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izhancheng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daizhancheng

博文

我的反思 精选

已有 89870 次阅读 2012-11-15 14:42 |系统分类:观点评述|关键词:心里话 第一线 年青人

因为明天一早就要飞成都开会, 科学网的访谈参加不了了, 就以这篇博文作为我的答卷罢.
 
那是一个难眠之夜过后, 自己坐在办公室, 想到此时我的学生可能正在签约, 心头怅然若失, 手中的工作做不下去, 就将心里话写成《昨夜无眠》. 没想到这成了引玉之砖, “一石激起千重浪”. 说明“如何培养学生”,“怎样才能将有天分的学生留在科研第一线” 等问题是科学网上的青年学生和老师们共同关心的焦点. 事件本身和所有网友的意见, 都给我启迪, 催我反思. 现在将我反思的心得提交出来, 算我的回答, 也算我的致谢, 当然, 还是一块再次的抛砖.
 
(1)    我的最大错误是把学生当作我自己的“替身”, 盼着自己没有实现的人生梦想能在他身上实现. 但他是有血有肉、有个性、有想法的年青人, 我却把他当作自己的创造物. 我想让他吸取我人生的教训、克服我身上的弱点. 潜意识里我是在制造完美的自我. 我时时在他身上寻找年轻时我的影子, 我觉得我对他倾注了无数心血和真诚的爱, 实际上也许我却成了说一不二的暴君, 强迫他按我的意志去念书, 去做研究. 也许正是这个让他厌倦了科研.
 
(2)    我只关心他的三件事: 数学基础打得怎么样? 英语口语讲得怎么样? 科研做得怎么样? 对于他个人的思想感情, 生活, 以及家庭情况等都知之甚少. 两人见面, 除了学术还是学术, 没有朋友般的交心, 更没有刻意培养他对学术的兴趣. 对学生, 我只有梆梆控制, 却无视反馈.
 
(3)    网上许多年轻朋友用自己的亲身经历说明: 应当尊重年轻人选择自己生活道路的权利. 我的学生其实也说过, 他的价值观和我不一样. 我接受了大家的观点, 中午给他发了个 E-mail, 告诉他 (他现在还在去美国的飞机上) : 不管他最终的选择是什么, 我都支持他. 
 
(4)    中午, 一位清华年轻教授给我来电话, 他曾是我的博士后, 他用自己的经历给我上了一课: 他是正宗清华子弟兵, 从本科到博士, 在清华上了十年. 然后跟我做了两年博士后. 也是一个极聪明的好学生. 但上完博士后他却要去公司, 当时我也很不理解. 他说, 他当时也是厌倦了学校和科研所的生活, 想过一种新的生活. 他后来又回了清华, 而且做得很好. 我相信, 我的这位学生如果真喜欢科研, 将来某一天他也会回归的.
 
怎么带好学生, 让他们健康成长, 是值得老师们反思的一个问题. 但是, 事情还有另一个方面:
 
(1) 我仍然相信, 一个博士生去当中学教师是一种教育资源和人力的浪费. 他学的许多知识: 例如微分流形, 鞅不等式之类的东西, 到中学不成了天方夜谭? 那怕微积分, 线性代数这些初等数学知识, 都不会有用武之地. 这不是看不起中学教师, 中学教师对社会, 对民族科学文化水平的提高同样至关重要, 但一个师大本科毕业生会比像我的学生这样受过专问训练的高等人才干得更好得多. 因此, 让博士们, 特别是像我的学生这样优秀人才去教中学, 是教育制度的失败, 社会人才分配的失衡.
   
(2) 据说北大清华本科毕业生, 一等的上公司, 二等的出国, 三等的才去读研. 中国要走科技强国之路, 如果不能将有天分, 有潜质的年轻学子推上和留在科研岗位上, 将会后继无人. 国家花大力气从国外引进百人计划, 千人计划, 这我不反对. 但是, 难道国内就没有可以与他们一较上下的优秀人才, 为什么就不重视他们呢? 难道就不相信, 中国人自己也可以培养出一流的人才? 引进总是有限的, 国家应当为年轻人的成长创造条件.
 
(3) 高校和科研院所待遇低, 是人才流失的一大原因. 还拿我的学生说罢, 他到的中学可以给他提供住房和不错的工资. 他们说, 他如果到大学, 要奋斗五到十年才能达到这个水平. 据我所知, 他家境欠佳, 他面临生活的压力. 正像许多参加讨论的年轻人说的, 大学的青年教师工资低, 没住房. 许多得了博士学位的年轻人, 他们多半都小三十了, 面临着结婚生子的压力, 靠空洞的 “理想”, “事业”,  “追求” 等能拴得住他们吗?
 
(4) 虽然近年来国家对教育与科研的经费投入不断增加, 但目前高校与科技机构经费分配极不合理. 少数特权者占有大量资源, 各种基金重叠分配. 而身缠多金的“学术带头人”却常常只是“学术捎客”, 弄了钱让下面的年轻人干活, 自己挂名. 国家应当更多关心那些高校和科研院所中的“小博士”们的疾苦, 给他们创造安心工作的条件, 他们才是科研的主力. 再强调一次, 高校和科研院所中的贫富悬殊一点不比社会上轻.
 
最后, 谢谢所有网上给我留言的朋友. 也感谢那么多给我打电话、发 E-mail的朋友. 十八大刚过, 愿它给年轻学子带来实质性的改善, 中国的科技进步归根到底靠的是他们.


写于2012年11月14日



“逃离”科研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660333-632832.html

上一篇:昨夜无眠
下一篇:再反思——兼评我学生的博客

505 吴国清 马建敏 郭维 蔣勁松 信忠保 吕喆 郑智捷 李力强 陆明洋 逄焕东 肖振亚 刘艳红 孟凡 彭思龙 徐磊磊 黄伟 喻海良 曹聪 刘伟 刘全慧 沈文锋 刘新杰 谢强 苏光松 牛丕业 石磊 刘建兴 马红孺 武夷山 蒋德明 陈儒军 马瑞 王号 李本先 张鹏举 赵美娣 刘士勇 汤治国 王启云 刘颖彪 高清松 杜彦君 胡努春 郭向云 翟自洋 臧华栋 李浩琦 梁建华 李学宽 王宇 黄华军 寇飞 李强 陈苏华 唐常杰 吴顺凡 戴小华 肖术 王涛 郭胜锋 张海霞 余晓龙 徐满才 葛德燕 康建立 李土荣 熊祎 李志军 崔树勋 宋瑞荣 朱云霞 刘俊华 林中鹿 刘自然 张志镇 房松 孔晓伟 王康建 赵星 方琦 魏东平 杨庆节 张波 吴宝俊 何林 邢耀光 王世喜 段洪涛 陆俊茜 陈理 周志喜 王春艳 张森浩 朱鸿鹄 吴松 陈中 屈林 李俊彬 刘波 朱阮成 章成志 张奇峰 李双双 蔡津津 肖学峰 李宇斌 秋林 林中祥 张宇宁 江丽娜 张铁峰 张启峰 华俊豪 李莎 刘玉强 李刚 江成 陈沐 郭保华 魏炜 张宇 李天成 郁章涛 刘淼 孔芳 刘太祥 彭真明 刘光波 高莉 陈学伟 王欢欢 郭崟 赵纪军 贺乐 魏骁勇 夏少波 胡海飞 张鑫 段庆伟 王吉林 赵福垚 秦承志 郭瑞 张旭 曹俊兴 燕波涛 董欣欣 徐长庆 李子欣 张波 张骥 于全耀 甘辉 王府民 蒋敏强 任胜利 刘俞辰 屈小波 王宇飞 赵洲 王书浩 达虎 陈奂生 赵斌 石爱民 周亮 王恺莹 张梓琪 贺磊 刘焕军 张雪峰 袁方 尹喜悦 梁进 Editage意得辑 曹须 姚强 王耀 吴明火 廖晓琳 赵亮 鲍得海 严兴 张亮生 余海涛 刘安金 李娜娜 朱成成 朱凡 邸利会 徐世文 易雪梅 孙学军 尹维 张士伟 徐迎晓 孙中华 冯广达 王恪铭 王国强 贺瑞敏 唐剑锋 许宁 杨传颖 王丽华 高文元 沈国震 侯志博 王伟 王浩 余明蔚 胡滨 杨连新 李明 马建全 于玉国 钱磊 徐庆征 王桂颖 马春旺 朱优峰 王湘宇 侯志军 郑晓奇 熊李虎 林涛 王志平 张立华 郭博峰 申艳军 邵志成 朱亮亮 宁晓玉 赵森 安菲菲 高保龙 魏永峰 吴凡 李乐园 张钧波 党晓栋 程万强 张木诚 龙涛 张威 王加升 章婷 楼力律 李峰 郭婷 张长命 娄兆伟 范武 司银松 陆君安 孙志方 舒佰坡 王宇钊 李建雄 高兴川 刘胜 刘贤响 许家铭 吴浩宇 胡明生 宋新巍 赵志立 焦豹 谭伟杰 李威 行敏锋 路卫华 邵小龙 赵丛然 王国建 魏晖 张军波 高总茂 刘钢 邓健 吕宏春 李莉 强文丽 晏泽 曾云 安天庆 席进 李庆祥 王英伟 田瑞强 刘瑞亭 陈欢 王世德 吴强 刘智 黄克强 何宏 李成 侯雄坡 李政江 王国伟 黄秀清 刘传建 康国胜 郭思明 张育新 毛培宏 李兴坤 陈玉剑 曹文龙 彭翔 唐方爽 赵琛烜 王应宽 宁艳瑞 李汝江 杨明臻 崔小云 胡建颖 刘文礼 邵钢锋 张晓兰 Enago英论阁 丁甜 孔得朋 王超 刁有彬 李明鸿 肖奇英 黄焕平 马磊 武思韩 崔巍 秦雪梅 季斌 陈乾 周鹏 余震 吴坚 胡志善 王培会 蒋永华 文绍 刘勇 薛宇 祁晓炜 朱良君 张铁邦 梁茜茜 丁魁礼 聂广 傅蕴德 楚振宇 张伟 黄晶柱 黄晓卿 李世兴 张明 张建成 杜波 侯成亚 王辉 王华 clp286 DickGreen ycjyf xuyiganghz cjzds chzhgxmu calfmom qidao qinzhaosu fengpiao whatbear ychengwei bigfish ddmmfan wndmy liangyihao1989 travellight 好象 Rtqu minfanlu Eli4ph yishengzhengqi xiaohuagen nacil0616 guidazht shenkuxiaofu fzhd1979 liuzhan001st yangcq06 iris54 lingling101 木子 Haykin yishan02 westmidlands mrweng fcbalake rengy bridgeneer pop4731064 gzk07 hhj00823 jurassicdog ugjsq huangshan fansg xieguanghui Sevil JoneWang stexplorer qiannianshu yunmu fengjingsky wanderxu chaoxidian feixiang2008 ywh222 ypsnuaa wirus talerate yqlei aifenglin kaifeng0511 博雅 mpywang dunksb13 lihx1798 guinvzhilu schist lifatang bazing dkyz chemlzs zjywfwm windsea linghuqiubai Kaji cmhuang JINDUI Idaisme akak hao manmadewind elction qiujun8982 ddsers feitianluo fridaywu zhige xiapu zhongmiaozhimen hqzuo zengfeng rsgis wang20075113 ztcztc Pza dreamworld ly0921ly zhli2091 champaign00 markchang wj20080808 wangy86 hl11231118 soccer20083688 wheatking changcharles xcttbqf xldongcn qiuhong3565 tjyangbo retiree pangfumin Leviyf silentyf zjxiao ljweng2008 geohunting bbmcsunny Ctheory flumazenil ZXFWDQN suton XuhuiYang whl4133 chenzhanghuaxia xfgou wgf120 marshallqj ValYu chinasciens xiaolxiao feelar lengguang1573 gujunliang2011 Troublemaker chenguangtt kerry3627 ifensi87 yhq18271925654 sunweiweided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88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7-4-28 12:2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