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rol is hopeless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controlhopeless I just wonder how things are put together and then what happens

博文

我们成了检索工具了吗?

已有 2253 次阅读 2020-9-23 10:32 |个人分类:唯恐天下不乱|系统分类:教学心得

北大教授陈平原说:我们检索能力越来越强,但思考能力越来越弱。链接:https://www.sohu.com/a/252017985_740896

这是真的吗?非也。这里给出一个例子。中国的自动控制是外来的,无论怎么去验证张衡的地动仪,它就是外来的。先是学习欧美,后学习苏联,在后就是求证日本。从PID控制器的翻译上就能看出来,英文是 

    Proportional-Integral-Derivative (PID) controllers

但是中文按照科学网“求真”老师的说法,中国传统上是翻译为:比例-积分-微分控制器;从字面上看,它应该是比例-积分-导数控制器,毕竟导数 derivative 和 differential 微分是两个不同的数学概念。由此出了这样的笑话:很多中国人论文中,中文是比例-积分-微分,英文摘要是Proportional-Integral-Differential,外国人说了这是 Stupid Chineses Ideas 于是退稿,因为他们不同意中国人提出的这种“偷换名字”的新型控制器,至少在英文表述上。

回到陈教授的话,俺不认为它是正确的,因为非但思考能力被各种引进式的学习弱化了,检索能力因为工具没有,根本就谈不上能力越来越强,还有另一面根本就不检索。是所有人都不检索、求真吗?非也,俺下面展示“比例-积分-导数控制器”什么时候成了“比例-积分-微分控制器”的,只上图片:

    Screen Shot 2020-03-17 at 1.16.04 PM.png

“求真”的校友刘豹1954年的教材“自动控制原理”里面,称之为“导函数控制”;

    Screen Shot 2020-03-17 at 1.18.59 PM.png

1957年翻译苏联人的书,就成了“微分环节”;

    Screen Shot 2020-03-17 at 1.20.42 PM.png

到了1969年,可以查到的书里面,已经称为微分控制了。再到后来发现日本人也这样叫。于是导数控制彻底没了。

感谢科学网“求真”老师下载了俺的译文,中国的所有问题在那篇译文里都能找到答案。译文见俺的上篇博文。

当真有人去使用工具去检索,城里的人们会发现这世界如此不同。

从学习欧美、苏联,求证日本,最后四不像了,那么什么时候开始靠谱呢?

PS 关于 PID 见俺另外一篇博文:Control is hopeless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669170-1251744.html

上一篇:当年卡尔曼掀翻了谁的桌子
下一篇:从实践走向理论: 二战后的自动控制

10 王安良 郑永军 武夷山 杨正瓴 尤明庆 康建 刘钢 李毅伟 宁利中 孙颉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10-21 02:1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