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海泊栈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dmi2007

博文

不老的是品格 精选

已有 5253 次阅读 2012-10-31 03:03 |个人分类:杂谈|系统分类:人物纪事|关键词:纪立人,八十华诞,五律| 五律, 八十华诞, 纪立人

重阳节前一天,先生的八十华诞庆典在京北蟒山脚下的凤山温泉宾馆如期隆重举行。之所以隆重,是因为研究所出面举办了这次活动。院士级别的大佬就有五位出席,而原本定于只在师门范围内搞的庆祝活动被大大地升级了——这一切毫无疑问源自先生的好品格和好人缘。

师母在两周前来信,得知我们因事不能回去,表示非常理解。只是觉得他们已垂垂老矣,平素很是想念我们。这一席话像是有根手指轻轻地扬起,拨动了心中那根最柔软的弦。我没能挡住情感的牵引,于是把计划撕裂开来,最终把自己塞进了庞大的空客330。十个小时的长途飞行,有足够的时间让自己的思绪在万米高空飘到很远很远的地方。

庆典活动在热烈的气氛中落下帷幕。先生应得的荣誉,在他八十岁生日这一天得到了体现。在此之前,一切名利都像云烟一样从他眼前飘过。

我清晰地记下了庆典会上听来的以前从未听过的几个故事:

其一,早年,先生被选为派往欧洲中期天气预报中心(ECMWF)工作访问的中国科学家。因为有海外关系,政工部门担心先生一去不复返。叶笃正先生急了,找到政工部门说:“别人是否会回来,我不敢担保。但纪立人一定会回来的!”先生因此成行。

其二,先生被派往ECMWF,肩负着开拓与欧洲气象界合作的使命。先生在2年的时间里做出了出色的工作。在离开ECMWF回国前夕,ECMWF为他举行了欢送宴会。在答谢主人时,先生即兴引用了丘吉尔的一段著名演讲 讲“Now this is not the end. It is not even the beginning of the end. But it is, perhaps, the end of the beginning”。中国气象科学界和欧洲保持继续合作的意愿被先生巧妙地道出。在座的主人们对先生良好的西方文化素养大为惊讶和由衷地佩服。
其三,从五、六十年代起,先生在研究所被指派从事数值预报的研究,却因为出身问题,不让他进入计算机房。搞数值预报不能上机犹如战士上前线没有武器。但先生没有抱怨,而是在理论推导和算法方面悉心尽力,最终和同事们一道做出了开创性的工作。
其四,先生从小生活在上海,毕业于著名的上海中学,英语好那是没得说。但他们在50年代上大学必须学俄语。先生后来并没有机会去苏联留学,于是我们都以为先生并不擅长俄语。可是听师母讲,在前不久在一次老同学聚会上,先生用流利的俄语背诵了普希金的诗句,让他的留苏同学自叹佛如。
其五,先生一生乐于助人。他的一位大学同学(现院士)说“没有班长(指先生)的帮助,我的四年燕园生活将不那么美好”。另外一位曾经做过校长的教授在庆典上致辞时几度潸然,因为素昧平生的先生的推荐,这位教授当年获得了去英国气象局工作访问的机会,而他的导师是先生的好朋友,并且对中国人非常友好。从此该教授的人生道路得以转变。我们学生辈从先生那里得到的帮助更是数不胜数,无法一一叙述。
面对研究所的领导、众多老同学、老同事以及各方人士的赞扬,先生说他感到“诚惶诚恐,汗流浃背!”
先生的故事还有不少,以他的性格,这一路走过来,想必还有更多的精彩不为人知。作为弟子,我等难以望先生之项背,但我希望自己更加努力一点,与先生的距离能更近一点。
人终究会老,不老的是品格。

临行前两天为先生作了一首五律,很唐突地向旅丹的书法家张志远先生求字。张先生听说我是为老师献寿礼,很爽快地挥毫铭印。

秋叶红京北,师辰庆华堂。
半生过八帙,一世育群芳。
澹泊成君子,平凡写雅章。
将何为寿礼,祈瑞祝安康。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665782-627777.html

上一篇:我给小狗狗照张像
下一篇:朋自远方来,探秋共抒怀(上)

49 李宁 曹聪 陈湘明 刘艳红 陈小润 武夷山 吴飞鹏 徐建良 钟炳 李学宽 罗德海 鲍海飞 李宇斌 黄洪宇 徐满才 肖重发 李泳 杨月琴 孔梅 陆俊茜 徐长庆 吕小荣 王德华 陈熹 柏舟 罗汉江 翟自洋 徐耀 黎夏 屈林 温世正 魏玉保 杨正瓴 吴国清 罗帆 马磊 卫军英 陈国文 苏德辰 何士刚 贾伟 蔡庆华 余昕 曹小晶 虞左俊 唐凌峰 anran123 fansg yxh3161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34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10-18 19:3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