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izhancheng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daizhancheng

博文

从首届陈翰馥奖想到的 精选

已有 29628 次阅读 2014-9-2 10:48 |个人分类:人物|系统分类:人物纪事|关键词:陈翰馥奖,何毓琦先生| 陈翰馥奖, 何毓琦先生

在今年的中国控制会议上,中国自动化学会控制理论专业委员会颁发了首届陈翰馥奖,获奖者是美国工程院院士、中国两院外籍院士、哈佛大学教授何毓琦先生。何老师是我最敬重的一位先生学者,他获奖当是实至名归。想起与何先生接触的种种,不禁手痒,且将思絮信笔涂鸦一番。

我是1984年跟随导师谈自忠教授到Las VegasCDC会议时首次见到何先生的,当时没有遇到一位大陆来的学者。记得会议期间有人组织了一个华人学者聚餐会,会中何先生呼吁大家支持一位华裔人士参选议员。早就听说过何先生的大名,这是第一次得窥尊容。作为小字辈学生,我当时连上前握个手都不敢。于是自然落入地位悬殊者之间的“我认识他,他不认识我”的定式。

毕业之后,我浪迹天涯,自己也不知所之。只要云天依旧,河海长流,我就追着浮云,踏着长水,过了很长一段几至居无定所的生活。于是何先生也随同控制论一起,落入了尘封的记忆。直至1996年的叶落归根。

再次见到何先生是2002年。那年我们所和美国Santa Fe复杂系统研究中心合作举办了一个“复杂系统的干预与适应”的研讨会。那次会是规模不大,规格不低,除何先生外还有美国科学院院士Marcus FeldmanSimon Levin,澳大利亚科学院院士David Hill,遗传算法之父John Holland等。国内学者有:宋健院士、陈翰馥院士、郭雷院士、李静海院士、蒋正华部长等。

我作为报告人之一,侧身之间,不无一丝意满志得。报告了一个自以为得意的工作:一类推广的非线性系统的Byrnes-Isidori标准型。主要结果是对非最小相位系统通过设计中心流形使其镇定。报告后何先生发表评论,大意是:像这类推广意义不大,希望中国学者更多关心一些原创性的工作,而不是修修补补的工作。

当时自己对这个工作敝帚自珍,正自得意之时,闻此评判,居然是醍醐灌顶难醒梦中人。在何先生的一位年轻合作者发言后,我口无遮拦,做了一个显然带有情绪的评论。看何先生微笑不语,心里有点发毛。事后懊悔,却无从补救,此事遂成一段心病。

几年后有一次科学院领导来所视查,开了个座谈会,一位资深科研人员谈到干群关系,大赞了国内领导。之后,或许看到何先生在场,话锋一转,说美国官员都是高高在上,显然不会这样亲民(大意)。老先生的话无非是官话,在我听来,早已习焉不察。国内开会发言,大凡事关政治,多半是应景的场面话,有几个较真丁卯的?

不料何先生随即发表了不同意见,说美国选民随时都可以给议员打电话,并且可以约时间面谈。他并举出几个例子,证明议员如何搜集和反映选民意见,如何帮助选民解决问题等。当然也说到,议员这么做是为了拉选票。何先生的话让那位老先生下不了台,也让领导和会议主持者有点难堪。

后来又听过几次何先生讲话,还读了若干何先生的博文,我慢慢理解了何先生。除了其骄人的学术成就外,他的表里如一、耿直敢言,更让像我这样,从小被假话浸润出来的人汗颜。在一次次政治运动的陶冶下,我们早就成了“见人只说三分话,未可全抛一片心”的谦谦君子。

2012年,清华大学举办一个研讨会 (Workshop on Emerging Frontiers in Systems and Control),IEEE控制系统协会的执委 (IEEE CSS, Board of Governor) 们几乎都来了。我应邀参加,并做了一个关于布尔网络的报告。报告后,何先生对我说:他本想好好听一听我的半张量积,却没听懂,他想跟我好好谈一谈。

中午吃过饭,他不理会其学生劝其休息的忠告,专门找到我。他没有半句客气话,直接让我把笔记本打开,对着我的报告的PPT,给了我许多批评建议。他的许多批评让我印象深刻。例如,学术报告应尽量减少数学符号,千万不能引进大量不常用的记号;又如,不能给公式编号,引用前面的标号方程使听众无处寻迹……这次,我真正感受到了他那一颗真诚的心。他或许少了一点中国人的颜面委婉,却多了一份真挚、一种与人为善的情怀。

何先生是自动控制领域无人不知的领军人物,他是团队决策理论、离散事件动态系统、序优化理论等的创始人,他的学术贡献不需要我评述,就我的水平,自然也不敢随意置喙。我想说的是,何先生也是一位教育大师,他非常善于用通俗的语言讲解深刻的学术内容,谆谆善诱。看过他关于博弈论的介绍[1],以及关于概率论与随机过程的简介[2],就不难寻迹他高屋建瓴的洞察力和匠心独运的讲授技巧。

何先生多次跟年轻人谈如何做研究,我最受启发,也最信服的是他的挖矿论:“一个新课题就像一个新发现的金矿。你费的劲儿一样,新矿的产出却比旧矿高同样的道理,在新矿里凭运气挖出金元宝的可能性肯定更大。最后,即使你的研究并不怎么成功,你至少也学到了一些新东西,这也增加了你未来成功的机会。”

何先生的博文集萃[3],我不仅总放在自己案头,也曾送给几个学生。我对他们说,它既是为人做学问的教科书,也是学英文的读本。他的另一个关于科研的小册子[4]也值得年轻人一读。2006年末,我参加清华大学智能与网络化系统研究中心的年终总结会,会上何先生说,为感谢参会者,他准备送几本他即将出版的专著,但粥少人多,需要抓阄。我有幸抓到,于是留下地址姓名。大约半年后收到他邮来的专著[5],至今珍藏。

最后讲一件逸事:有一次谈教授对我讲起,他头天到友谊商店,售货员忽悠他,想以800元将一橱柜的工艺品都推销给他,他没要。可第二天何先生却以1000元全买下了,现在正在发愁如何运回美国……也许满腹经纶的何先生却少了一点锱铢必较的精明。

何先生已年届八十,却依然活跃在科研教学的第一线,依然是科学网风头最健的博主之一。他依旧在用自己的余辉,为中国的科技事业,为中国年轻一代的成长呕心沥血。正如美国作家尤尔曼所说:“青春不是人生中的一段时光,它是一种精神状态。……只要你的天线始终挺立,捕捉着乐观主义的电波,那么你就有希望在八十岁时依然年轻。”愿何先生青春永驻。

参考文献

[1] Y.C. Ho, What is mathematical game theory,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565-17894.html.

[2] 何毓琦, 概率论与随机过程教程, 《系统与控制纵横》, 2014年第1期, 20-29.

[3] 何毓琦著, 何姣等译, 《科学人生纵横——何毓琦博文集萃》, 清华大学出版社, 2009.

[4] Y.C. Ho, et al, Useful Information for Scholars New to the World Science, Tsinghua Univ. Press, Springer, Beijing, 2004.

[5] Y.C. Ho, et al, Ordinal Optimization – Soft Optimization for Hard Problems, Springer, New York, 2007.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660333-824260.html

上一篇:从一篇博士学位论文想到的
下一篇:我的痴迷

104 王振亭 王德华 罗汉江 谢力 张海霞 陆俊茜 杨国力 鲍海飞 马磊 沈律 黄永义 李贤伟 杨正瓴 李宇斌 宋泽阳 陈安 崔巍 李亚平 田云川 李海军 冯大诚 刘庆彬 韩枫 张士伟 褚昭明 杨顺楷 武夷山 蒋敏强 梅钢 曹聪 许方杰 刘俊华 李莉 王明明 雷蕴奇 曹周阳 张忆文 郭战胜 贺乐 徐大彬 徐庆征 王善勇 蒋永华 魏东平 宁利中 韦玉程 彭张林 徐晓 李天成 肖陆江 张能立 王伟 姚小鸥 赖永 陆泽橼 刘钢 周健 林涛 王守业 刘波 郑洋 秦承志 李阔 张鹏举 王启云 李志俊 郭向云 柳林涛 吴明火 应行仁 雷栗 徐锋 廖晓琳 王少新 张慧铭 石磊 蒋迅 陈儒军 韩玉芬 张卫 陈乾 易奎 zhangcz07 Veteran11 JIANHUN biofans naoh13 yyfy105 ttee1 qzw chenansb idealist baichuanduhai luxuhui2012 yunmu wangqinling yewen Zjinney Majorite yjxia GANSULANZHOU nature2014 htli decipherer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6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11-16 04:3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