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晓丹的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rxd1981 以文会友坐而论道 以诚相待肝胆相照

博文

投稿国内某期刊之怪现状 精选

已有 23235 次阅读 2014-3-25 18:02 |个人分类:人生百味|系统分类:论文交流|关键词:style,中文,文章,博客,大学| 大学, 博客, 文章, style, 中文

我之前的博客中,说了一些写文章投文章的事情。大学科学网上的人对于这个问题都比较感兴趣,一时还引来不少人围观。我之前说过,我对国内期刊的一些现状是有一些个人看法的,所以我的中文章写得少,外文文章反而多一些。后来遇到几位同事,都说国内的阵地也不能就此放弃,而且最近几年很多人做了努力,应该还有所改善,所以还是要写一点文章。 

前些日子有一点想法,与导师合写了几篇中文文章,投稿到一些中文核心期刊上。总体上还算是波澜不惊,流程走的中规中矩,我也感受到了国内期刊这几年的改进。当然中规中矩的东西写起来就没有什么意思了。这里说一点有意思的。其中一篇文章,投稿到了国内的本专业的一个核心期刊上。投稿之后遇到的事情却甚是精彩,其精彩程度远超过之前的投稿过程,并险些酿成期刊编委会的地震。今天不妨写来博大家一笑。 

投稿之后,邮件告知稿件已收到,等待编委会处理。过了几个月,收到了修改稿,是一份打印、手工修改、并扫描发来的稿子。猛一看我们的稿子被改得花红柳绿,我还暗自庆幸遇到了认真的审稿人。而论文的共同作者,则责怪我没有好好写,说的我有些惭愧。然而仔细看来,却发现完全不是我们预期的样子:

第一,  修改我们稿子的并不是懂专业的审稿人,而是非本专业的文字编辑,我们的稿子并没有送给专业内的审稿人;

第二,  文字编辑的一些修改和润色对我们的文章倒也不无帮助,但是,其中的却有很多修改是在没有专业背景知识的情况下根据编辑规范进行的臆测。比如:

1.     我们的很多符号,根据国际上研究者的惯例,编辑坚持要按照《规范》执行,我实在不太理解,《规范》能够预测新的研究结果和符号体系;

2.     我们研究中的术语,编辑不知道,打上问号,要我们修改;

3.     我们引用了不同学科的研究成果,编辑说不是一个学科的内容不能写在同一篇文章,我也不理解啊,不是鼓励学科交叉么;

4.     文章中我们为了突出贡献者,经常会以某某人做了某个工作的形式引用文献,编辑不同意,要改成文献几做了什么,不要出现贡献者的名字;

5.     我们做的对于研究的总结和评述性语言,大量被编辑修改,认为文章应该像他认为的样子写;等等。

第三,  然后作者与编辑打电话沟通,双方说得不大高兴,编辑当场挂断电话,之后也不再接听。 

如果是仅仅到此为止,还算不上精彩,后面更有意思:过了几天,作者收到编辑的邮件,感谢作者这些年对期刊的支持,作者被清除出期刊的编委会!我听了之后表示晕倒了,对于自己编委的稿子,横加修改就罢了,居然能因此直接将作为知名学者的编委除名,这可以算是我们的文章引起的小地震了。我和别人开玩笑的时候提到这个事情,大家评论说这属于中央办公厅秘书直接除名了中央委员,呵呵。 

其实归根结底,这里的主要矛盾只有一个:学术期刊应该是学术主导还是采编主导?当然,没有人会承认自己的学术期刊是采编主导的。但是实际上操作起来,由于制度的原因,或者是历史的原因,不少国内的学术期刊,还是采编主导的。这次的事情就体现了期刊的采编阶层对于学术阶层的极度蔑视:编委会是学者,编辑部可以在没有正规程序的情况下将编委会成员直接除名,并表现出对知名学者除名出编委会在学术界的负面影响的完全无视;审稿人是学者,文章可以不用专业审稿人审稿,而是由文字编辑越俎代庖;作者是学者,对于作者的意见近乎无视,而且硬套采编规范和自己对文字的理解要作者削足适履。

我个人认为,虽然文字编辑对于一个学术期刊的重要性不言自明,但是如果文字编辑主理学术方面的事,那么迟早会表现出极大的负面作用。比如说:即使有专业审稿人的审稿意见,最终由非专业的文字编辑做出的稿件是否接收的决定,是很难让作者始终信服的;文字编辑本质上并没有书写和投稿专业文章的经验,其本身很难理解科学研究的过程,也不好理解由研究结果转化为文章的过程和规律,这些东西不亲身经历,只是通过学习是很难掌握的;文字编辑对于学术影响不能给以很好的评估,可能会做出极大伤害期刊学术声望的事情却自己不知道;文字编辑会自认为自己的文字功底很好,熟悉出版规范,于是对于作者的文章按照自己的理解大改特改,修改的过程中罔顾文章的学术内涵;等等。

最后,说了这么多,并不代表我不尊重编辑们的工作。但是,所谓上帝的归上帝,凯撒的归凯撒。不同的角色应该承担自己的事情。制度不合理,用人不合理,是最大的不合理。再用之前的风格总结一句:中央办公厅主理政治局的事情,肯定是会出问题的。呵呵。

我想,最多就是以后少投稿或者不投稿这个期刊而已,何至如此呢。请大家不要对号入座,一笑了之吧。






投稿与审稿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642-779127.html

上一篇:[转载]转载《捕蛇者说》
下一篇:[转载]热烈祝贺我的老师李杰先生被ASCE授予Freudenthal Medal!

72 武夷山 刘淼 高友鹤 张雪峰 张乾兵 水迎波 杨顺楷 王树松 马春旺 汪晓军 任国玉 王春艳 杨金波 吕鹏辉 杨建军 张操 牛文鑫 姜咏江 刘金义 李泳 喻海良 杨正瓴 曹建军 陈新泉 张全成 程光伟 孙磊 段庆伟 胡方云 邵小龙 王桂颖 李大斌 彭渤 李东风 孙中华 余文 王善勇 蒋新正 褚昭明 孙学军 袁军法 黄育和 程焉平 石锋 马陶武 路卫华 LetPub编辑 陈小斌 叶水送 金义光 陈奂生 冯新 何学锋 陈理 冯永忠 周春雷 刘少华 吴廷增 姚攀峰 dchlin jianhuajiang ybtr3929 xuexiyanjiu mpywang biofans khphy2008 dachong99 zzjtcm suuuk Zxt2012 Noble007 sualun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68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4-21 20:14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