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rol is hopeless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controlhopeless I just wonder how things are put together and then what happens

博文

教学与学科前沿

已有 1302 次阅读 2020-7-2 12:43 |个人分类:唯恐天下不乱|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自打曹大侠(嗯,这是科学网过往的说法),夸奖俺一番后,俺就决定不再骑墙,坚决拥护、无底线地支持他的博文观点,至于双方到底说的啥,俺不 care,俺这里负责推广和引用。

曹老师的最新博文:我这教案并无任何前沿

王老师的最新博文:为什么课堂要结合学科前沿:十大理由

不过这里补充一下,西方大学有没有课程结合前沿的说法,俺估计不会有。但是俺肯定以及不顾一切地说,他们的学科前沿一定在平时的 invited talk,public lecture,group meeting,reading group 和有规律的、有组织的 seminar 中。这些各种形式的前沿报告,有系里和教授各自主持的,甚至是学生们自己。

指望教学结合前沿,这一定是那些人闲的蛋疼,看着老师们这钱挣的太容易了。这对大学老师们的科研,实在也是一种藐视和无视。

中国的问题是很少有独立思考和见解,所以俺也在怀疑“课程结合前沿”这种说法,西方大学或许也是有的,因为他们一直在向西方学习嘛,而且对他们来说,西方一直就是前沿。如果中国人在前沿,他们也一定要向西方人求证,这些中国人真的在前沿吗。学习西方,并不可怕,因为科学与大学在那里成功了。俺害怕的是那些未经证实的他们自己瞎搞的那些“特色”,至于那些西方理论在中国的实践,那就更令人胆寒了。

我时常会想起宋健回忆庞特里亚金的那个 seminar 场景:

IFAC大会后,我们去旁听庞主持的讨论班。中间我憋不住插话,“极大值原理使费德鲍姆的n段定理一目了然,用等时场综合最速控制系统成为可能。”他小声问,“这是谁?”同学布特柯夫斯基(Butkovski A.)告“他是中国研究生”。他微笑着自言自语:“那当然可能”。过去很少见过他有笑容

见以前的博文:为什么科学家要远离政治

前沿在那里,你看见还是看不见,它们就在那里,它们就是老师们科研辛苦劳作后,丰收的果实。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669170-1240317.html

上一篇:天才的两种结局
下一篇:绝大多数数学家都是“钉马掌”的

14 郑永军 张忆文 王安良 周忠浩 李东风 李学宽 宁利中 武夷山 杨正瓴 王立新 汤茂林 曹广福 李毅伟 黄秀清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5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8-15 01:4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