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llager Lin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VillagerL 林章凛 教授,清华大学

博文

“中国雨人”闹剧证明了“同行评议”之重要 精选

已有 80067 次阅读 2014-1-23 12:41 |系统分类:观点评述|关键词:中国雨人 造假 peer review

“中国雨人”是公然愚弄常识和中国的“愚人”

为了孩子们,科学界不应沉默地容忍

清华大学 林章凛


摘要:

1)这个无限上纲拔高的数学天才(“中国雨人”)不过是貌似高难的“高位数开高次方”速算炒作出来的,无异于将街头摆象棋残局的包装成国际天才级象棋大师。节目组并声称,周玮将作为中国的“最强大脑”代表中国参加欧洲的智力大赛。这恐怕将是2014年中国最显著的造假事件之一。错却不在周玮。为了青少年不被误导,科学界不应沉默地容忍这种公然愚弄常识和民众的节目

2)对于江苏卫视,遗憾的是您们连基本的“due diligence”都没有做。因为之前周玮在央视《走近科学》节目已经被科班出身的同行专家包括研究心算/速算/脑电图的专家(中央教育科学研究所)客观和系统地评估过。显然,周玮是且只是一个专注地练习了10多年速算的智障少年。虽然很励志但速算之于任何人,终究都只是“数学杂技”,与超常能力无关,与天才无关。

3)但是国人却可以从其中学到,“同行评议(peer review)”是何等的重要。“中国雨人”被很快揭穿,归功于一大群懂些算术的“同行评议”(包括方同学)。这说明国家进步了。

4)据说,广电局曾肯定了这个大脑节目。我喊广电局关注一下这个节目的大脑。


   江苏卫视的科学励志真人秀节目《最强大脑》最近几天狠狠地火了一把,推出了所谓的“中国雨人”周玮。“雨人”即“数学天才”之意,由美国同名电影(Rain Man)所得(由汤姆·克鲁斯和达斯汀·霍夫曼主演,获得8项奥斯卡提名和4项奥斯卡奖。根据金·匹克(Kim Peek)真人真事改编。想看原版的请见说明1)。评委和专家们更是给了周玮“中国的霍金”“中国的爱因斯坦”等溢美之词。我刚好在出差之中,看了新闻头条,未知细节,以对电影“雨人”原型的了解,信以为真。不料,科学打假斗士方舟子提出质疑后,才明白咱们的“雨人”玩的是“高位数开高次方”游戏。“16位数字开14次方取整数结果很简单的,记下就行。如果他能小数都开出来,或者让他开个3次、4次方也能开出来,算他有能耐”(方舟子)。开低次方、开出多位小数,却正是美国“雨人”的一个标志性本领。同时,网上还出现了很多网友的解密算法。比如,“16位数开14次方有多难?最小数字1000000000000000,结果是11.7;最大数字9999999999999999,结果是13.8。中间一共21个变化节点,你用十分钟记一下大概的节点。好了,你春节可以给家人表演任意16位数开14次方了”。或者说,这种唬人题型的“数学杂技”本质,在于开高次方的迅速收敛性。

令我更为怪异和怀疑的是江苏卫视的回复:“大数字做低开方的难度远远超过周玮现在做的运算的,并不是要证明自己能做某件事就去完成一件更难的事情,我们相信周玮的脑力肯定也是有界限的,他能做16位开14次方,不代表他一定能做16位开3次方。”这是何等的违背常识。原则上,真的“运算”,越高的开方,难度应该越大才是,除非是节目中这种止步于低精度的、容易背下来的所谓的“运算”。说白了,这次“中国雨人”的闹剧,不过是拿貌似高难的“高位数开高次方”游戏(恐怕速算都算不上)去包装一个被摆弄的智障少年,然后开出“中国雨人”的高帽去忽悠民众。

出于好奇,我仔细看了4年之前同样采访周玮的央视节目《走近科学》(http://v.ku6.com/show/FelchZlJEtLWEbpJ8SaONA...html)。我认为,这个节目是非常公正和客观的,他们邀请了科班出身的中央教育科学研究所同行包括脑科学同行进行了系统的评估。其结论是:1)周玮的确智力低下。2)就是他的速算能力也其实一般,现场不少的简单加法速算题目都需要几分钟。这也解释了为何“中国雨人”节目中,为何基础的加减速算却没有。3)但是他的家人特别是他妈妈和姐姐显然太爱他了,太有盲区地希望他不一般了,背后人为的培训恐怕太多了(注:从江苏卫视和央视节目看,他家人的爱,的确令人动容;但是这2位伟大女性的付出,无论对周玮还是家庭,是否是南辕北辙?)。

耐人寻味的是,《走近科学》节目有个无心的周玮练习本的镜头,显示周玮至少那时起就开始操练“高位数开高次方”的题型。我不明白这些题目对于周玮的现实意义何在。但是4年前就开始操练,现在记住一系列“高位数开高次方”有限的低精度答案实不足为奇。

“中国雨人”节目组似是而非地引用了周玮的“异常”大脑扫描结果。恰恰《走近科学》节目也做了周玮的脑电图,同样发现了异常。如周运算时用的脑区是颞叶(常人是用来管理记忆等),而不是通常的额叶。其分析认为,他从小有顽固性低血糖症,造成头脑发育不良,可能后天性地补偿性地用颞叶来运算。或者说,周的大脑扫描结果异常,更可能是他大脑发育不良的表象,而非“雨人”的证据。

国人们应该感谢方同学等的科学的质疑精神。至少我感谢。

国人从中应该会学习到同行评议(peer review)是何等的重要。

据说,广电局曾肯定了这个《大脑》节目。我想,如同很多观众和新闻读者,广电局可能是被误导的。我喊广电局关注一下这个节目的科学性。

 

说明1:原版的《rain man》可以在这个地址找到,非常好的一部电影(http://v.baidu.com/kan/movie/?id=25429&site=pps.tv&url=http://v.pps.tv/play_32CLNW.html#from_baidu#frp=v.baidu.com/v)

 

后记:

(1)其实当我发现自己被这个“中国雨人”节目愚弄之后,本来只是笑笑而已。第二天带已经放假的孩子上班。近中午时节准备带孩子出去吃饭时,抬起头看着在对面桌子认真看杂志的孩子,突然想,我该为我心爱的孩子说点话,因为我不希望他生活在一个充满愚人笑话的世界里。而且,这也恰好是宣传“同行评议(peer review)”的一个最好案例。这是这个博客的最初来由。

(2)如果这个“中国雨人”节目只是表演周玮的“速算”,或者以此引起大家对智障人的关注,我想大部分人都没有问题的。但是把一个“速算”的智障人捧为数学天才,就严重混淆了应有的价值观。

(3)博客初稿写得很匆忙,故直接地引用了大量别人的话(包括方同学的)。同时,这也是因为我刻意地不去具体指出任何人的责任,特别是不愿指责出题人徐振礼教授(算是我的大同行),虽然我并不认识他。这部分地是出于对大同行的尊重,但是更多是出于对徐教授供职的上海交大的尊重,那里有很多我尊重的长辈科学家、同仁科学家、科研合作者虽然,我很费解为何徐教授会为这种闹剧节目主持出题,并客观上以名校教授身份,烘托了周玮是比上海交大教授更牛、比科大数学博士更强的“天才”。

然而,徐教授发表了一个驳文,指责我的“due diligence”,而且摆出架势“严厉批评”我的“科学态度”。这很令我想起《天下无贼》那句话: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于是我别无选择,跟徐教授一一道来我的“due diligence”,特别是关于他的关键角色。有兴趣的请见:

驳“中国雨人”出题人徐振礼教授-“中国雨人”是如何炒起来的”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651918-762118.html

作为一个名校的数学科学家,徐教授坦白地明知这些速算的“数学杂技”的性质,他为何参与并主导出题这种用数学杂技炒作的“中国雨人”闹剧?为何在节目现场以名校数学权威的身份强调题目的难度、表演出对题目的束手无策?为何甘愿充当周玮爬上“中国雨人”旗杆的垫脚石?

徐教授说已经有一个不小的科研团队开始研究周玮。我隐隐约约地担心,而且祈望这种“脑不科学”闹剧远离中国“脑科学”研究。

 

本文在发表之后陆续做了修改。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651918-761503.html

上一篇:中药现代化一个基础的毒性问题
下一篇:驳“中国雨人”出题人徐振礼教授
收藏 分享 举报

103 许方杰 周公朴 翟远征 梁建华 赵凤光 张吉良 张德元 唐凌峰 孙东科 张能立 陈俊 孔祥战 徐耀 褚昭明 肖振亚 郭向云 李子欣 张淑婷 赵东雅 闵应骅 徐峰 刘立 徐长庆 李宇斌 刘淼 李学宽 陈冬生 阳立波 戴德昌 薛宇 苏光松 孙宝玺 周金元 吴桂生 陈小斌 孙静宇 袁圳伟 蒋永华 尚书勇 张启峰 刘少华 曹聪 王英伟 张铁峰 王锋 王枫 杨生茂 廖晓琳 赖波 张宗宁 马陶武 刘晓锋 孙爱军 刘洋 张建 于锋 李楠 康建 王亚云 郑近德 周继磊 刘锋 潘良明 王江超 侯建平 龙鑫 曹建军 文克玲 蔡小宁 biofans mitbbs clp286 dzyjs liyouxi chuxiao decipherer lingling101 zjgjnu htli Majorite ZXFWDQN liuhh07 Kaji waynechu lily1966 fireComputing smallpox liangzx dudushanren hefery xintan1984 vdmzsfj caoyu wuh515 wgf120 Veteran11 junsonlee Wiliam LEOLAND sally208 liusp00 eric206 zhouguanghui

该博文允许实名用户评论 评论 (165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7-10-24 02:5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