙去脉:

清华数学系在增聘教师和提职方面,除对研究才能出众的华罗庚外,都按照学校规定进行。但当教师资格与数学研究能力都完全复合标准,而教学水平不高,学生不满时,则会予以解聘。以下接图片

Screen Shot 2020-10-21 at 3.50.03 PM.png

这里面的主要原因竟然是后来著名的概率统计学家许宝騄逃课;见博文后面的注。李达不幸成为这样一个例子,半年就被辞退了,在清华迈向世界一流大学的路上,成为一个“事件”的当事人。他的1934年那篇文章没有 affiliation 单位署名

李达对此事是耿耿于怀的,后来见到清华的赵访熊,批评他眼里的清华“排外”。离开了清华的李达博士,相继就职于国内许多大学,不久德国妻子离婚并返回德国;李达再婚,1946年去了美国。

多少年以后,文革期间在许宝騄一个人在家里因病去世前,不知道他还是否记得因为他逃课而被辞退的李教授。

网上有山东大学对李达一个相对完整的介绍,以及李达自己写的简历,2001年发表在《中国科技史料》上。

还有有趣的、甚至有些不可理喻的事情。

1)1948年,动态规划的那位贝尔曼 Bellman,推荐李达到一家美国航空公司工作,贝尔曼在他的一些著作中引用了李达的工作(很多重要的稳定性著作都有引用)。

2)Caratheodory是李达的副导师,文革中死去的第一个中国数学女博士徐瑞云是他的学生(1940年),据Caratheodory的一本传记( 作者Georgiadou 2004年),徐瑞云是以其丈夫的姓被记录在案的 Süe-yung Kiang (江)。不过徐的传记常提到她是卡拉的关门弟子,实际上直到1947年时卡拉还有博士生。

3)还是同一本传记,李达被列为Caratheodory的博士生。在介绍李达时提到,他曾在他的第一篇文章里,第一页的一个注记说:在Caratheodory、Perron等人主办的大学数学研讨会上宣读了这篇文章,并感谢他们同意发表在期刊上。结果Carathéodory、Perron这帮人来了一个共同声明:“在本杂志第169期,87-91页出现了Herr Ta Li的文章,第一个脚注很容易让读者得出错误的结论。因此,慕尼黑数学研讨会的主办者感到有义务声明如下,相关工作在出版前没有向他们报告,因此他们对内容不负任何责任。” 进一步还手写如下:“另外,李达应更正:脚注基于误会”。

从以后的资料看,李达没有对这事有过解释。

4)看过很多讽刺中国留学生在德国,也以von为名字之显赫,德国(包括奥匈)当时有人买这个头衔(或者通过捐款等方式)。有意思的是论文署名,李达也如此“沽名钓誉”Von Ta Li,是年少无知的误解,还是另有原因,例如编辑部给加上的等等。

李达离开中国后,在其自传中,按时间顺序,列出了自己重要的四项贡献:稳定性;超音速飞机机翼设计的基本方法;奇异积分变换;在零重力和低重力下航天飞机燃料喷嘴位置的提前。

李达如果留在清华,或许不会做出这么重要的贡献。清华因为学生逃课,在系里教师听课后,认为李达教学水平不高而辞退了他,现在看来清华那个时候就已经走在废除“四维”的路上。

“为众人抱薪者,不可使其冻毙于风雪。为自由开道者,不可令其困厄于荆棘”。数学家李达为世界做出的贡献,要远甚于那些“自毙于风雪”的人。

注:博文写完,内心忐忑不安;关于是否是因为许宝騄逃课,进而引发李达讲课不好的说法,非常怀疑;据郭的同一篇文章 II,当年清华数学系学生少之又少,能毕业的就更少了。郭文关于这一点,没有给出出处。据许的哥哥回忆,许宝騄1933年清华毕业,考上英国庚子赔款公费留学,但体重不过关而遭排出,遂到香山养病。据陈家鼎等人的文章,1934年许到北大,给江泽涵先生当助教,后为美国数学家奥斯古德做助手。1936年许再次通过英国庚子赔款公费留学考试,是年赴英。郭金海的文章 II,有1933-1934年许宝騄在清华读研究生,肄业之说。李达1934年在清华授课,许宝騄本科已经毕业,在读研究生同时养病,是否因为许宝騄的所谓“逃课”和他的评价,引发李达讲课不好的问题,有待考证。关于后人对许的评价,见纪念许宝騄百年诞辰文集《道德文章垂范人间》。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669170-1255223.html

上一篇:没有什么能够阻挡教授的脚步
下一篇:一个更可爱的中国,可期

26 武夷山 尤明庆 刘全慧 杨正瓴 刘立 郑永军 信忠保 刘炜 史晓雷 周忠浩 文端智 梁洪泽 宁利中 李学宽 杜学领 晏成和 魏焱明 赵凤光 刘钢 杨金波 冯大诚 朱志敏 徐长庆 李楠 黄秀清 李毅伟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7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11-25 16:3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