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科海江湖,写科技感言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hty333 遗传学,免疫学科学工作者

博文

美丽的一天

已有 2795 次阅读 2008-8-19 13:12 |个人分类:未分类|系统分类:生活其它|关键词:往事如烟| 往事如烟

一个我留学的初夏季节的周末,窗外鮮花盛开,校园里一片翠绿,大家心情都随这样美妙的季节变的有活力,而我却于众不同,心情相当拘丧,因为一周的实验都没有任何能说明问题的结果,和教授讨论后他说“你干的非常卖力,也许我们需要换一个方法,从不同的方向去探讨我们的假设!”我也表示同意教授的观点,早早从系里回了家,丛丛吃了些东西,忽然间冒出了一个疯狂的想法,进城去看首都的夜景和看两场电影。

我所在的地方是座大学城,称之为我们当地的“剑桥”,因为是模仿剑桥的型式,大学建在离首都不远的地方,约一小时车程。我们的小城非常安静,友好和安全,拥有两所大学,城中的一半居民都和大学有关系,除了3-4万大学生外,教职员工也有2-3万,全城也就是10万人的城市,是那种有很强的大学文化气氛,很友好的生活环境的阔静但略显寂寞的小城市。虽说是什么都有,但是比起首都来却小了很多,首都毕竟是近百万人的大城市,那里的许多东西,我们的小城却没有!于是我踏上了去首都的火车。

首都号称“北方的威尼斯”,是一座海滨城市,整个城市由一万个岛屿组成,大大小小的岛屿绕海连成了一片,城市的交通是海陆,汽车火车立体的。市中心很繁华, 购物中心,饭店,酒吧,咔啡厅和影剧院比此起伏,是比我们小镇要繁华出许多倍了。在火车上我好生激动,想把一周来实验室不成功的烦恼全都忘记掉。

我看着我的座位周围,几个显得兴奋的学生激动的聊着天,生怕时间不够用。而我对面却是一个老太太和两个小孩,一男一女,男孩大概5-6岁的样子,女孩只有3-4岁,我居然没怎么注意他们时么时候上车的。想起来了,是途中停一站时上来的。两个孩子很可爱,大大的眼睛,像是中东人士,在我留学的国家是以白人为主的,其他人种一眼就可以看出来的。小男孩褐色的卷头发,大大的眼睛,一付很精神的表情,真是一个小帅哥!小女孩更可爱,微卷的黑头发,高耸的小鼻子和同样的大眼睛,有点害羞的样子,紧紧的依偎在像是奶奶的身边。看到这么可爱的孩子,我也对他们笑了笑,心情更好了。不一会儿,火车快到中心火车站了,我盘算着去哪里玩,因为以前去过一次,心里有点底,就决定先去中心车站下车。忽然我看见老太太眼睛盯着我,我慌忙看我的座位,以为丢下了什么东西,抬起头来,老太太一副求救的眼神,我走近她问询,她慌忙拿出一张纸条,我一看明白了!原来她们要去一个地方,还要再坐3站火车,老太太不会讲英语或当地语言,所以很紧张。我一想3站路不远,索性好人做到底,我送他们去!就这样我又多坐了3站到达了老太太们都目的地,车停下后,一个中年男子跑上来高兴的拉着孩子们的手,对我说谢谢。我也笑了笑,忽然间老太太走过来,给我一个拥抱,我楞了一下,老人家拍拍我的肩膀,脸上漾溢着真挚的感激之情,我明白了,老人家不会说,只好用这种方式表达感谢了!

首都真的是比我们的小镇大多了,繁华的大街上霓虹灯闪烁,车水人马,好不热闹,好像回到了中国一样,我的心情更好。在一家土耳其肉加饼店吃了一份加肉饼“丟拿”,这是我很爱吃的一种,狂了一会儿街,就决定去看电影,是《英国病人》,电影悲切,画面很美,又很惨酷, 深刻的挖掘了人性的自私,良知和潜意识里的深层爱情。。。

看完电影,心情有点沉重,缓缓走近火车站,在丛丛的人流中忽然觉得有人在叫我的名子,有点不敢想信耳朵,又一声“嘿”,很清楚,我连忙抬头张望,一个漂亮的美女站在我的眼前,啊,是玛婷娜,我们系的系花,希腊美女博士生,一个月前她刚刚完成博士论文,听说要回雅典的。平时我们系的帅哥尼古拉斯,托马斯整天像个跟屁虫似的绕着她转,我从来没有机会跟她说过一句话,她高我两个年纪,而我则是小字辈,平常见到她,因为是见到美女,我自已先慌了手脚,嘴巴一下子像失去了功能,总是吐不出一个字来,而她常常是笑眯眯的给我点点头,轻轻的说着“ 嘿”,就飞走了。

今天怎么这么巧,在这这儿遇到了她。她一幅很急切的样子,问我记不得她,我说当然,她说她需要我帮忙,我说我正好有空,没有问题。首都的火车站和港口相连,离的不太远,也不近,玛婷娜到这里跟好朋友一起吃了晚饭,晚上要乘船回雅典,大概是太高兴了,走到码头才想起了火车站 还有她的两个存包,上船还有半小时,她急死了,真想有人帮忙。这不,在这儿遇到了我。于是我们俩一路小跑,到了火车站存包处,要20个克朗的硬币开锁,玛婷娜模了模钱包,没有一个硬币,还好我有,我们拿到包就又是小跑,穿过火车站的电梯,到达去往码头的通道,离开船还有10分钟,我们终于到达码头了,她算是属于最后一批登陆的旅客。玛婷娜喘着气,红扑扑的脸蛋更美丽,她有点激动的说“嘿,今天你是我的英雄!”我笑着笑说,“这是我该做的事”。又一声汽笛长鸣,我想跟她握个手催她上船,她却有点激动的神情,轻轻的上来给了我一个紧紧的拥抱,那一瞬间,我突然觉得有点难过,这么美丽的同学就要走了!

汽笛再响起时,她站在船的甲板上跟我挥手,远远的说着“Bye。。。”,入夜的海风吹着她的秀发,看上去很美很美。。。那一夜的情景,我时常能回想起来,那个老妈妈的诚恳,美丽的玛婷娜的微笑着挥手的神情!我常对自己说,生活里有很多很多的友爱和情谊的景头,真的,要珍惜岁月,记着每一个美丽的一天啊!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66090-35463.html

上一篇:下一代互联网——从网络到网格
下一篇:风采芳华盖世,文武双全绝艳,一代才女林徽因

0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20-1-22 20:2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