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广志的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alphong Pedestrian Simulation and Applications

博文

白岩松看涂鸦的温暖——内心的冰冷!

已有 3762 次阅读 2012-7-26 15:45 |个人分类:镜湖幽深|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有趣, 白岩松, 涂鸦, 圣保罗, 文明印记

    “涂鸦惊现国安是冠军”,这是一则新闻图片的标题(http://sports.sohu.com/20120726/n349081413.shtml)。而看到这图片的是大名鼎鼎的著名主持人白岩松:在伦敦奥运快开始之前看到这个,很有趣也很温暖!为了验证消息真伪,我看了一段视频(http://2012.sohu.com/20120726/n349091009.shtml),白记者来到了圣保罗大教堂,攀登528级台阶之后,到了距地面85米高的金色回廊,一面涂鸦墙上果然有中文:国安是冠军。
    看完之后,我内心五味杂陈。世界第二的圆顶大教堂,具有历史和文化的积淀。照我们自己的说法,这该是一个文物遗迹。从墙面的白灰看,这面墙可能不止一次被重新涂过,为了掩盖原来的涂鸦。
    白岩松最后说:“不主张这样,因为那样的话,这里会变成中超的大名录。但看到这些,还是觉得非常有趣...”。“温暖”一词,我反复看了两遍视频,依然不能断定出自他之口。
    “不主张这样”,我很赞同,但不赞同他的理由。按照他的说法,如果有人效仿,那么中超的不少球队会在此留名。既然中文不多,英文不少,咱们留几个中超球队的中文也算是一种“中和”吧?其实不然,有人能写中超球队名字,就有人会些其他的一些文字。总之,上面的中文会越来越多,墙面上的涂鸦会越来越多,大教堂的管理者又需要涂白灰了。我们在别人国家的文物遗迹上涂鸦,合适吗?我们自称来自礼仪之邦,文明古国。这种做法文明吗?
    再说“有趣”,真的有趣吗?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这个道理在中国几乎人尽皆知。能够在他国异乡看到自己的文字,看到自己熟识的内容,就能感到有趣?反过来,如果有人在我国的著名建筑墙面上也这样涂鸦,另外同族者看了也可能感到有趣,你看到之后还觉得“有趣”吗?换一个说法,有人在你自家院子的墙上涂鸦,你觉得有趣吗?保护文物,给子孙留下一些可以看到的古迹是很多人的心愿。国家在投入资财,为之努力,而这种投入和努力换来了我们对中华古文明的自豪。难道英国人就希望圣保罗大教堂被人肆意涂鸦吗?
    “温暖”,真的温暖吗?是感觉到了中英之间的友谊,而忘记了香港回归前夜的艰难谈判过程中英国人的嘴脸,忘记了大英博物馆中的中国文物的背井离乡,忘记了八国联军带来的鸦片战争和践踏北京的大火?还是因为远隔千里看到了中文,而没有想起来这些中文为什么不是英国人口中朗朗诵出的中国历史典籍,为什么不是学术殿堂高阶上国际期刊的中文版本,为什么不是牛津、剑桥等学府中人头攒动的中文讲座?还是触物而思的体育情感,温暖于中国的足球,温暖于中国的田径,还是温暖于中国的举国体育机制?
    我也曾到过一些地方,也曾听闻文物管理者诉说的辛劳,也曾见证了因无知而无畏的涂鸦。长城的墙砖,故宫的城墙,孔府的石碑,少林的山门......这些文明印记上的涂鸦似乎是西施脸上的锅底灰、烂塘泥,是那么让人反感。为了清除这些涂鸦,文物管理者要花费时间和精力,还有国家的资财,这里面就有你我的纳税钱。结果呢,能够维持原状十分艰难,很多情况下是对这些文明印记造成了伤害,再也没有办法复原了,再也不能给后人看到其本来面目。那些自以为是的涂鸦,损毁了文物,践踏了文明,不可悲吗?
    由此,我想到了前一段时间的中国游客恶习,或赤膊于市,或当街脱履,或随地吐弃,为中外所诟病。尽管国民素质提高需要一个过程,从我做起就是一点星星之火,也是一种为善小的良知体现。作为一名名记,提倡不涂鸦比感觉有趣要好。
    至此,我突然觉得自己不是温暖,是浑身发冷;不是觉得这涂鸦有趣,而是看到了历史文明印记的眼泪,一如721北京的暴雨,奔涌——在心田。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645491-596088.html

上一篇:北京的暴雨与缺水——为什么大学不建水处理厂?

2 刘旭霞 武夷山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10-1 16:24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