凝聚态物理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zhigangwu

博文

星垂平野阔,月涌大江流

已有 1011 次阅读 2019-6-29 13:48 |个人分类:诗人诗论|系统分类:人文社科| 杜甫, 李白, 古典诗歌

A gentle breeze ruffles the grassy waterside.

The tall mast of a boat stands alone at night.

Stars fall towards the horizon, extending the wilds.

The moon surges upwards in the river, raising the tides.

If only through writing, the fame might I acquire,

Now sick and old, why not just retire.

Drifting and drifting, what look like do I?

A seagull soaring between the earth and sky.

 

译自杜甫《旅夜书怀》:

 

细草微风岸,

危樯独夜舟。

星垂平野阔,

月涌大江流。

名岂文章著,

官应老病休。

飘飘何所似,

天地一沙鸥。

 

这首诗中的名句“星垂平野阔,月涌大江流”与李白的“山随平野尽,江入大荒流”,句式相同,景物意象类似,十个字竟重复了一半,有人甚至认为老杜抄袭了老李。我想杜甫的这两句诗,当是受到李白《渡荆门送别》的启发,也是向其一生最为崇敬的诗仙致敬。李杜的这二十个字,亦可看作二人友谊诚挚深厚的恒久见证,中国古典诗空最为璀璨的双子星座的一次共振。

 

李杜曾在天宝年间(744-745年)三次相逢,同游梁宋纵马燕赵,欢聚长达一载。两个嗜酒如命、恃才狂放的诗人,洛阳初会时,一个不久前被迫辞官“赐金放还”,一个科举落榜后长期漫游,“放荡齐赵间,裘马颇清狂”、“快意八九年,西归到咸阳”。这一时期的杜甫和李白一样,性情豪放自负疏狂,诗作奔放明朗,绚丽开阔。二人樽酒评文同榻夜话,临风赋诗登台浩歌,求仙问道纵论天下,成就一段诗坛的千古佳话。745年冬,他们相互赠诗依依惜别,此后再未重逢。杜甫十多次写诗思念挚友。暮年时他听说李白在当涂病重(762年),随即写下《寄李十二白二十韵》,为友人立传鸣冤,盛赞其“笔落惊风雨,诗成泣鬼神”的绝世才华,追忆昔日相伴“醉舞梁园夜,行歌泗水春”的游历。

 

李白写《渡荆门送别》时23岁(724年),还未结识、也未听说过比他小11岁的杜甫。那是李白首次出川,告别故乡江油青莲,仗剑壮游中原,“仗剑去国,辞亲远游”。“山随平野尽,江入大荒流”雄健壮美浑然天成,诗仙泛舟远游意气风发,心境开朗朝气蓬勃,望见万里山河秀丽,胸中豪气干云,思欲“济苍生”、“安社稷”。他不愿像杜甫那样通过科举求仕,自信凭借自己的才华,可以“遍干诸侯”,得到地方官员和名士的赏识,荐其入相出将。

 

那时的大唐帝国如日中天,疆域辽阔吐纳四方,九州繁华一派升平,诗人灿若群星,诗歌气象万千,没有其他时代可以相比。李白无疑是那个诗歌时代乃至整个唐朝最大最耀眼的太白金星,拥有无数崇拜者,走到哪里都有粉丝们酒肉招待,只为一睹诗仙风采。老李名不虚传,酒席宴上举杯挥毫,便成一首首行云流水、淋漓酣畅的杰作,可惜十有八九已经散佚。杜甫对此曾赞道:“李白斗酒诗百篇,长安市上酒家眠,天子呼来不上船”。李白做玄宗的御用诗人时,一次烂醉如泥,被人抬进宫中,面泼凉水而醒。玄宗命题作诗,李白挥洒之间便写成十首歌行,玄宗读之赞不绝口,令宫人谱曲咏唱,不久传遍大江南北。

 

杜甫对李白的才华与性情由衷钦佩,二人一见如故情同手足,更为难得的是他们志趣相投才华相当,皆为“一览众山小”的绝顶文学天才,一年的畅游与交流,都对对方的诗歌创作产生了深远影响。杜和李相遇时,其诗名尚不能与李白比肩,虽然他生于著名的诗歌世家,少小便以诗文闻名遐迩。杜甫的祖父杜审言,乃初唐鼎鼎大名的诗人,对律诗、特别是五律的成型和发展居功甚伟,而今日杜审言为人所知,却是因为他是杜甫的爷爷。杜甫的诗歌成就,不仅远远超过杜审言,而且不在他景仰的李白之下,尤其在律诗方面,老杜要比老李高出不止一筹。

 

《旅夜书怀》是杜甫最经典的五律之一。“星垂平野阔,月涌大江流”写月朗星稀之夜,望见垂落于地平线上的星斗,方知平野辽阔无边;江面修长皎洁的月影闪耀,仿佛涌动一江潮水奔流。这是杜氏典型的鬼斧神工之语,奇崛险峻苍茫悲壮,最孤凄最惨痛最抑郁处,依旧骨力千钧,不失精美与硬朗。其意境辽阔而凄冷,气息沉郁顿挫而雄浑激越,极尽大开大阖,却由工笔描画细节,观察细致敏锐,视角独特,画面苍劲又带着些许奇幻。

 

这首五律写于杜甫饱经忧患的暮年(765年),大唐分崩离析战乱不休,从中天滑落深渊,生灵涂炭。仅仅安史之乱八年(755-763年),唐朝人口便从5300万降至1700万,到处是烽烟、荒村、白骨、野兽。老杜的理想“致君尧舜上,再使风俗淳”早已幻灭,政治抱负付诸东流。中年以后的杜甫专注于一生挚爱的文字,以浑朴厚重悲悯亲切的诗载一段血腥可怕、暗无天日的史。杜甫是儒家的杰出代表,一心经纶济世辅君报国,并非仅想以文字名垂青史,无奈身逢乱世仕途坎坷,多次被排挤免官、卷入政治派系斗争被迫辞官,都不是因为老病而离任,故有“名岂文章著,官应老病休”之慨叹。

 

杜甫几次应试都未考取功名,只好学李白,投赠诗作干谒权贵,希望得到赏识推荐,困居长安十年(745-755年),才谋得一份兵曹参军的低级官职,负责看守兵甲器杖管理门锁钥匙。就在同年11月,安史之乱爆发。第二年杜甫被叛军俘虏,因为官职太小对其看管不严,他才有机会脱逃,返回朝廷投奔肃宗。

 

老杜一生所居的官职都十分卑微,多是领饷的虚职。老李更惨,一辈子蠖屈不伸,没做过一天正儿八经的官,中年、晚年辗转江湖居无定所,虽寄情山水花月,纵酒狂歌,却也无法消除内心深处的苦痛孤独,他那些豁达洒脱的诗作饱含颓废、失意、辛酸和无奈。他曾在燕昭王求贤纳士的黄金台上失声痛哭,想要建功立业辅佐永王李璘剿灭叛军,却被流徙夜郎,遇赦后准备北上追随李光弼从军杀敌,但是中途因病折回,第二年病逝。同年代宗继位,以左拾遗召李白,诗仙却已不在人间。

 

杜甫做过代宗父亲肃宗的左拾遗,因被冤案株连而被贬,从此离开朝廷。次年(759年)杜甫弃官,开始了“支离东北风尘际,漂泊西南天地间”的天涯苦旅。晚年的杜甫扁舟飘荡倍感孤独,同代诗人星散,挚友李白已逝,只剩携手同游的记忆,以及友人不朽的诗句。在感世伤怀悲凉忧愤的旅夜,中天明月天边星斗,平野无际大江涌流,他大概会想起“山随平野尽,江入大荒流”,于是吟出“星垂平野阔,月涌大江流”,一生遭际思量,尽在八行诗中。

 

诗圣和诗仙一样晚景凄凉,穷病潦倒以船为家,不时濒临绝境,不知何去何从,好似天地之间飘飞的一只沙鸥,在时代的惊涛骇浪中无足轻重,无声地消逝,留下呕心沥血的诗篇,如星似月,烛照千年岁月万里山河。暗夜里一个大气磅礴的灵魂,危樯般于江岸伫立,护佑华夏文明的血脉世代传承,江河奔流。

 

2019.6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660551-1187351.html

上一篇:致母亲
下一篇:我学习英语词汇的方法

3 尤明庆 孟利军 马雷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9-22 18:0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