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rol is hopeless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controlhopeless I just wonder how things are put together and then what happens

博文

我的996那些年

已有 1207 次阅读 2019-4-15 12:20 |个人分类:唯恐天下不乱|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艺术人生

在澳洲学习那四年,我是典型的996,早晨甚至是中午以后来,后半夜回家,所谓家就是那一个人住的地方,两个bedroom,绝大多数时间是俺一个人住,就是为了俺的996。生活充满希望,但很多时候是沮丧的,因为看不到希望。有一次,似乎是吃了不卫生的食物,腹泻,很悲催,那是很少的一次白天回家了,去换。。。。不过,也有很暇意的时候,后半夜在无人的“农村”柏油路上,一个人狂开车,也有过被警察叫去测试酒精,俺讲着东北口音的中式英语,和警察说那个什么吸气的测试管,必须是one time;有时和袋鼠在公路上结伴,很危险。

最近这五年,俺一直潜伏在家里,而且打算今后还会是这样,实际上也还是996,只不过是什么时候累什么时候就休息罢了。家是灵感所在,俺一去学校就闹心,也不知道那是什么样的脑残设计的,永远是社会主义公社大走廊型,毫无艺术感,或许这让那些主人们无时不刻都在怀念“人民公社就是好”的那个时代。

现在说这些996,一丝幸福感在俺大脑里划过。

那么,为什么马云们“996”一出口,就遭到“口诛笔伐”呢,原因大概有二:

  1. 天花板,无论俺们怎么刻苦996,功劳都是你们的,你们领导的好;

  2. 时下这个社会让大家普遍体会到:你的成就感是你自己的,是“孤芳自赏”,为啥会是这样,看看先进人物都是烈士,就知道了。

这996,带给老板的是幸福的笑脸,而咱们“农民工”的脸却为此,写满了“苦大仇深”。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669170-1173395.html

上一篇:到底什么是原创
下一篇:“原创性”乃老天爷所赐

8 郑永军 刘洋 王善勇 马臻 武夷山 张忆文 李楠 ncepuztf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10-20 16:5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