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ptainsun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captainsun

博文

[转载]十一、 继续做好事

已有 305 次阅读 2020-3-26 11:56 |个人分类:《生活总编 待续》-费瑞发|系统分类:人物纪事|文章来源:转载

个人做一点好事并不难,难的是一辈子做好事。

新春门联

我退休后,在家共写二十七年门对(春联),其中六年是一分钱都没有,后二十一年是我大弟(费)瑞友建议,叫我从纸坊买一些红纸,早一点把它写好。到腊月把它散到每户去,大户人家取利三二元,小户人家取利一二元,还有的困难户不但不取利连本钱都不要,例如猪圈、牛棚、鸡笼,树(树大根深),大门(开门大发)等都不要钱。这样,我既继续做一点好事,而且也得一点利,并且我也有这一点爱好。在每年阴历十月,我和我的贤妻就开始写,散三四百家,才能达到收入五六百元,有时年三十上午还要把人家写。我在这里除写春节对联外,还帮人家写结婚对和上梁对,以及写日子写号封,写请束,写情单,写租契与报告,写申请,单独上梁对和结婚时最少写百家,一付大门对小门对有人家二付大门对,日子、请束、情单、纸笔黑都是我的,就我这样快快活活都要写半天,最多收人家八元钱,写报告、申请,写租契等纸笔墨也是我的这是分文不收,合肥邮局门口给人家写一份报告都二十元,我是一生爱才,而不是爱这财。

有一年我已吃过年饭,有一家在这里盖房,他住在五里井,从那里买一付大门对放在自行车后面,从路上丢掉,到这里两家小店买红纸都未买到,结果碰上我。我知情之后,就主动带他到我家,拿起纸笔墨就把他写了一副大门对,又加上“万事大吉”横幅,我也只收二元钱,那时叫他给十元,他也会给的。此事我母亲知道后,她怪我吃过年饭还帮人家写,她很不高兴,(而)我从来不相信迷信。

迷信要不是大势所居,过春节门对我都不贴。从我记事后,我是从来没有算过命,看过(手)相,曾经我对弟弟们说不要过分相信迷信,如果你过春节,把合肥市大街小巷所有的炮竹都买来拿到你家门口放掉,也不会发财的。生活条件好坏,一是地区差,二是勤勤恳恳,兢兢业业干出来的。好机会坏机会都不是等的,而是碰的,而不是你相信迷信就能达到的,过分相信这迷信而会上当的。有时冬天我都睡倒了,人来找我写东西,我都起床给他写,(正所谓)“积善人家、必有余庆、赠人玫瑰、手有余香”。智者寿、仁者寿、勤者寿。

谏言献策

现在(我)耳聋,各级政府和有关部门开会也不叫我参加了,我还是这样的态度,只要知道对国家对人民有利的事情,就想提一提建议。如今合肥大发展,2008年这里正下大雪,我给合肥市委孙*龙书记和合肥市发政委主任王*亮主任写了两份建议,关于合肥大发展的建议:

全文如下:

敬爱的金*书记:

    关于合肥市“十ー五”规划,请允许我向您提出以下几点建议,求作参考:

    ……

                                                                                     2007年冬


一九八一年七月十五日写信给安徽省委书记张*夫,全文如下:

尊敬的张书记:

    我是合肥橡胶厂工人费瑞发,系一九六三年省劳动模范。请允许我向您提出以下建议,求作参考:

    ……


八十年代省老委召开座谈会,省委副书记孟*林参加,我在这会上提出以下几点建议:

(1)二十年前的愿望我今天实现,家乡成立一个龙岗开发区。后来想不到那里又弄一个垃圾堆,合肥建材二厂倒闭,此处租给合肥市环卫处倒垃圾,这是全市垃圾都对那里送,专门弄一台推土机进行推垃圾,那推土机的司机一觉睡死,オ三十几岁,弄得周围门窗都不能开。最后孟书记指示说,费瑞发同志提出来的垃圾堆叫人家门窗都不能开那怎么行,那时合肥市长钟咏三当年就未送,否则实验厂的大坑早就填满。

    ……

  作为人大代表,每次开会前,我晚上下班跑遍我的选区每家每户征求群众意见,每次开会我都要发言和提出建议,有的代表开几天会,既不发言又不提建议,如六十年代合肥市公共厕所,装钉就是我提的,理由是男同志手投个包还可以小便,女同志拎个包就不行了。我总觉得关心群众生活,处处都要关心,北门人民电影院北门木头大桥两头加栏杆都有是我提的。(此类)不一一举例。

关于医药费报销的报告:

我们都是五十年代和六十年代的“省劳动模范”。那时每天工作都要干十几个小时,有时最多一天都干二十多个小时,既没有加班费,连星期天也不休息,勤勤恳恳,兢兢业业,任劳任愿。埋头苦干,小病不但不休息,而且更不去看医生,常年岁月,积劳成疾。按照中央和省市有关文件精神,我们需要疗养就可以去进行疗养,每年可以体验一次,家属药费还可报销一半。现在家属药费不但不给报销,连我们住院还要扣除5%。破产单位更是无报销,为此特上报告,思求各级政府各级领导进行研究,让我们晚年生活过得更美好更幸福。

    ……


(作为集体代表)请求增加养老金的报告:

    ……

我门现在每月工资都是几百元,有的还要负担老伴生活费用(城市居民),同机关事业退休人员相比,我们的基本养老金,低于他们3-4倍,这是严重的分配不公。按照有关的文件规定我们国有企业和机关及人员享受待遇是一样的,好多年来国家和省市调整工资,很多不同的条件都增加了工资历,而我们省劳模一点未加,这也不公,我们和有关人员不过是分工不同而己,虽没有他们功劳大,而我们可算建国一份子(三年前皖省给全国劳模一月增加35元)。

    ……


有关地方建设,还曾写信给合肥市吴市长。以上两份报告都是三十余人签名,我跑追全市找他们签的名。起的作用是按照困难劳模,市里每月给我们一百元,省里每月给我们八十元,我是作为信访代表也签字,合肥市总工会两次电话叫我去,老伴说:要有好处是大家的,要倒霉你一个人倒霉。

敬爱的吴市长您好:

    请允许我向您提出几点建议求作参考:(一)关于合肥市长江路:1.就叫长江西大街,长江中大街、长江 东大街,我认为叫长江西路,长江中路,长江东大街,这好像不大相称。2.或者就叫长江西路、长江中路、长江东路,把现在长江东路改为寿春东路。

    ……

                                                                                  2010年5月14

也曾写信给合肥市市长钟*元和郭*青。

关于建材二厂破产多年这个地方,建议在这里建一个公园,因为东门只有花冲公园,上海六十年代就有ニ十ー个公园,湖北武汉有三十多个公园,建材二厂这个地方既是省委东大门又是市委东大门,同时又是几省的交通要道,不能老是让这块宝贵的土地让它在这里睡觉。把这个大坑周围修上马路,水里配上凉亭再和板桥大坝沟通。整个面积比包河大、比道遥法津大。

……


卖鞋

二十年前分家,我有四个小孩,六个人生活,那时我每月工资44元,每月给母亲大人5元,因小弟瑞龙没有结婚,母亲带小弟共同生活。后来身体不好,领劳保工资每月只有二十余元,贤妻在生产队上班,一年收入达不到一百元,生活实在困难。这时又想了一个法子,写封信给厂长,内容是:“长期拿劳保,实是受不了,退休未退掉,三个小孩上学校,又欠外债千余元,债主不断来要钱”。在这封信的启发下,厂长有了恻隐之心,批准我从厂里一点鞋子给你家属去卖,取得一点利帮助解决点困难。这时我心既是高兴又是烦恼。因为我家不在街心,又不在路边,而且又没有钱去(订)鞋子。这时我又动了脑筋叫我贤妻挑至串乡去卖;无钱,又从卫北生产队队长朱章范借一千元月利钱到厂里去出鞋子,每月是四分利,一千元用一年就四百八十元利。不管怎么样,他还敢借给我,因为我在这里是“穷出名”。每天早上从家挑着鞋子去卖,各个号码一带就是一大担。厂里给我出厂价,一双鞋比百货公司要赔宜一元多。按理说来,挑送到你家就按照百货公司价格给你,我们还是做好事,但我们不这样做,这一元多钱我和顾客对半分,你买鞋少几角钱,我们得几角钱。这样卖一冬天的鞋可得二百元左右。所以在这里,南至陈邦圩,北至磨店,东至店埠,西至七里塘,横竖几十里,哪家买我一双鞋,我们就在哪家做一件好事。三十年前几角钱,就要他上两三天班。

堂弟费瑞芳(受伤)

三十年前,此人从合(肥)百(货)公司下班回家,路经合肥淮合路十字街,被久死法梧的树叉断落打在他的头和肩膀上(使他)受了伤,并将自行车龙头打坏。后他找了我,我多次去合肥园林局,帮他搞到了三百元医疗费和生活补贴费。

生产队安(装)电灯和做下水道的账

生产队没有电灯,我和葛*平朱光福去马岗大队进行联系。后从大队方郢生产队接电灯,跑了好多次才联系好。下大雨晚上,我都杵着棍子去方郢。前几年,我们一巷下水道,也是我和外来户王小五负责搞的。这两项工程,经济账都是我搞的。王小五给他几天工资,我是一分不要的,因为我有养老金。(这)两账都进行(公开)公布。搞一生经济,一(贪)就发财,二就犯错误,我一生爱这个“才”,而不是爱那个财。

三弟瑞银、五弟瑞龙结婚

三弟结婚时,是我主导意见。卫南生产队社员每家请一人一次,干部每家两人两次。为了给*琴安户口,我又请干部一次。

五弟结婚时,大妹夫刘*友筹款三百,小妹夫杨*年筹款三百多,大弟筹款三百元,三弟没给(因他更困难),我那年没有养猪,没有钱,北队朱*范没有钱借,我托姚郢大表弟何*明,从罗岗大队王底生产队王*金借三百元(月六分利),(我们)共花去二千三百余元,才将张*翠(五弟媳妇)娶来。最后还剩下二百九十多元,办席和给五弟做衣服(此账和大弟瑞友经办)。后来,张*翠把她的父母及妹妺,都带到她家来。她的父亲叫张*仁,磨店那里(的人)都叫他张吃人(那时是四类分子)。第一次找我算帐的目的,是为了将我的母亲分开;第二次找我算账,是为了把我母亲赶出来。这时,三弟就把母亲东西搬到我这边,(张*翠)扬言不算账她的老头就要用刀砍我。老家费大郢有人说,他哪有权力来找你算账。张的妹妹还在我弟弟(五弟)家。出嫁的那时,实际上是她与弟弟好,根本不考虑自己受委屈。未想到小弟40余岁就走了。

在谈的时候拿钱、介绍人、招待一切都是我这里,故此我又写了两副门对。一是大门对,二是后门对。

大门:大国家处处对起我,大家庭有人亏待我

后门:我本是双功之臣,却变成单功之人

小弟的屋子是我一手帮他烦神(意为费尽心思)盖起来。张来的时候,有人对她讲你家的前前后后一切都是老大爷烦神搞起来,连树都是他栽的。但,张说,我不讨他情。所以,毛主席教导好事也能变为坏事,一点也不错。



作者:费瑞发,省劳动模范,省人大代表,中共党员。又名费子圣,一九三三年出生于安徽省肥东县三十埠乡梅小郢。祖父:费家元,祖母:何氏,曾祖父:费华龙,曾祖母:赵氏。父亲费翔余,母亲,何朝英,旧时代贫困人民。作者因博学多识、思维细密周全、业务能力强,在那个年代获得同事、公众的广泛拥护和认可,也是群众眼中口中的“无冕博士”,一九六三年被选为安徽省劳动模范和安徽省人大代表。长期身体力行,以身作则,全身心实践为人民为社会服务的集体发展理念。耋耄之年,仍不忘奋斗,令精神延绵以冀传承。 转载授权联系 sunxch@126.com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63731-1225376.html

上一篇:[转载]十、 还债
下一篇:[转载]十二、学习

0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8-11 09:5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