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njon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danjon

博文

窃图者

已有 2572 次阅读 2011-12-3 15:32 |系统分类:科研笔记| 图书馆, 耶鲁大学, 福布斯, 管理员, 刀片

还是发旧东西,2年前开始写地图史系列,写完第一篇之后竟然再未写过,先把这篇贴过来吧。
 
    我曾经萌生过将学校图书馆里的精美地图册据为己有的想法。其实,有此“爱好”者远不止我一个,而且这些“同好”们绝对不会采用我这种甘愿交数倍罚款把地图册买下的办法。
    让我们先来看看下面这位老兄的遭遇。2005年6月8日,耶鲁大学贝内克珍本与手稿图书馆一名管理员在该图书馆阅读室的地板上发现一枚X-Acto刀片,警觉的管理员立即报了警。随后,警方在一位正要离开该图书馆的E·福布斯·斯迈利三世的手提箱和毛呢外套内发现了7幅古代地图。尽管其中的3幅被确认与斯迈利刚刚在阅览室中翻看的珍本书籍中丢失的地图页完全一样,但斯迈利先生还是拒绝承认自己偷窃了这些地图。据估计这7幅地图的总价值将近90万美元。之后,美国联邦调查局与全球一些著名图书馆取得了联系,提醒他们清点馆藏珍本地图数量。
    这位斯迈利(smiley)先生出生于1956年4月13日,家住马萨诸塞州,头发灰白且秃顶。在此之前是一位很有名望的古代地图经销商。他曾经因促成两位有名的藏书家将藏品捐献给图书馆而颇受赞誉,并得到了多家顶级图书馆的信任。但是,谁也没有想到的是,这种信任却给了斯迈利机会,以研究为名在各大图书馆翻阅古籍时盗取珍本地图。
    虽然证据确凿,但斯迈利却耗了整整一年才坦白了自己的罪行。据他交代,在之前7年的时间里(后来又声称是4年),他一共从6家图书馆中偷盗了97幅珍本地图。这6家图书馆除了他被擒的这家外,还包括纽约和波士顿的公共图书馆、芝加哥纽贝里图书馆、哈佛大学图书馆和伦敦大英图书馆。事实上,在斯迈利被捕时,大英图书馆已经发现有地图丢失并对他产生了怀疑,正打算通知警方。这些地图中最古老的一幅是窃自大英图书馆的1520年都铎王朝的地图。另一幅收藏于哈佛大学,由西班牙探险家,墨西哥征服者科尔特斯于1524年亲手绘制的新西班牙地图。所有这些地图的总价值在300万美元左右。
    在谈到盗窃这些地图的动机时,斯迈利辩称这是由于自己“对世界顶级图书馆感到不满”,因为他受到了这些图书馆的“无礼对待和轻视,以及引用一些他的研究而未注明来源”。除此之外的原因还包括“满足自己昂贵的收藏”并“解决与日俱增的债务”。事实也表明,斯迈利并没有在其他一些他光顾过的小型图书馆偷过东西。
    在所有这6家图书馆中,大英图书馆尤其对斯迈利不依不饶,强烈要求对其严惩,并对他提起了民事诉讼。在起诉书中,大英图书馆宣称斯迈利“损害了英国民众的公共利益”。并声情并茂地写道:“因为斯迈利的恶行而利益受损的人每分钟都在增加,其中包括学生、专家和学术界人士。他令民众再没有机会像16世纪的克兰默主教以及那时的人们一样:坐在椅子上,打开一本皮革装订的地图册,细细端详这个世界了。”大英图书馆宣称,这些被盗地图经历了数百年曲折的历史进程,却始终保存完好,直到斯迈利从卷册里裁下它们,塞进外套里为止。此外,一幅制作于1533年亨利八世时的地图,虽然已经被追回,但大英图书馆认为它已经被调了包。
    最终,考虑到斯迈利配合警方将大多数被盗地图追回(但仍有4幅的拥有者拒绝归还,另有5幅遗失),他被判监禁3年半,并向几家图书馆赔偿230万美元。对大英图书馆来说,3年半的刑期显然过轻,况且这点钱对斯迈利来说也不是多大的数目,他在认罪协议中同意出售自己的一些财产来赔偿损失,其中包括两处公寓。
    还有一些人认为斯迈利的罪行远不止他交代的这些。据各家图书馆清点被斯迈利调阅过的古籍结果显示,所有斯迈利调阅过的古籍中丢失的地图页远远超过他所交代的数量,仅波士顿公共图书馆一家就有33幅丢失的地图不在斯迈利的认罪清单上。另外,对斯迈利的庭审过程甚至没有经过交叉盘问环节就草草宣判了。总之,这一案件所带来的影响并没有随着审判的结束而结束。
    无独有偶,除了斯迈利,还有一位伊朗裔学者也对大英图书馆的地图收藏很感兴趣。这位学者名叫法赫德·哈希姆扎德,身兼商人、出版商和专家等几重身份,在伊朗以及中东、中亚历史文化研究领域很有些名气,还在1995年创立了伊朗文化遗产基金会,并一直自任主席。哈希姆扎德被抓时正好60岁。他从1998年开始用刀片从大英博物馆和牛津大学图书馆所藏的珍本书中切下了大约150张地图和插画页。在这些珍本书中,最为中国人熟知的是著名的意大利传教士利玛窦的《利玛窦中国札记》,哈希姆扎德破坏的这本是该书1621年在西班牙出版的版本。
    2006年6月,一位读者在大英图书馆查阅一本1626年出版的托马斯·希尔伯特的著作时发现该书有些书页被人切掉了,这才使得哈希姆扎德的所作所为浮出水面。由于只有专业历史研究人员才有资格调阅这些珍贵的资料,警方与图书馆查阅了所有接触过该书的学者的名单,并清点了其它被它们调阅的书籍,顺藤摸瓜将哈希姆扎德找了出来。在他调阅过的另一本珍本古籍中,哈希姆扎德甚至将一整章内容全部切掉,在书上留下了一个明显的缺口。搞笑的是,警方写信给哈希姆扎德询问他在查阅这些书时它们是否已经损坏,得到的却是否定的答案。当警方对哈希姆扎德在伦敦的家进行搜查时,发现他把一些切下来的书页夹在自己收藏的同一本书的不那么珍贵的版本中。当然,也有一些书页没在他家找到,就这样永远的消失了。
    2007年8月,位于马德里的西班牙国家图书馆发现馆内两幅珍贵中世纪地图被盗,该图书馆随即对馆藏珍本地图进行了清点,最终发现其中的19幅不见了踪影。在这些地图中,最为珍贵的是1482年出版的托勒密地图集中的一幅,还有一幅绘有1507年刚发现新大陆时的美洲基本构造。
    应用同样的调查方法,西班牙警方将目标锁定在一位阿根廷学者塞萨尔·戈麦斯·里瓦罗身上。这位里瓦罗先生时年也是60岁,为乌拉圭裔阿根廷人,居住在阿根廷,拥有阿根廷和西班牙双重国籍。正在西班牙警方要求阿根廷警方协助调查时,这位酷爱历史和艺术的里瓦罗先生自知纸包不住火,主动通过律师向警方坦白,并交出了8幅地图。里瓦罗先生的盗窃方法与斯迈利和哈希姆扎德并无二致:想办法混进珍本阅览室,趁人不备用刀片将地图切下卷走。
    这些国宝地图的被盗在西班牙国内引起了民众的强烈不满。最终,西班牙文化大臣和国家图书馆馆长不得不引咎辞职。幸运的是,最终19幅被盗地图全部被追回,一位澳大利亚人在互联网上购得托勒密地图集中的一幅,在得知该事情原委后欣然将它交还给西班牙政府。
    从这几个案例中我们可以发现,此类盗窃珍贵古地图的事件似乎有某种相似性:学富五车、受人尊敬的历史专家利用其特殊的身份调阅图书馆收藏的珍本书或地图集,再趁机用刀片将单张地图切下偷走。千万不要以为只有这几个人偷窃过地图,他们只是成千上万窃贼中的几个而已。据统计,光是美国每年就有上千件古籍被盗或被毁坏,其中不乏珍本地图。由于这些珍本地图一般并不对公众开放,窃图行为一旦被图书馆发现,警方很容易就能根据图书馆的调阅纪录追查到罪犯是谁。那么,又是什么原因使得这些窃贼如此胆大包天,甚至于对这一点视而不见呢?
    这是因为,盗窃薄薄一张地图比盗窃整本古籍要容易得多,也更难被人察觉(至于察觉之后追查罪犯比较容易那就是另一回事了)。由于各大图书馆都对其珍本书籍有比较严格的管理规范,对于这些窃贼来说,要想在众目睽睽之下将整本古籍偷走确实很有难度。但是,由于各大图书馆往往并不会对研究人员翻阅古籍时的所作所为进行严密监控,甚至会为了让研究人员更好地对古籍进行研究而尽量为他们创造不受打扰的阅读条件,比如安排一间单独的阅读室。这就使得这些窃贼只要带上一枚刀片,就能轻松将古籍中的地图切下塞进大衣或公文包,整个过程甚至用不了十秒。之后,窃贼就可以堂而皇之揣着地图离开图书馆了。
    而且,一般的图书馆都不会对古籍中的地图或地图集中的单张地图进行详细纪录,而只是对整本书进行纪录,被切掉书页的书从外观上看又和原来没什么区别,这就使得图书管理员很难发现整本书中的某一页被盗了。对于那些藏书量动辄几百万的大图书馆来说,也不大可能对研究人员交还的每本古籍进行逐页检查看是否有书页被切下,或是在日常检查中逐个清点每本古籍是否缺页。这样,除非是另一个对该古籍有兴趣的人在调阅时发现有地图被盗,否则这种罪行就可能永远不被人察觉。
    不仅如此,相对于那些艺术珍品,被偷盗出来的地图也更容易在文物市场上贩卖。由于大部分艺术品都是独一无二的,一旦在艺术市场上出现,人们马上就可以追查到它是不是某个博物馆的藏品。因此,偷盗一件艺术品,最大的问题甚至不是如何把它偷出来,而是如何卖出去。而大部分珍本地图却不存在这一问题。
    所以,对上面那几位窃贼来说,最让人惊奇的,不是他们如何能够从看似戒备森严的图书馆中盗取珍本地图,而是这几个倒霉蛋竟然被抓到!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647503-514504.html

上一篇:第N个博客开张了。。。
下一篇:理科生掌握人文知识有什么用?

6 吕洪波 钱磊 刘钢 何宏 王春艳 tuner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4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10-29 04:4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