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izhancheng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daizhancheng

博文

中国式公正 精选

已有 31182 次阅读 2013-3-24 13:36 |个人分类:杂感|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上篇博文《愿为真理轻荣辱》,得到170多个推荐和上百个评论,我真心感谢众多认识和不认识的朋友的支持。有人写了篇《程代展教授您不是宁、荣二府门前的石狮》,歪曲了我写那篇文章的本意,貌似捧我,实是陷我于不义。有人提到要我“担道义”,其实,那篇博文原题目就是“愿为真理担道义”,临脱稿时一想,我可以为真理不顾个人荣辱得失,不怕得罪权威泰斗,这是个人的事。但“担道义”是社会责任,我是一个退休老头,哪有这等本事?不过真心希望科学界的朋友,大家一起担起中国科学的道义,传播知识,捍卫真理,与伪科学作斗争。

 

1. 中国——伪科学的重灾区

 

中国是一个缺少科学传统的国度,历代王朝都把数理工技当作雕虫小技,学而优则仕,学的是子曰诗云,考的是八股文。中国的历代统治者,最注重的就是统治权术,只要天下不乱,自己坐稳龙庭,就万事大吉了。中国历史上真的没有一个彼得大帝,甚至也没有一个明治天皇。因此,这是一块传统文化盘根错节,科学元素极其贫乏,先进知识难以渗入的土地。

 

改革开放之后,提出尊重知识、尊重人才。和当年反右的“引蛇出洞”,文化大革命的“揪斗学术权威”相比,不啻天渊之别。但传统的积习仍然根深蒂固。“学而优则仕”依然是科学界难以打破的桎梏,对人才的尊重远逊于对官员的尊重,教授的地位和发言权,无法与处长、科长相比。

 

在这块土地上,人们的普遍科学素养出奇的低。举几个例子吧,《人民日报》一篇文章中曾写道:“地球渐渐移近了近日点,天气一天天热了起来……”原来天气冷热是由于地球离太阳的远近?那南半球和北半球就应该同时盛夏同步入冬了。曾读过大作家余秋雨的一篇文章,中间写到:“能经历两个世纪的人是很少的……”。他不知想过没有,到底有多少?人口大体是均匀分布的,如果人的平均寿命是50岁,就有一半人跨世纪,如果平均70岁,就有70%,何来的“少”?这种例子俯拾即是。

 

当然,影响更大的是那些买彩票的培训班,算命、看风水的书,……直至中医的阴阳五行。我佩服方舟子,他是我们福建同乡,我虽与他素未谋面,但引以为豪。因为他学识渊博,文笔超群。他做了许多科普,摆事实,讲道理,中国要开民智,太需要这样的专家了。 

 

正是由于这块土地缺少科学的细胞,每一个有机会得到专门训练的中国知识分子,包括海外的炎黄子孙,都有责任将自己所学反哺生育自己的这块土地和人民。在科学网上做科普是值得提倡的,许多人,如何毓琦先生、饶毅教授、应行仁博士、蒋迅教授……都做了很好的科普。我想不通为什么曹教授反对在科学网做科普。

 

2. 关于“五次方程解”的争论是科学与伪科学之争

 

我在《解方程的故事》中讲道:“中国至今还有许多人在做规矩三等分任意角,在寻找五次方程根式解,就是因为他们缺少这些常识。……不知这篇文章会不会减少一、两个痴迷的‘民数’?”。这就是我写那篇文章的初衷。因为我相信,伽罗华理论在中国并不普及,除专业人士外,真懂的人甚少。所以,自己算半桶水,就来普及一下吧。 

 

自然科学的知识只能有两种:对的就是“真科学”,错的就是“假科学”,宣传假科学就是“伪科学”。许多“民数”,自称能“三等分任意角”,能给出“五次方程任意解”。宣传这些,就是宣传“伪科学”。目前在中国,民科已经成为冲击正确科学知识传播和普及的一个赘瘤,它们误导年轻人,混淆了科学问题的真伪对错。和这些伪科学作斗争,对每一个正直的科技工作者都义不容辞。

 

我在上篇博文中明确提到:“我无意质疑吴老师的学术水平,片刻前刚看到他参加两弹一星设计,并得过国家自然科学一等奖,自然是学术大师。我浏览过吴老师《理论物理学要点及其发展》,如看天书,因为我是外行。”吴老师说我上篇博文是“人身攻击”,不知所指的是什么?

 

当然,我还是要说:吴老师的关于任意次方程解一文从内容到方式全错了。内容的错误是:您宣传的结论以及提供的解法都是错的,是伪科学。科学网上即使声称向您学习的人,也同意“您错了”。只要您认这个错,我会在科学网上公开对我的所有“过时”的批评和批评态度不够尊敬等道歉。我确曾两次道歉过,那是因得知您已经84岁,希望给您个台阶下,您不说,辩证也就过去了。是您一再坚持错误,才闹到今天。

 

您的这篇文章实际上起了很坏的作用,例如,那位网友就以您这篇文章反驳我关于一般五次方程无根式解的陈述。他受骗了。您说,从2011年起,上千人点击您的博文,无人质疑。如果这上千人都相信了您的话,那您的那篇文章在宣传伪科学方面危害就很大了。实际上,由于您的名气和学术地位,您的文章在宣传伪科学方面的作用,比普通“民数”危害更大。

 

再说方式,对一个已经被学术界公认的科学结果,在自己不具备相关知识的情况下,随便否定,这不是一个严肃的科学工作者应有的实事求是的态度。更可怕的是,它给年青人树立了很不好的榜样。据说,中国的“哥猜家”有上万人,这些人没有专门的知识,幻想着一举成名天下扬。最近,还有网友告诉我,阿贝尔确实错了,根据是百度上的一篇博文。这更让我感到宣传科学知识,批判伪科学的重要性。

 

是坚持科学,还是支持宣传伪科学,这才是这场辩论的核心。曹教授的结论是:“向吴老学习”。这就是我要问你的问题:“你呼吁学习什么呢?是攻克世界难题的‘勇气’?还是死不认错的‘执着’?”曹教授,你还欠我一个回答。

 

3. 中庸之道——俗不可耐的骑墙

 

我在曹教授“学习”一文中评论,就一句话:“我对你骑墙的态度很失望,一个正直的知识分子,应该有起码的是非屈直。”当我想看曹教授的回应时,居然被删了,这的确是点爆我愤怒的最后一根稻草,否则我大概不会去写那篇博文。我有两个自然科学基金项目在研,还有学生要带,并非有闲阶层。

 

曹教授是数学教授,又是科学网名博,我的确曾指望曹教授讲句公道话,或者说句内行话,看到“学习”一文确实大失所望。

 

我与这个社会的许多“世俗”确实格格不入。我相信一个科技工作者只能崇尚真理,敬畏真理,真理面前人人平等!我上文说的审稿的事,相信《中国科学》编辑们还记得。那位老院士人很好,和我也熟,关系不错。但我以为学术归学术,是是是,非是非,与人无关。曹教授关于对一篇文章,明知错误,还要通过的故事,让我大吃一惊。在我看来,这触及了知识分子做学问起码的“实事求是”的底线。 

 

我讨厌那种四方讨好、八面玲珑的庸俗作风,做人,特别是受过良好教育的知识分子,“正直”比什么都重要。也许,这就是我做不了官,而有人在官场如鱼得水、游刃有余的缘故罢。

 

中国的传统文化是中庸之道,出头的椽子先烂,大家明哲保身,不敢说真话。外国教授说:“中国教授的推荐信没有价值。”无论是项目结题,博士答辩,都是走过场。有谁不讲面子,敢说真话?于是,毕业、提职、项目评审……学术界的一切都成了关系网的运用,科学真理也可以拿来作交易。学术界的腐败日益严重。

 

那种戴着假面具,道貌岸然的道德家,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上,做着貌似公正的,谁也不得罪的评判。辟如,“你对了,但不该在科学网上讲。”“你错了,但值得向你学习。”对此,我真的很无语。如果说得难听点,很不齿。

 

其实,曹教授的真实观点是有的。吴老师在曹教授博文中评论:“那位程专家,以错误论点指责别人,甚至弄不懂,不可约方程根式解,却要吹嘘,在美国教过伽罗华理论。而闹得自相矛盾的大笑话。虽然两次认错、道歉!并称自己有毛病望谅解!得到原谅后,却又趁机翻案、恶意人身攻击!对这种人能不据理批驳,促其改错,并以此帮他治病吗?所以,坚持真理与帮他治病是完全一致的!除非到了不可救药!就也没有办法啊!”博主回复:“吴老之言极是。”真想请教曹教授:“是在何方?”

 

4. 致谢

 

在这场辩论中,许多朋友让我感动。应教授就不用说了,我说的秩,被他简化成一个线性等式,才有可能连Sowhathen先生的孙子都能验证对错。

 

徐晓先生几次编程,给出精确解答,极具说服力。李铭先生开始是怀疑我的,在一次次认真讨论后,成了我的坚定支持者。还有许多年轻人,说感谢我的普及,学到许多知识。我衷心感谢这些年轻人,他们让我看到了中国年轻一代勤奋好学和一丝不苟追求真理的精神,这才是中国的希望!曹教授的一句话我是很同意的:“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真理故,二者皆可抛。”也愿曹教授为真理抛弃“中国式公正”。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660333-673421.html

上一篇:愿为真理轻荣辱
下一篇:读书、科研与人生道路

321 齐国臣 魏东平 应行仁 柯江 赵美娣 郑波尽 李志军 李传亮 肖重发 徐晓 郭保华 陈楷翰 朱晓刚 迟菲 陈安 张鹏举 李宇斌 刘洋 杨正瓴 王德华 韦玉程 方唯硕 刘建彬 王善勇 罗德海 耿修瑞 赵帅飞 项骁 廖少明 梁大成 文克玲 张忆文 任晓丹 陈志刚 翟自洋 陈龙 周彬彬 亓欣波 孙广东 陈学雷 徐腾飞 张文超 肖建华 尚书勇 赖永 温世正 文玉林 归明月 梁洪泽 吴国胜 邢志忠 苏金亚 王恪铭 张千玉 柳海涛 尤明庆 田云川 邱俊 毕鹏翔 何代杰 李雷廷 李福祥 李学宽 林涛 林中祥 罗汉江 马磊 张启峰 刘立 焦飞 吴昊 刘全慧 李伟钢 夏铁成 王春艳 张海霞 喻海良 李文 郭向云 王浩 晏泽 贺天伟 赵明 王新颜 王伟 杨月琴 何浩宇 徐大彬 徐耀 冉立山 王宇澄 张雪峰 徐建良 李天成 袁方 苏盛 尹华杰 黄坚亮 邹谋炎 周金健 杨洋 孔梅 吕喆 刘轼波 宋泽阳 徐长庆 李培光 蒋迅 廖晓琳 李本先 金拓 肇极 朱云云 赵志立 蒋敏强 李斐 卢彦飞 吴锦宇 王康建 邹斌 王修慧 刘洪 徐俊峰 徐绍辉 蒋永华 杨宁 崔建国 刘锋 陈桂华 叶春浓 达虎 戴德昌 张鸿飞 刘让华 陈小斌 刘伟 张有学 王志坚 唐向南 水迎波 周彬 吴明火 曾庆平 刘振华 牛丕业 刘永亮 刘超 徐世文 李志俊 彭思龙 黄军林 乔中东 鲍海飞 孙金鹏 於鑫 王兰辉 任国玉 陈儒军 周普查 田圃 刘磊 何祥 黄焕平 洪佩龙 秦世强 曹周阳 张程煜 薛怀君 熊李虎 寇飞 刘波 杨小林 郭朝鹏 贾伟 周国峰 孙林 王世喜 吉宗祥 陈述 李建雄 杨斌 侯典炯 胡孙铃 黄振宇 朱志敏 张宝兵 张能立 韩世清 于春水 张洁 张士伟 李东风 何海 楚振宇 程柯仁 杨宁宁 何金华 卫奇 江民红 严家新 傅晓明 李奕权 陈祖昕 陈梅 吴怡 刘裕良 赵江涛 张卫 姜宏斌 李福洋 付一鸣 韩枫 聂广 杨顺楷 刘俊华 陈云鹏 燕双仟 卢冰 刘晓锋 吴世凯 季丹 李亚平 孟佳 张海权 flyingwildgoose ch555 wliming clp286 xsongy ttee1 sci789789789 opticssim kexuegzz limits999 southeeg dating chtang sowhathen aybbobo xzone ly1372153459 hengy davos xu910816776 liuzhan001st hypersurface zhangcz07 zhuhong zhguigen cloudyou ly007 yyy7810 cooltozero enenkw lila2009 crossing ncepuztf bangcheng elgoog 木子 ksuideal lewisliu6 woodoo leafmedicine ilovemoney yukiooy habby tianyuthu smilemore luxuhui2012 windfeng silentyf starstarstar tips dial dangping dailiangren kongshl Zxt2012 techne Majorite cliffou aliala xilihutu TruthSkyBlue yunbozhao hillyuan djq414 shengjianguo westmidlands decipherer wulaoliu lzgys635 cengjingtaibai trll1 xiaocangshu zhouguanghui laochen76 mathqa dsk75 qzw zhanhuifeng dance001 JINDUI cmhuang gogo6896 wuhuike harrypsy wywyz Magnolia cly85 ccgoodluck ljg biofans yddqz truth21ct chuxiao whchust hfrnsm wuwenhui99 liyou1983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13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7-24 13:1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