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ngsk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yangsk

博文

密西根州卡城(Kalamazoo)之波蒂奇市(Portage)居留一月记

已有 1786 次阅读 2018-6-23 04:24 |个人分类:考察游记|系统分类:海外观察

 

        密西根州卡城Kalamazoo)之波蒂奇市(Portage)居留一月记

 

                    杨顺楷   西密西根  卡城

 

卡城Kalamazoo)谷歌汉译称为卡拉马祖。实际上它是位于美国大湖区目前拥有有1千万人口中等规模密西根州西南部的一个县级市,其县级行政地域面积1500平方千米(平均海拔高度800米),其城区(downtown)规模有人口8,却是密西根州中等规模城市,行政地域范围有人口26万人。该城建市150年来,其发展阶段可大致划分为早期以农业形象著称的“芹菜城”,进入工业化时期的“造纸城”,再发展到现在的“财富1000家大公司”中的20家把总部或工厂择址于此的现代工业化高科技城市。它拥有包括高科技的医疗器械公司,全球规模最大的动物制药公司,以及曾经享誉全球的甾体药物创新制造公司—普强制药(Upjohn)(后来与法玛西亚和孟山都兼并或与辉瑞重组为卡城辉瑞分部)发端于此。

 

该市域有一条NO.94高速公路横贯东西,东头直达该州第一大城市底特侓汽车城。全球闻名通用和福特汽车总部在此,西端即是芝加哥;向北100多公里就是该州第二大工业城市大激流城;第三大城市就是位于NO.94高速公路东头接近底特侓的著名的大学城安那堡,即密西根大学所在地。至少我国两弹一星功臣朱光亚博士(我党地下党员)早年就是在国民党时代出国留学密西根大学物理系完成学业归国的党内高级专家;另一位美国教授就是80年代初,我被公派留学德克萨斯大学药学院时发邀请信的Smith博士,他就是毕业于密西根大学药学院;后来在生物药物分析方面担任过全美专业学术领域的主席,在我研修期间罗歇制药公司还专门为Dr.Smith生物药分析实验室挂上荣誉性铜奖牌;我的首篇发表在《色谱学杂志》有关应用TLC-HPLC法分析微生物转化药物底物和代谢产物浓度降低及产物生成过程的论文就是在该实验室完成的。故对密西根大学怀着敬仰之情;另一所著名的综合性大学就是密西根州立大学,位于密西根州首府兰辛市之东兰辛市(大学城);第三所历史悠久的州立大学就是卡城的西密西根大学(相当于国内源起的北师大);可见该州高等教育均衡发展在美国国内布局,即使在全球范围比较还是处于一流高水平。

 

西密西根卡城的波蒂奇市,可以说它是属于卡城实施创新发展中的新兴高科技卫星城(镇)。我女儿家居的波蒂奇市寓所位于卡城南,与卡城市中心15分钟车程的距离,两地均是无缝对接。目前,波蒂奇市域范围90多平方公里,实际居住人口近5万人,白人70.77%,非裔20.64%,亚裔2.39%,其余都是其他种族。城市规划及基础设施建设已经具有相当规模。由于林地及绿地面积,水面面积都相当富裕,故若干高新技术企业均呈现生态型配置,目前房地产业稳步发展,例如我所寓居附近正在拓展街区,以利于未来的发展,还在继续进行基础设施施工,城市发展显得很有活力,这都与近年来卡城地域实施的一项称为“卡拉马祖承诺(Kalamazuupromise”的奖学金计划项目有关。即从振新教育入手,吸引人才,教育移民,可持续发展,以达到促进地方社会经济稳步发展的目标。发起这一“承诺”始于2005年,由卡城的数位富豪匿名创立,虽然各种猜测指向当地几位受过高等教育背景和热心教育事业的富豪,但是捐献者到底是谁至今仍然无人知晓。

 

这个“承诺”保证所有毕业于卡拉马祖公立学校,在此地定居并在当地就学4年及以上的学生都能够得到赴本州公和私立大学学习的费用和其他固定费用的支持。依据在卡拉马祖定居时间的长短,以及在校期间成绩的不同,毕业的高中生甚至可以获得100%的资金支持,并且这一支持可延长至10年之久。这在美国大学教育费用居高不下,大学生贷款负担甚重的背景下,成为很多贫苦学生梦寐以求的机会。

 

过去周日下午,笔者参观了卡城博物馆。卡城地域近百年来从一个传统农业手工业为主,例如早期以林业及木材加工,造纸,食品轻工等传统产业,发展成为一座现代化高科技制造及研发中心,这其中经历了一个漫长稳步发展的过程。我尤其关注与我这一辈子职业道路有关的普强制药公司(Upjohn)的发展史,它是1886年在此注册成立的小型制药企业,就是在此卡城成长壮大发展起来的。它对全球甾体激素药物工业开发做出了里程碑似的巨大贡献。对孕激素,盐皮质激素以及特别是糖皮质激素早期的化学半合成技术奠定了多条技术途径的方法学储备,特别值得称道的是上世纪50年代初期,首创利用微生物根霉菌对孕酮的惰性碳位C-11引入羟基的微生物化学氧化手段,结合成熟的化学半合成技术,非常成功地实现了可的松的工业规模开发,使得这一只甾体抗炎药以原料药计,从40年代末期每克比黄金还贵,到了80年代初期成本下降了数百倍之多,每克可的松仅仅数美分。到了上个世纪的1986年,普强制药公司百周年时,它早已经是誉满全球甾体激素药物家族的大型制药公司。据说,90年代我国组织专家来此地专门取经考察时,仅仅只能够围绕绿地草坪乘观光车巡游一圈,进不了制造车间。

 

其后,普强制药公司并入辉瑞制药公司,成为该全球巨无霸制药公司在卡城的分部。90年代末,卡城的辉瑞制药甾体制造,已经实现开发第二代甾体制药工程,即淘汰旧有的薯蓣皂素-乙酸双烯醇酮半合成路线,而采用植物甾醇经由细菌发酵降解的雄烯二酮(AD,ADD,9-OH)制造糖皮质激素及其高效含滷甾体激素结构类似物的化学-生物制造生产线建立;估计伴随着我国甾体激素制药近年已经完成第二代甾体制药工程,目前欧美已经进入第三代制药工程的调结构转换阶段;故进入新世纪的前几年卡城辉瑞公司制造和研发部门进行了较大规模的裁员,造成了对该州及卡城地域较大规模的社会影响;鉴于有上千名高学历人才,州和地方政府采取了合适的安置措施,鼓励创业创新高科技,目前发展势头不错。当下,卡城含波蒂奇区域产业主要有医疗器械,医用影像器材制造,辉瑞的部分化学和生物制造结合的制造基地,其他还有如水工水压器材制造业,木材加工及家居制造业等,造纸工业已经关停。可见,在全球化高度竞争的市场经济运作机制下,很难有长盛不衰的企业存在。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64804-1120399.html

上一篇:对卡城卫星城镇及购物中心的零星印象
下一篇:记向着无癌世界目标拼搏奋进的科学家们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7-23 00:1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