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rol is hopeless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controlhopeless I just wonder how things are put together and then what happens

博文

谢教授语录 2019.10.20

已有 1373 次阅读 2019-10-20 11:02 |个人分类:唯恐天下不乱|系统分类:教学心得

谢教授语录:是荣誉医治好了中年危机。物理学是人类的宝贵财富,那么多的人智慧的结晶,明天要同时上另外一门课,“天才们的工作”让我停不下来读物理。江晓原对爱丁顿验证引力与空间弯曲实验的评论,让人深思,王又法的评论是对的。的确,复杂问题难以定论,同时一个人的精力有限,阅读使人明智。今日读科学网博文的心得体会。

谢教授语录:科学哲学家与物理学家一直在唱对台戏。大学毕业在哈尔滨学府路那一条街工作,对面是黑龙江大学之学府书店,80年代盛行外国哲学,买了一些科学哲学的书,就包括波普尔的,当时物理学几乎为零,这些书读起来一定是没有什么共鸣。波普尔的否证(证伪)主义,说白了,就是爱因斯坦的光线弯曲预言仅仅靠有限个实验不能被确认为科学真理,这里暂且认为教授的这段话是没有问题的。这让我突然明白(或许)什么是原理和物理学定律了,前者就是说已经被实践证明是正确的,这里实践的次数是有限的,还未曾出现一个实践证反;定律呢,在数学某种意义下给出了证明或数学化描述,同时也被(或许没有)有限的实践确认过。在物理学上,最初的原理和定律来自于实验。以前写过袁家骝发明了比例导引原理,一直对什么是原理困惑,今天似乎明白一点儿。在科学哲学家眼里,或许真理都是相对的,而那些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真理”,因为过于模糊和不确定,根本谈不上是真理。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669170-1202702.html

上一篇:谢教授语录 2019.10
下一篇:学者的人格

5 戎可 郑永军 张忆文 宁利中 李毅伟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8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11-17 23:5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