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sunamihaixiao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tsunamihaixiao

博文

教授教啥? 精选

已有 11039 次阅读 2015-1-17 07:51 |系统分类:教学心得|关键词:学者| 教学, 科研

本来只是想短暂休息一下,未曾想不知不觉中已经有四年多没教课了。上个学期快结束的时候,给系主任发了封邮件,询问他是否允许我继续懒下去。系主任的回复很决绝:课是一定要上滴,而且是大课!南方的寒假特别短。圣诞树还没有收起来就要开始上课了。望着窗外的小雨,在这原本该睡着懒觉的早晨备课,不由想起那封多余的邮件,还有系主任躲在屏幕后面得意且阴险的笑脸。谁让你得瑟?!

寒假中得闲在科网上闲逛些时日。印象深刻的是关于教学与科研的讨论。说实话俺一直没明白讨论的必要性。原因很简单,当教授就意味着必须教课也必须搞研究,这好像没得选择。很多时候别人问起我的职业,我会告诉他们我是个教书匠。记得以前系里开会时有同事就说过这样的话:弟兄们,搞研究是业余爱好,教课才是正业!教课是必须的,道理很简单,我们的工资大部分是学生交的学费里面出的。

得人钱财替人消灾,教授必须上课,这没得商量!可是问题又来了,教授该教啥呢?记得刚入行时,参加系里为应对ABET考核召开的会议。大家聚在一起讨论如何设定教学目标和课程考核方式。我发现大部分前辈的教学大纲中都提到过这么一个思想:孩儿们,咱这门课会阐明一些关键概念、讲述一些基础知识、了解一些基本方法和介绍一些实际应用。希望这些东东能让你们尽快地适应将来的工作岗位;也可以让你们建立足够的基础知识体系,以便在将来继续自学。乖乖里个东,这敢情是要鱼、渔兼授啊!这活儿真的不好干!

从此以后,这鱼、渔兼授的理念便成了俺的一块心病。每次上课前都要琢磨一番啥是鱼、啥是渔,唯恐有偏颇。日子久了,上课竟然成了一个负担。想想还不如去教小学一年级,只需把娃娃们拎起来,往脖子里猛灌啊、哦、呃、衣、乌、淤。。。

前些日子和一个朋友闲聊,说到科研人员的三类能力:记忆力、理解力和创新力。创新往往要有足够的知识基础以及对事理的深入理解。也就是说创新力是以记忆力和理解力为基础的。创造力是无法通过教育直接赋予的。教育的重点应该在于培养理解和记忆能力,并通过适当的引导,以促成学生创造能力的发挥。

中美教育上的一个大区别在于对好学生和差学生的界定。在中国,好学生首先是听话的乖孩子;然后是记性好,最好是过目不忘;再然后是理解能力强,举一反三。而在美国,一个好学生不一定非得是个乖孩子。在学习上往往要求先理解再记忆。于是便有了这样一个现象:中国学生考试成绩真的很棒,而美国学生说起来总是头头是道。在实验室里,不少中国学生都认认真真地做事,但是往往不太善于在工作中发现问题,并提出解决方案。而美国学生常常提出质疑,但好多时候问题都提得不着调。总而言之,教书科研都难啊!

说到提问题,不由想起一桩往事。大三那年上一门专业课,教授要求每个学生在该学期内必须向他提出三个有效问题,否则不让及格。兄弟姐妹们听完暗自好笑,才三个问题?太简单了!第一次答疑时间,大家纷纷向先生喷题,却被一一踢回。理由很简单:这么简单的问题,自己看书去!瞬间是秋风秋雨愁煞一大帮人。快到期末考试了,好多人还是一个问题都没有。于是有好事者出来卖问题。倒也不贵,一个包子一个问题。于是考前答疑时,楼道里一阵一阵的包子香味。

扯远了。看着面前的书本和讲义俺又发愁了。下次上课的时候,哪些是鱼?什么又是渔呢?有谁知道?俺拿包子换答案哦!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654907-860173.html

上一篇:斧头帮之投名状
下一篇:生活不只是眼前的苟且

29 蔡小宁 郑永军 孙学军 陈筝 张骥 程娟 黄永义 文克玲 王春艳 陈新 曾泳春 刘立 刘淼 庞晓明 罗帆 陈永金 彭真明 王云才 刘艳红 刘全慧 余昕 曹俊兴 庄世宇 杨正瓴 朱晓刚 郭峰 雷蕴奇 zjzhaokeqin chenhuansheng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37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6-6 06:5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