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n604356598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mn604356598

博文

《乡村杂感》

已有 997 次阅读 2017-10-12 08:53 |个人分类:生活|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一)

家乡对于每个人而言像是一本书。大家谈论起这本书时,回味着书本里的每一个情节,都能够娓娓道来。因为这些情节都是关于自己的青春与生活,以及与之相伴成长过程中的点点滴滴。

村子里的人,村子里的事,以及村子里那只叫得欢的狗。对于我而言,这些记忆在我的脑海里已愈为的不清晰、模糊。从读大学伊始,然后到2011年夏天远上北京求学,再到现今,我每年待在家中的时间甚至都无法凑齐一个月。那时候在想,家乡与故乡相比,故乡这个词偏颇于过去的家乡,只能用来表达游子心里过去的家。现在想来,原本那片承载着自己童年记忆的土地早已变成了我如今的故土

今天写这篇文章是缘起于网络上一段视频,一位斯坦福大学农业政策研究学者对中国农村的田野调查演讲。他讲述了中国农村儿童的发展将严重影响未来中国,中国三岁孩子大约有一半在农村,其中认知能力低下的比例达到15%,而未来将有超过30%的中国劳动力可能会存在永久性的认知能力缺陷。在这现实情况下,农村仍有大约63%的孩子甚至连一天高中都没有上过。

这个数字听起来有些危言耸听,折算下来,在未来农村将有4亿人口存在认知障碍。这么庞大的人口数量,将会是一颗隐形炸弹,随时都可能令中国经济、社会产生不稳定因素。因此,在网络上占据大多数话语权的大家都无法接受这么一个事实,认为当前中国有如一艘航空母舰,不断向前,社会经济在不断高速发展,文明文化水平在提高,在教育层面的投入也越来越多,理应培养出更多的人才与国之栋梁。

在我的认知里,农村教育的情况远比数字来得更为悲惨。在大的格局下,这个发展的方向是一直朝前。但中国地方不均衡发展不只是体现在经济,也同样体现在文化与教育方面。除东部较为富裕的农村外,占据农村绝大数的人口与面积的中西部地区则是另一番天地。在经济文化成就数据后面,由于中西部农村经济政治环境长期的恶化,虽然政府投入三农资金在增加,整体教育资源越来越向城市地区集中,教育在中西部的农村几乎是坍塌萎缩;与此同时,经过艰苦奋斗的农村教育人才从他们的老家迁出,这些农村知识分子不断向城市流入,孔雀东南飞;农村学校、图书馆、教育设施在没有得到更多补充的情况下非常陈旧。这些农村教育环境现实的情况是数据掩盖下无法让大众去亲身感知。我们在做判断的时候,往往依赖自己的个人经验。

写这篇文章的目的不单单是想去讨论农村教育环境问题,而是想从国庆期间回家乡的经历,以及作为农民儿子的我对自己农村的所见所闻,将这些经历与理解分享出来。这些见解可能因为缺乏证据、数据与试验的实证,同时在中国广大的农村面积上,各地农村的情况完全不一样,自己一个人的见识难免无法见微知著,存在错误或片面之处。因此,如果存在这些错误之处,还需要大家的谅解。

在《一个人的村庄》里面,作者把农村里几乎所有的元素都展现出来——猫、猪、鸡、牛、马、驴、蚂蚁、鸟、虫等生物,以及黄昏、炊烟、土路、麦子等等都融入他个人的感情。在他笔下的这个村庄,彰显着勃勃生机,洋溢着平和与闲适之美。然而现实的农村,也不再是清澈的美丽村庄,而是由各种复杂人际关系以及无数理不清的现实情况编织着美丽乡村新农村

写这篇文章最大的难点在于将个人的经历要来回答一个复杂系统的问题。农村、农业、农民——三农是长期存在,而且一直未能有效提高与解决的问题。农村政治、经济、文化、环境,农业发展、技术,农民生活、农民素质等等,每一个要素都会影响到整体。所以我非常佩服,同为江西人的熊培云,他以自己的故乡小堡村为立足点,考察了中国百年来乡村的命运,撰写而成了《一个村庄里的中国》。书的内容以小见大,将一部中国农村农业建设的大历史与他出身农村发展的小历史相结合,大时代与小细节的交织,并带有他自己对生活的理解以及理性、温暖、悲悯。阅读完之后,有一种开门见山的宽阔感。



(二)

直接开过去,不用管他,撞死他由我来管

这话声音铿锵有力,掷地有声。现在回过头来看国庆期间发生的事情,我仍心有余悸。

在国庆节前,我原本是打算不回家的。但是老妈临时给我打了一个电话,说家里门前的几十棵果树被直接推倒,菜地也被水淹了。

施工单位的做法属于野蛮施工,太蛮横无理。我听完后十分愤怒,然而愤怒是无用的。我便对我妈说,下次他们如果来沟通的话,你都由我来对接,有什么事情他们来跟我协调,并交代她将他们公司名称、负责人是谁,这个项目谁来对接,以及要求他们拿出正常的审批文件和手续出来。

在老家有许多形形色色、不同名称的项目,但每个项目做的内容都差不多。我问老妈具体是什么工程,她也说不上来,只知道是什么新农村建设与改造。为了准备与他们到时候的协调,我特意在县政府网站上查找了这个项目的具体情况。

了解一个地方的发展,通过政府及各部门的工作能力和对外公开信息的程度就能够体现。可惜的是,这些项目资料并没有多少公开可查询的。在阅读可获取文件的过程中,我才算是真正明白政府信息公开为什么难以推动?因为最大的原因就在于政策文件不具体,而且内容不一致以及其中存在诸多不合理、错误的地方,彼此之间的联系都无法相互印证。

根据查询到的结果显示,这个项目是为了落实2016年习总书记视察江西省重要讲话精神而推进的美丽乡村建设,打造美丽中国吉安样板。特此,省政府、市政府以及县政府出具实施意见并落实管理办法,镇政府也相应组建了由镇委副书记、副镇长来主持的工作组来完成具体指标,并且这些指标完成将对每个村进行考核,纳入工作绩效考评。

同时,我也为了真正了解家乡对农村各项政策,特此查找了永新县县委、县政府办公室印发的《永新县产业扶贫实施方案》等十个重大实施方案以及由国土局网站上公开的《永新县土地利用总体规划(2006-2020年)》。

最能够体现这些政策不严谨地方,一个是《永新县搬迁移民扶贫实施方案》中出现的计算错误,由原本应该叠加的情况而忽略了前提条件;一个是《土地利用总体规划》中多次出现该县,而该县基本情况介绍中的总人口、县城人口数据的引用与《永新县产业扶贫实施方案》不管是在总数、比例上都有非常大的出入,这份规划文件肯定非出自本县人士。

回到涉及的拆迁问题。在当我回到家第一天,施工队大早上像往常一样正常来施工,并没有任何沟通协调的意思。我见工人跟他们说,你提前跟你们主管打电话说,这条路还是占用我家的土地,你们还未沟通协调好,如果不来谈,这条路就不能过,你们自行安排交通疏解

但施工单位的人员并没有当回事。我站在中间跟开水泥车的说,这是你们最后一车,让你们的领导来协调处理我们家的事情。这才因为现场停工,村委书记、施工单位主管人员才姗姗到来。

施工单位开始并不愿意跟我直接对谈。我要求施工单位出具各项报批审批文件、开工施工许可,是涉及哪家单位,是否已经完成招标,公司是否具备资质?并质问村委主任你们场地协调情况过程如何,结果是如何?施工单位在没有经过协调完毕就直接动工,并推倒我家的树是什么意思?

施工单位和村委主任说这里是农村,没有这么多规矩,跟我讲不通道理。旁边有人指使水泥车司机说直接开工,不要管他,撞死我由他来管。事后才知道原来是村大队长。

隔壁邻居在旁边指指点点,像是我在阻挡美丽乡村建设,像是在跟政府对抗,大家骂骂咧咧。在事后,我才知道,他们为了将水泥路面铺到家门口都花了几百块钱,损失了他们的利益

在事后,我也才知道乡政府在与我妈沟通的时候,颐指气使的说“推倒了就推倒了,你们算什么”?乡政府作为美丽乡村建设主管单位,殊不知,即使推倒几十棵树,也需要林业部门的许可才可以。

好在,最后据理力争,村委与施工单位按照我们的要求口头答应了对道路排水沟进行处理。但果树的事情也就不了了之。

(三)

扣除在路上花费的两天,在国庆节期间,我满打满算在老家待了整整三天时间。在这三天时间里,除去与施工单位争执协调的事情,自己所亲眼见到与所听到家乡的故事都让人唏嘘,着实让人看不出农村未来能够发展的朝气。这些是我无法从大数据政策报告里面能够体现的。

老家所在的村庄,村庄里面有一所小学只到二年级。一年级只有7个学生,二年级有6个学生。其中一年级原本有8个同学,但其中一个最终又转学了。整个村小包括校长在内,只有三个老师全权负责孩子们的教学与后勤任务。而学校仍然是上世纪90年代初的建筑,楼道破旧、教学设施几乎全无。隔壁村的小学虽然到六年级,人数也不多,教室仍然破旧不堪。

教学条件的落后导致很多家长为了孩子读书出路,纷纷想去就读县城的小学、初中。然而,县城的教育政策已经进行了学区划分,各学区内的入学首要条件是必须拥有县城户口、营业执照或者购房合同,而且每个学校的指标名额非常稀少。县长也入住学校开始严格主抓教育,各个学校不得接收任何编外学生入校就读,名义上为平衡城市与农村之间的教育资源。

这个教育政策对于公平而言,实际上已经将县城、农村割裂开来,区别对待。加上包括美丽乡村建设这些事情,我对家乡的认识基本认定为农村基层组织到县乡政府都处于一种无法或者末法的状态,即使村民之间也更多是利益纠葛。这些都奠定了政府与人民、村民与村民之间关系的基础。特别是政策指令的随意性,更是造成了政府缺乏公信力、执行力差,根本无法达到我们理想中法制政府、责任政府的要求。

在老家县城广场上屹立了一块石碑,上面题有毛泽东在土地革命时期就提出的口号——需要大力经营永新。大力经营永新的重点对于政府来说,首要的任务就是招商引资,尽管永新县人民70%的主要收入来源是外出务工。县政府、县招商局每年都会去往各大城市进行招商引资,作为政府的重要行政业绩之一。虽然对永新招商的具体情况不甚了解,可整个新建的工业园区里几乎全是皮革制造厂、重金属加工企业等重污染行业。这些污水排放到家门前的禾水河内,河水也不在有往日的清澈,绿油油的水面,一阵恶心。

在中秋节的那天,家里因为没有什么其它事情,有些闲功夫。我带着孩子从老房子出发,沿着山路在整个村子里转了一圈。孩子非常激动,说这是一次野外探险。老房子位于一座小山脚下,由于交通不便以及山体出现巨大的裂缝,村子里面在十年前就自行搬迁出来。村子里满目破败,墙垣倒塌,各种草木肆意的生长,没有修整的样子,真的颇有一种探险的感觉。

这就是我所见到的农村和所体会到的家乡。


(四)

“乡村建设运动实是图谋中国社会积极建设的运动”。

乡村与农业从人类诞生之际就已经开始,人逐水而居,聚集形成村落。然后,人们为了生存进行捕猎或者采集水果。随着地理迁徙以及农业技术水平的提高,部分人群开始进行分离出在草原上的游牧方式或者在水肥条件较好的平原或河口地区进行农耕生活。这个时间段里,动物、植物不断被人类驯化并具有社会性。与这些相关的人口被称之农民。利用阶级或者分层模式以及资源占有关系为基础的结构位置来分析,这些人口也被统称为农民阶级。因此,数千年以来,与农业相关的农民阶级无所不在,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用历史论的观点来说,占大多数的农民阶级以及农业养活了20%左右的从事非体力人口。

      然而描述与农民、农村有关系的词汇,用的最多的是小农阶级小农思想。而往往这些词汇,在当前的语境下几乎都是贬义的。不管是在语义层面,还是在社会、政治以及经济层面,自古至今的政府均通过各种手段来消灭小农的。人们也习惯使用小农思维来指代那些思想狭隘的、精神固化以及非常传统与落后的想法。在国外,这个词意也多为贬义。在意大利,小农是属于主人的人,这些人是低等的、卑贱的,他们肮脏丑陋并无法掌握自己的命运。

      因此,在近现代有许许多多的先驱者对小农、农村、农业进行改造。特别是在新中国成立前后期,先贤们提出了许多不同的农业农村发展路径来探索,其中以毛泽东、梁漱溟等最为典型。

毛泽东以开展农村调查为抓手,考察不同行业发展情况,并抓住了农村关键性的土地问题,最为著名的是《寻乌调查》。在这份调查里面,他详细叙述了寻乌的水陆运输、商品集散和流向以及数十个行业的发展状况,并指出占全县人口百分之几的地主占有大量土地,以地租、高利贷为主的剥削下,贫穷农民往往不得卖儿卖女。他希望借助土地革命中消灭地主阶级,在不大损害富农利益的前提下来解决农村土地关系。这些举措也奠定了新中国成立后至改革开放前的农村基本土地制度。

      梁漱溟是一位国学大师,也是一位哲学家。他在关于乡村建设的思想却与毛泽东的观点针锋相对。他的《乡村建设理论》认为中国社会是以乡村为基础,并以乡村为主体的,首先推行乡村建设运动,需对农民的思想与道德素质进行改造,塑造成为新型农民。为此,梁老在广东倡导乡治、在河南尝试村治,到1931年在山东邹平县建立乡村建设研究院改称为乡村建设。特别是邹平实验,以整个县为实验区,县以下设乡学,建立政教合一的机构,实行政治、经济、教育方面的全面改革,进行乡村建设。那一时期,民国一度进入乡村建设运动的高潮。在乡村建设过程中,梁老注重乡学,以图教育改造社会,以传统乡约的方式来实现农村的现代化,它充满了中国人精神——人生向上之意,并特意重订了乡约礼俗。

      改革开放作为中国重要的转折点,不仅发生在城市、经济领域,也同样在农村也进行了改革。作为农村改革标志小岗村实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大包干,调整了农村生产关系,激发了农村的活力。农民积极性的提高,农业技术与化肥使用量的增加,农业产量在随后节节增高,不断创造新的历史记录。在2006年起,中央政府还废止了《农业税条例》,取消了我国沿袭几千年之久的传统税收制度。改革开放对农村、农业以及农民的改造发生了第二次翻天覆地的变化。

      也由于市场经济的冲击,农村、农民面临了新的挑战。这种挑战包括农村土地是否能够进入市场流通,这也是对现有土地制度的冲击;农村环境愈为的破坏,水污染、土壤污染更加严重;由于传统观念与现代法治、道德体系的不衔接,农民法治意识淡薄,而农村教育环境相较于城市在不断地恶化。这些现象需要更多学者从复杂系统的角度去寻求解决之道。

有别于在农村生存的另一批人,他们背井离乡开始逃离家乡故土来到了大城市,由原先农民的身份逐渐转变成为农民工群体。他们也成为了我国特殊时期社会转型时期所特有的概念。在根源上,这部分群体仍然是农民,离土不离乡,但在城市里面从事非农生产并以工资为主要收入来源。受到机会、技能以及素质等影响,农民工主要是从事的工作都处于底端,比如制造加工业、建筑行业以及餐饮服务业等等,工作环境恶劣、职业安全健康都无法得到保障。更甚的是,由于高房价、城市户籍制度等等诸多限制的存在,他们包括他们的小孩无法享受到相对平等的生活保障以及教育体系。因此,在农村仍然存在两千多万的留守儿童无法受到良好的教育并在父母亲身边。农民工在城市留不住,他们的孩子在老家无人看护。这不仅仅是历史遗留的问题,而且这个问题在不断扩大。

在国外发达国家相比,农村与城市之间的差别并没有如中国一般巨大的鸿沟。“小农这个词甚至代表了有自由的意思。荷兰农村社会学家杜威在《新小农阶级》这本书中指出,面对世界范围的农业工业化进程以及新自由主义主导全球下的自由市场和资本流动,世界农业发展分化出了三种模式,即小农农业模式、企业农业模式和公司农业模式。作者认为,在现代化发展方式席卷世界各个角落的时候,小农和小农农业不但没有消亡,反而出现了再小农化的趋势。作者甚至希望告诉我们的是,一个有小农存在的世界要比没有小农更加美好。这是不同理念下,对待同一种社会现象采取不一样的措施。

最终,用《一个人的村庄里》的句子来表达一种美好的期望。我渴望的是有两个女儿的温馨家庭,一个叫我爸爸,一个叫我丈夫。更多时候我把他们当成两个女儿去喜欢去爱护。我如愿以偿,拥有了这样一个美好的家庭,而我却又离开它,来到一个陌生的城市,我到底在寻求什么?

在不断发展的当今社会,农民、农村、农业的发展以及农民工的衍变,政府与精英至上的文化阶层多去关心他们的社会需求、心理渴望并寻求一条切实而具体的发展道路。那时,小农也不再是一个充满贬义的语境,让它向着阳光。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659347-1080296.html

上一篇:等风,等雨,也等你
收藏 分享 举报

4 信忠保 梁劲康 翟自洋 王启云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7-10-20 12:5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