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rol is hopeless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controlhopeless I just wonder how things are put together and then what happens

博文

独怆然而泪下

已有 1116 次阅读 2020-9-1 14:09 |个人分类:历史在说|系统分类:科研笔记

在华北电力大学完成的研究工作,其中的霍曼转移轨道的最优性证明一定会在历史上留下痕迹,另一篇空间飞行器拦截千万别让美国的敌人看到呀,哈哈。今天早晨做梦还在琢磨中国的火星探测器“天问”是如何进入“地火霍曼转移轨道”的。在理想情况下,天问到临近火星的时间不会大于“霍曼转移轨道”的半个周期,即大约257天,现在官方说是大约7个月,俺猜是因为两个圆轨道都内收,第一个在地球外,第二个在火星内。

我的这两项工作都不是给西方人“填坑”的,而是给他们看看如何立碑。所以发表遇到困难。感谢期刊FITEE,不过说实话,今后都可能没有机会看他们期刊的文章。文章pdf附在下面,可以下载。

IMG_20200901_133620.jpg


Hohmann transfer via constrained optimization.pdf

Optimal two-impulse space interception with multiple constraints.pdf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669170-1248821.html

上一篇:大学究竟应该开什么课
下一篇:为博文“2015年诺贝尔医学奖之三体(三)”补充的图片

18 刘全慧 蔡宁 王安良 史晓雷 尤明庆 郑永军 冯大诚 黄仁勇 杨正瓴 檀成龙 杨学祥 宁利中 刘钢 李学宽 陶勇 杨金波 李毅伟 李楠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4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10-20 22:2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