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hutx1945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zhutx1945

博文

朱铨任广西经略安抚使辩伪

已有 669 次阅读 2021-2-23 20:35 |个人分类:朱子世家|系统分类:人文社科

        朱铨有没有任过广西经略安抚使?这是一个很具体的问题。 

        其实这个问题在一百年前就已经基本有了答案。给出答案的人是吴廷燮(1865—1947年)。 

       吴廷燮,清光绪二十一年(1895年)甲午科顺天乡试举人,民国元年任袁世凯大总统府秘书,民国三年任北京政府政事堂主计局局长,其间兼事清史馆总纂,三十六年为南京国民政府国史馆纂修。 

       1913年吴先生在《中国学报》上发表了《北宋经抚年表》,后再著《南宋制抚年表》。两份年表合为一书于1918年铅印刊行,1981年该书由张忱石点校,1984年由中华书局发行。 

       1981张忱石作的点校说明云: “南宋部分主要采自李心传的《南宋以來系年要录》,并且广采宋代公私所撰的编年体史、别史、政书、文集和地方志的材料,以及各种传说和小说等,以资考订。 这两部书也存在与《唐方镇年表》相类似的缺点。首先是作者引述史料不夠严谨,错讹较多。其次,吴氏在排列经抚、制抚的任免迁转时,带有一定的随意性,在这一点上,他所下的功夫不如《唐方镇年表深》。书中往往有材料与时间不相应甚至颠倒之处。” 


    《南宋制抚年表》给出嘉定十三年(1220年)至淳佑十年(1251年)间的广西经略安抚使名录为:胡槻、邹应龙、钱宏祖、赵崇模、丁黼、张琮、赵师恕、颜颐仲、徐清叟、赵范、黄自明、谢逵、姚希得、蔡范、董

槐、宋慈、李曾伯、徐敏子。

      其中没有朱铨。

      这其中漏了徐荣叟、曾用虎;而宋慈并没有知静江府、广西经略安抚使。《南宋制抚年表》云:“宋慈 《可斋杂稿》《静江谢表》:知静江宋慈知广州,李曾伯知静江。”


      查《可斋杂稿》三十四卷,《可斋杂稿续稿》八卷及《可斋杂稿续卷后》十二卷并无《静江谢表》,只有《可斋杂稿》卷三《谢广西经略使到任表》,和卷十六《辞免知静江府兼广西经略奏》。《辞免知静江府兼广西经略奏》云“三月十九日三省同奉圣旨,李某依旧煥章阁学士知静江府、广西经略安抚使;宋慈除直煥章阁知广州主管广东经略安抚使公事。”

       很明显,这只是讲两个任命同下而已,并没有其它语言。宋慈不曾知过静江府。


       一百年后,2018年6月河南大学張远欢硕士论文《宋代广西知州研究》,其中把静江知府兼广西经略安抚使的入列排列情况基本弄清楚了,并且列出了任职资格和卸职后的去向,但没有给出入列和排列的依据。

所以说“基本弄淸楚了” ,是因为这期间漏排了徐敏子。徐敏子在淳佑六年上半年,第一次出任广西经略安抚使。

      《宋代广西知州研究》给出嘉定十三年(1220年)至淳佑十年(1251年)间的广西经略安抚使名录为(徐敏子为本文作者所加):邹应龙、胡槻、钱宏祖、赵崇模、丁黼、张琮、赵师恕、钟震、颜颐仲、徐荣叟、徐清叟、曾用虎、赵范、黄自明、谢逵、蔡范、徐敏子、董槐、李曾伯、姚希得。

       同样,也没有朱铨。


       据此,我们考证朱铨有没有任过广西经略安抚使,只要完成以下两件事即可:

       第一,查宋代各种文献,修订、完善相关静江知府兼广西经略安抚使年表的相关佐证材料,看朱铨是否有出任广西经略安抚使的机会或可能。

       第二,查看任广西经略安抚使的任职资格,看朱铨是否可能获得这种资格。   

       我们增加如下资料来工作:2001年9月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的束景南编著《朱熹年谱长编》,雍正朝金鉷等著《广西通志》,另有《宋会要辑稿》,《宋史》,《定斋集》。


      首先,应把广西经略安抚使,这个官职的设定搞清楚。

    《宋会要辑稿》职官四十一,《经略使》:  

    《哲宗正史 职官志》云:

       掌总护诸将,统制军旅,察治奸宄,以肃清一道,凡兵民之政皆总焉。系边任则绥御夷狄,抚宁疆圉,若甲兵屯戍、刍粟馈运,则视其缓急盈虚而移用之。掌凡战守之事,即事干机速边防及士卒抵罪者,听以便宜裁断。其属有勾当公事、管勾机宜文字、准备将领、准备差使。


    《宋会要辑稿》职官四十一,《安抚使》云:

     旧制,凡诸路安抚使之名并以逐州知州充,掌抚绥良民而察其奷宄,以肃清一道。两浙东路以绍兴府,两浙西路以临安府,江南东路以建康府,江南西路以隆兴府,淮南东路以扬州,淮南西路以庐州,荆湖南路以潭州,荆湖北路以荆南府福建(州)路以福州,京西南路以襄阳府,广南东路以广州(广南西路以广州),广南西路以静江府,成都府路以成都府,利州路以兴元府,潼川府路以泸州,夔州,并以知州充。内广南西路、成都府路潼川府、夔州路并带兵马都钤辖,余路并带马步军都总管。内广南东路带主管经略安抚司公事,广南西路带经略安抚使。

       这个概念非常明确,南宋哲宗以来,广南西路安抚使是带经略安抚使的,而且由静江府知府充任。


      一 朱熹辞知静江府、广南西路经略安抚使的故事

      《朱熹年谱长编》下卷1012页:

       一一九一年 绍熙二年 辛亥六十三岁

      (三月)是月,复除秘阁修撰,主管南京鸿庆宫。

      (四月二十七日)是日,辞职名。二十九日,去郡归。

         七月四日,复辞职名,不允。八月二十三日,乃拜命。


   《朱文公文集》卷八十五《除秘阁修撰谢表》:“朝散郎、新授秘阁修撰、主管南京鸿庆宫臣朱熹上表言:准告授前件职事,臣再具辞免,奉圣旨论撰之职,以宠名儒,依巳降指挥,不准辞免,臣已于八月二十三日望阙谢恩祗受讫者……”


    《朱熹年谱长编》下卷1052页:

    一一九二年 绍熙三年 壬子 六十三岁


   《朱熹年谱长编》下卷1082页:

  (十二月)是月,以留正荐,除知静江府,广南西路经略安抚使。十九日,辞。


   非常明确,朱熹辞知静江府、广南西路安抚使时,官阶为朝散郎,职名秘阁修撰,是朝臣的庶官了。


    《朱熹年谱长编》上卷119页:

      一 一四八年 绍兴十八年 戊辰 十九岁

       四月殿试中举,中第五甲第九十人,赐同进士出身。


   《朱熹年谱长编》上卷142页:

      一一五一年 绍兴二十一年 辛未 二十二岁

      二月,赴临安铨试中等,授左迪功郎,泉州同安县主薄,待次。


   则朱子从1151年到1192年,用时41年。从县主薄到广西经略安抚使。

   故考察朱铨,再加十年期,从1202年庆元党禁放松,到1250年期间,看第一,朱铨是否有任广西经略安抚使的资格。第二,朱铨是否有任广西经略安抚使的机会。


     二 宋代静江府、广南西路经略安抚使概论

      2018年6月河南大学張远欢发表了硕士论文《宋代广西知州研究》。其论文摘要部分内容如下:

      “广西地区环境恶劣,烟瘴严重,少数民族众多,而且远离中原地区,自古以来就给世人一种荒蛮落后的感觉。由于交趾在五代十国时期从中原独立出去,广西在宋代就不得不面对交趾的骚扰入侵,所以为了稳定广西地区的统治,保护江南地区的安全,宋政府不得不重视广西的治理,对广西各州知州的选任也比前代更为重视,……从现有史料中共统计出1033位知州,其中知州史料比较全面的是桂林(静江府)知州,而且桂林知州兼领广西安抚使和兵马钤辖,对广西各州有领导作用,其职能既有知州的普遍性也有自身的特殊性。桂林知州的入仕途径以科举为主,出身地域大部分是江南地区,籍贯与进士出身地域大体一致。桂林知州的任职年龄在40岁以上的居多,平均任期为两年左右,但比其他州的任期稍长,知州离任后的去向以地方官为主。”

《宋代广西知州研究》33页,有宋代桂林知府年龄分布表。

ECCBA4F3-4909-4625-B4BF-8273D2E48AB4.jpeg

宋代桂林府在高宗时改称静江府,两府知府总数110人,有年龄可考者77人,最小年龄30余岁,最大者69岁。

《宋代广西知州研究》第112页,附录2 《南宋静江府知府名录表》,此表取出2001年成都巴蜀书社出版,李之亮撰《宋两广大郡守臣易替考》。

    下图是该表的截图,从1201年至1250年,是我们关注的时段。

7C66AB85-694B-4EA1-851F-E5B5067EFDB6.jpeg

08A52039-7B92-40A4-B071-A8441696CFE2.jpeg

9EB42B16-1F0E-4216-AF5C-636B0D68A35C.jpeg

这图重点关注1220年到1250年,所有知静江府的名单。

嘉定十四年(1221年)黄榦撰成《朝奉大夫文华阁待制赠宝谟阁直学士通议大夫谥文朱先生行状》,见《朱熹年谱长编》第1492页的《附录》:

    “ 钜,从政郎、新差鉴行在杂卖务杂卖场门;铨,从事郎,融州司法参军;鉴,迪功郎、新辟差充广西经略安抚司准备差遗。业余进士。”

据此,朱熹之三个孙子,在1221年都不可能任广西经略安抚使,故我们从1220年开始研究。

朱钜和朱铨在1221年,以20岁计,到1250年约69岁,这就是我们确定的时间段。

     上表中,除了張琮任了几个月知静江府外,其他全部是以某种资格出任广西经略安抚使的。張琮不过是等赵师恕来接任,代理几个月罢了。 所以知静江府知广西经略安抚使的资格必须是朝臣,而且具有修撰以上职名。

     据雍正《广西通志》卷四十八第三十八页起,宋代广南西路经略安抚使的任职资格为“以直秘阁以上充”,静江知府的任职资格为“以朝官及刺史以上或诸司使充”(关于宋代官阶、职事官和职名的概念,参见《⟨朱子宦跡⟩解读及其子孙荫补兼及夫人和父母封赠》)。

   

   

 三 1220-1241年静江府知府各论

     我们的目的是收集资料,确证表内各知府任职的可靠性。

第一 胡槻 

嘉定十三至十七年(1220-1224年)任静江府知府。

    胡槻嘉泰元年(1201年)至嘉泰三年(1203年)任知邕川,官阶奉议郎。这个官阶属朝官的最低阶。在任知邕州前为静江府通判,差权贵、融、象三州。

    《定斋集》卷六《荐胡槻万俟似状》:

  照对臣等所部二十四州去朝廷最远仕者,不惮数千里,深入瘴乡,无非为利,媮惰苟且,浸以成风,鲜有不溺其习者。其间廉平之吏,仅或有之,求其材术优异治绩昭著者,得二人焉。臣等隐黙不言,不惟获蔽贤之罪,淑慝不分,亦无以示劝。臣敢冐死奏闻,窃见奉议郎、知邕州胡槻,名臣铨之孙,家学自有源流,其人性资明爽,风力敏强,有志事功究心职业。前任静江府通判,差权贵、融、象三州,所至辄最诸司交荐之,邕管极边、控御溪峒,弹压盗贼,最为要地。管下武縁、宣化二县,羣盗渊薮豪猾,巨冦根株嚢槖盘固,累年吏不能制,槻到官未久,广设方略,遣人擒捕,戮其渠魁,荡其巢穴,余党防窜,境内帖然。比年以来,沿边官吏,多为州峒所啗恣,其侵盗不敢诃问。槻正已律人,无一毫与之交私,示以威信。蛮猺知畏,奸民贩鬻生口卖出外界,槻力行禁止此患。少息,蛮人互市,吏卒奸弊百出,槻痛革之,又能节损用度,修葺城壁,建楼屋千余间,除治军器,训练士卒,以备不虞,劝诱州峒士人入学听读,使知忠义职务。具举课其治效,实为一道之最……


   胡槻从朝臣奉议郎、知邕州升到集英殿修撰、静江府知府、广西经略安抚使用时十九年。

   嘉定十四年(1221年),

   “朱鉴,迪功郎、新辟差充广西经略安抚司准备差遗”,就是在胡槻手下听差。


    《宋史》《列传一百三十三 胡铨》:

   胡铨,字邦衡,庐陵人。

   建炎二年,授抚州军事判官,……

   绍兴八年,宰臣秦桧决策主和,金使以"诏谕江南"为名,中外汹汹。

   铨抗疏言…… 书既上,桧以铨狂妄凶悖,鼓众劫持诏除名,编管昭州,仍降诏播告中外。给舍、台谏及朝臣多救之者,桧迫于公论,乃以铨监广州盐仓。

   明年,改签书威武军判官。

   十二年,谏官罗汝楫劾铨饰非横议,诏除名,编管新州。

   十八年,新州守臣张棣讦铨与客唱酬,谤讪怨望,移谪吉阳军。    

   二十六年,桧死,铨量移衡州。……

    三十一年,铨得自便。

   孝宗即位,复奉议郎、知饶州。……

   孙槻、榘,皆至尚书。


   《朱熹年谱长编》上卷第444页:

   一一七〇年 乾道八年 庚寅 四十一岁

   十二月二十六日,工部侍郎以诗人荐,与王庭珪同召赴行在,以丧事未终辞


   《朱子全书》第18册第4086页,《朱子语类第一百三十一卷》:

    本朝五 中兴至今人物上

    《朱子全书》第4130页:

或问:“胡邦衡在新州十七八年不死。”先生曰:“天生天杀,道之理也,人如何能解死得人?”

第二 钱宏祖 

宝庆元年至宝庆三年(1225-1227年)以朝散大夫,本州提刑,宝谟阁学士任。

钱宏祖在历史上颇有点小名气,因宋、明代几个文献都记载他卷入史弥远杀胡梦昱案。


《宋史卷四百十四 列传一百七十三 史弥远》:

“初,弥远既诛韩侂胄,相宁宗十有七年。迨宁宗崩,废济王,非宁宗意。立理宗,又独相九年,擅权用事,专任俭壬。理宗德其立己之功,不思社稷大计,虽台谏言其奸恶,弗恤也。”


周密(1232年—1298年或1308年,出身于五世官宦家庭),其著《齐东野语》卷十四:

“大理评事庐陵胡梦昱,季晦,应诏上书,引晋申生为厉,汉戾太子,及秦王廷美之事,凡万余言,讦直无忌,遂窜象州。”

胡知柔(宋,胡梦昱子),著《象台始末》卷二《行述》:

“贻书丞相史弥逺,以为公论:在天下未有乆而不明寃,抑在天下未有乆而不伸。此论不早明,他日必有反复;此抑不早伸,他日必有厉阶。丞相得书大怒,于是御史李知孝承风旨劾公党附叛逆,与洪公咨夔并逐,而公则有削籍羁管象郡之命。葢寳庆乙酉九月已未也。广西帅臣钱宏祖欲杀之,赖运判陈公汶左右得免。”

宝庆乙酉即宝庆元年(1225年),此证钱宏祖是静江知府兼广西经略安抚史也。

刘元卿 (公元1544-公元1609),字调甫,号旋宇,一号泸潇,吉安府安福县西乡人。明朝著名理学家,其著《贤弈编》卷二 《达命》:

“又大理评事胡梦昱以直言贬象郡,过桂林帅,钱宏祖欲害之,未及有所施行亦暴亡。人生祸福之不可预策如此。”

   张鸣凤,明嘉靖三十一年(1552年)举人,桂林府通判,著《桂故》卷七:

   “钱宏祖欲为史弥远杀胡梦昱。”

第三 赵崇模 

宝庆三年(1227年)至绍定四年(1231年)任,以朝奉大夫,直 敷文阁。荫恩出身。

《宋史全文续资治通鉴》第三十一卷 (宋、元佚名编撰)(网上有内府藏本),《宋史全文》有黑龙江人民出版社和中华书局两个版本出版。

理宗 绍定二年

八月,辛丑,进知静江府赵崇模直敷文阁,以职事修举故也。

《宋元学案》第46卷(1986中华书局出版,淸黄宗羲、全祖望)《玉山学案》:

玉山学案表

赵汝愚(父善应)(子)崇宪 (孙)必愿 (曾孙)良淳(别见《双峰学案》

(子)崇度

(子)崇模

(子)崇实

 赵氏家学

朝請趙節齋先生崇度

趙崇度,字履節,號節齋,忠定子。由承務郎為右曹郎中,提舉湖南常平,改江西,終朝散大夫。先生自少聰穎,年十六,謁朱文公于考亭,文公器之,授以《大學》一編,曰:「修己治人之法,不出此書。」後忠定歸臥里門,又授以《通鑑》,曰:「讀是,可以見古今興壞存亡之故。」先生天才逸發,落筆娓娓動人,而文公迪之以經,欲其知道以立本也;忠定博之以史,欲其知變以致用也。先生衣被父師之教,自勵如玉雪,不忍秋毫點污。真西山銘其墓,稱先生勁氣直節,實似忠定,儗諸忠宣昆季,各得文正之一體。著有《磬湖集》、《左氏常談》、《史髓》、《節齋聞記》等書。(參《真西山集》。)

機幕趙先生崇模

趙崇模者,忠定子也。劉後溪帥荊襄,辟為機幕。時亦辟趙師劭之弟,先生以師劭官藥局時請斬忠定以謝天下,義不與其子弟接,草箋辭謝。後溪遽勒師劭之弟。

    下述材料说明朱在这一年的官职为工部侍部。

理宗 宝庆三年,三月庚戌,工部侍郎朱在进对,奏人主学问之要。上曰:“卿先卿《中庸序》言之甚详。”又奏:“孔子庙从祀,去王雱画像处。”上曰:“亦曾有此例来。”在奏曰:“惟其从祀不当公论,所以去之。”又奏:“先臣四书印本所在不同。”上回顾,宣谕曰:“卿先卿《四书注解》有补于治道,朕读之不释手,恨不与之同时!”

第四 丁黼 

绍定四年(1231年)至瑞平元年(1234年)仼,进士,以中大夫,直敷文阁任。

  《宋史》四百五十四卷 列传二百一十三卷 忠义九:

丁黼,成都制置使也。嘉熙三年,北兵自新井入,诈竖宋将李显忠之旗,直趋成都。黼以为溃卒,以旗榜招之,既审知其非,领兵夜出城南迎战,至石笋街,兵散,黼力战死之。方大兵未至,黼先遣妻子南归,自誓死守。至是,从黼者惟幕客杨大异及所信任数人,大异死而复苏。黼帅蜀,为政宽大,蜀人思之。事平,赐额立庙。

魏了翁(1178-1237年)绍定五年(1232年),升任宝章阁待制、潼川路安抚使、泸州知州。其间与丁黼屡有交往,作《夔州卧龙山记》,收入《鹤山全集》四十四卷。《夔州卧龙山记》节录:

予久闻夔州卧龙山之胜,开禧单阏之岁,归自王朝,至蜀门,则避地之荆者,蔽瞿唐而下,将登山而止;绍定单阏之岁,还自南迁,至蜀门,则避地趋峡者,蔽渝江而下,又将登山而不果。先是丁文伯为帅守,尝以记属予逮同朝,……又二年,而予守泸山之主僧曰惠行叙山中之槩以督前诺。……,自庆元二年了悟主山,嘉定三年,丁侯以惠行继之,……潼川人文伯,名黼,尝为将作监,今经略广南西路,立朝鲠挺,故其所崇尚者若此

第五 張琮 

端平元年(1234年仼)以朝散郎知静江府。

 

第六 赵师恕 

端平二年(1235年)至端平三年(1236年)仼,以直煥章阁任,由知袁州任。据《朱公在圹志》

“绍定……庚寅知袁州,……辛卯……提举隆庆府玉隆万寿宫”,

知朱在知袁州是在宋理宗三年(1230年)至四年(1231年)。据明正徳《袁州府志》,朱在之后是赵师恕。赵师恕知袁州时三年,1231年至1324年(端平元年),修分宜学,作《县学记 分宜》:

“端平元年二月记”。

《宋代广西知府研究》中《南宋静江府知府名录表》将赵师恕知袁州列为知静江府之后是错误的。

晋江紫帽山金粟洞附近的一块岩石上,上刻:

“淳祐癸卯暮春之望,郡守颜颐仲约宗正赵师恕登紫帽峰,别驾卢同父、幕椽林希逸俱”。

知赵师恕是宗室。

  黄𠏉(1152-1221年)著《勉斋集》,其卷二十一 《赵季仁习乡饮酒仪序》:

“吾友赵君师恕,宦不达而忘其贫,今不合而志于古,其为邑余杭尝行乡酒礼矣。今复是礼,与乡有志之士讲肄焉。礼成,予犹恐观礼者习其数而不明其义也,故记其大略,使刻之篇首。嘉定庚辰六月朔旦长乐黄𠏉。”

此文作于嘉定十三年(1220年),由此文知赵师恕,字季仁。

罗大经(1196—1252年后)字景纶,号儒林,又号鹤林,南宋吉州吉水(今江西省吉水县)人。宝庆二年(1226)进士,历仕广西容州司法参军、辰州判官、抚州推官。著有《鹤林玉露》。其丙编卷五有《南山岩泂》:

“余尝随柱林伯赵季仁游其间,列炬数百,隨之鼓吹,市人从之者以千计。巳而入,申而出。入自曾公岩,出自栖霞洞,入若深夜,出若白昼,恍如隔宿异世。季仁索余赋诗记之。”

第七 钟震  

嘉熙元年(1237年)任,以宝章阁直学士任。

㓋咨蘷 淳熙三年(1176年)至端平三年(1236年)著《平斋集》,其卷十三之《内制》:

“中奉大夫、宝文阁待制、赐紫金鱼袋钟震辞免除宝章阁直学士知静江府、广西经略使恩命,不允。诏。”

目前依然清晰可见的龙隐岩石刻《宋·颜颐仲钟震龙隐岩题记》:“嘉熙戊戌岁(1238年)七月癸未,龙溪颜颐仲景正邀长沙钟震春伯登湘南楼,过翛然亭,浮漓江,访龙隐,穷栖霞、冷水诸岩洞之胜。羽觞满引,角巾相羊。时以令休,乘暇幽寻,超然物外,仿佛乎日、月华君之与游也。”

    

第八 颜颐仲 颜师鲁之孙,荫祖恩入仕。

嘉熙二年(1238年)至嘉熙三年(1339年)任,以直秘阁、两浙路转运判官任。

上面用过的资料,再展现一下:

目前依然清晰可见的龙隐岩石刻《宋·颜颐仲钟震龙隐岩题记》:“嘉熙戊戌岁(1238年)七月癸未,龙溪颜颐仲景正邀长沙钟震春伯登湘南楼,过翛然亭,浮漓江,访龙隐,穷栖霞、冷水诸岩洞之胜。羽觞满引,角巾相羊。时以令休,乘暇幽寻,超然物外,仿佛乎日、月华君之与游也。”

    晋江紫帽山金粟洞附近的一块岩石上,上刻:

“淳祐癸卯暮春之望,郡守颜颐仲约宗正赵师恕登紫帽峰,别驾卢同父、幕椽林希逸俱”。

第九 徐荣叟,徐应龙子。

嘉熙三年(1239年)任。进士,以集英殿修撰任。

徐应龙,字允叔。淳熙二年第进士,衡州法曹、湖南检法官、知瑞州高安县。吕祖俭言事忤韩侂胄,谪死高安,应龙为之经纪其丧,且为文诔之。有劝之避祸者,应龙曰:“吕君吾所敬,虽缘此获谴,亦所愿也。”朱熹贻书应龙曰:“高安之政,义风凛然。”

《宋史卷四百一十九,列卷一百七十八 徐荣叟》:

“徐荣叟,字茂翁,焕章阁学士应龙之子。嘉定七年,举进士。历官通判临安府,迁太学博士兼崇政殿说书,迁秘书郎,升著作佐郎兼侍左郎官。出为江东提点刑狱,直秘阁、知婺州。迁著作郎兼礼部郎官,以集英殿修撰知静江府兼广西经略安抚使。”

第十徐清叟,徐应龙子。

嘉熙三年(1239年)至嘉熙四年1240年)任,以集英殿修撰任。

《宋史卷四百二十,列卷一百七十九 徐清叟》:

“徐清叟,字直翁,焕章阁学士应龙之子。嘉定七年进士。……欲请复皇子竑王爵,裁抑史弥远恤典,召用真德秀、魏了翁也。

……兼崇政殿说书。迁秘书郎,升著作佐郎兼权司封郎官,迁军器少监,皆兼职依旧。迁将作监,拜殿中侍御史兼侍讲。迁太常少卿兼权户部侍郎兼侍讲。三疏丐外,给事中洪咨夔、起居舍人吴泳皆抗疏留之。寻权工部侍郎。以右文殿修撰知泉州,集英殿修撰知静江府、广西经略安抚使。”

第十一 曾用虎 曾应辰子,庆元五年状元曾从龙之弟,屡试不中,因兄仼官。

嘉熙中仼,以朝议大夫、直华文阁仼。

掌教梅石书院周学曾己卯(1819年嘉庆二十四年)举人编纂道光《晋江县志》卷三十九 《人物志 曾用虎》

“曾用虎字君遇。以兄荫知宁海县,改尤溪,判福州,历知兴化军。修太平废陂,民蒙其利,号曾公陂。升江西提刑,时叛兵甫平,支党反侧,悉力拊摩,江右遂安。累升吏部郎中,改工部华文阁,帅广西。至镇数月罢归,未几卒。”

第十二 赵范 赵方子,衡山人。赵方在淳熙八年(1181年)考中进士,屡有战功,徽猷阁学士、京湖制置大使。

嘉熙四年(1240年)任,以端明殿学士任。

《宋史·卷四百一十七·列传第一百七十六 赵范》

“范字武仲,少从父军中……与弟葵俱授制置安抚司内机,事具《葵传》。

十五年,丁父忧,起复直秘阁、……进端明殿学士……乃授京湖安抚制置使兼知襄阳府。属南北军将交争,范失于抚御。于是北军王旻内叛,李伯渊继之,焚襄阳北去;南军大将李虎不救焚,不定变,乃因之劫掠。城中官民尚四万七千有奇,钱粮在仓库者无虑三十万,弓矢器械二十有四库,皆为敌有。盖自岳飞收复百三十年,生聚繁庶,城高池深,甲于西陲,一旦灰烬,祸至惨也。言者劾范,降三官落职,依旧制置使。寻奉祠,以言罢;论者未已,再降两官,送建宁府居住。嘉熙三年,叙复官职,与宫观。四年,知静江府,后卒于家。”

第十三 黄自明 

谆佑元年(1241年)仼 以朝请大夫、直秘阁任

万历已丑张呜凤著《桂胜》(四庫全书版)卷二 《曾公岩题名》

 “嘉熙已亥重九日帅守建安徐清叟直翁肃使稽山黄自明明仲同遊。”

万历已丑张呜凤著《桂故》(四庫全书版)卷五《先政下 》:

“徐清叟字直翁嘉熙三年以朝奉郎、集英殿修撰知静江府。是年重九日与提刑黄自明同遊曾公岩。自明会稽人 ,字明伸。寻于淳佑初,亦知静江。”

第十四 谢逵 进士

淳佑元年(1241年)至淳佑三年(1243年)任

2018年8月13日《桂林晚报》刊登秦堤《兴安乳洞岩古代诗咏揭秘》:

“在镌刻于壁的诗歌当中,由感乳洞之胜上升为赞兴安整体人文之美的诗歌首推时任静江知府的谢逵作于淳祐甲辰(1244)三月中浣、“寄呈彭令尹”的《乳洞纪事寄彭令尹》。彭令尹,指当时兴安的彭姓主官。诗中“孰谓地灵钟秀异,美哉风物见兴安”句堪与袁枚“江到兴安水最清”异曲同工,为推广兴安提供了意蕴俱佳的古典标语。”

   其实,这首诗的全文如下:

“淳佑甲辰三月中浣奉诏经略同客张景东冯云从男公阐公阊游乳洞纪事       

寻幽天气得晴酣,小小篮舆胜绣鞍。

洞以乳名云液涌,泉纡石出水晶寒。

山容染翠开油幕,竹韵鸣竽立玉竿。

孰谓地灵钟秀异,美哉风物见兴安。”

第十五 蔡范 进士

淳佑四年(1244年)至淳佑六年(1246年)任。以朝议大夫、集英殿撰修任。

明永乐十四年黄淮、杨士奇编纂《历代名臣奏议》三百三十八卷李鸣复知福州之《乞严为广西之备》:

“……臣向者,己亥之岁,侨寄毗陵。曾闻蜀帅陈隆之具申朝廷,谓鞑贼欲由大渡河攻破大理等国,斡腹入寇。密院札下广西经略徐淸叟,严行体探,预作堤防。后来淸叟。到大理、自杞等国,回报缴申。今可复视也

今又从邸报见抠密都承旨蔡节奏章,专坐广西经略蔡范申到事宜,谓邕、宜深为可虑。与今来牟申之所言,及向来陈隆之所申,大概—同。”

第十六 徐敏子 

淳佑六年(1246年)任,推断以秘阁修撰任。

《宋史全文》卷三十三 《理宗三》:

“淳佑三年六月甲戍令濠州兼淮西提刑徐敏子经理毫州。”

《宋史》卷四十三,本纪第四十三《理宗三》:

“淳佑四年五月乙丑胡清献劾淮西提刑徐敏子三罪,诏削两秩,送江州居住。”

“淳佑五年三月庚子,诏严赃吏法,仍命有司举行彭大雅、程以升、吴淇、徐敏子纳贿之罪。准淳熙故事,戒吏贪虐、预借、抑配、重催、取赢。以缗钱百万犒淮东师。”

张鸣凤著《桂胜》卷一《伏波山》《题名》:

 “黄岗徐敏子衔命措度南州,馆谷岩侧,四明戴炎、长沙韓梦发、宝婺周翦、星渚冯弼,外孙上饶尤日新侍,时淳佑丙年仲春下澣。”

南宋名臣李昴英(1201年一1257年)著《文溪集》卷七 《奏议》 《淳祐丙午侍右郎官赴闕奏劄 第二劄》:

“闻广中斡腹之传,如何?奏云:‘臣本欲作一劄敷陈此事,然事闗機宻恐播傳於外。’上曰:‘極是,極是。’因奏云云,上曰:‘已令徐敏子去体探。’奏云:‘此事须是純实可托者方可信,若喜功生事者,徒知为一身功名計又恐别生事说,則不惟广西受弊,必欲通广东之兵財,而兩路俱受其弊矣。上曰:‘沿路來如何?’奏云:‘沿途蚕麥皆熟。’”。 

由此,这上劄的时间在“蚕熟”之时,时当六月。即董槐耒静江接仼徐敏子当在六月之后。

第十七 董槐 嘉定六年进士

淳佑六年(1246年)至淳佑八年(1248年)任,以秘阁修撰仼。


《宋史》四百一十四卷 列传一百七十三卷《董槐传》

(淳佑)“三年,进秘阁修撰。四年,……六年,召至阙,辞。出知静江府兼广西经略安抚使,又辞。权广西运判兼提点刑狱。宰相移书槐曰:"国家方用兵,人臣不辞急难,公幸毋固辞。"槐即日就道,至邕州,上守御七策。邕州之地西通诸蛮夷,南引交址及符奴、月乌、流鳞之属,数寇边,槐与约无相侵,推赤心遇之,皆伏不动。又与交址约五事:一无犯边,二归我侵地,三还卤掠生口,四奉正朔,五通贸易。于是遣使来献方物、大象南方悉定。七年,进宝章阁待制。八年,迁工部侍郎,职事依旧,兼转运使。九年,召赴阙,封定远县男。”

李曾伯著《可斋杂稿后》卷五《辞免新除恩命并开陈五条奏》:

“御笔除臣依旧资政殿大学士、广南制置大使兼知静江府。……广西经略司自董槐以来,使兼漕运。……”

宝佑七年李曾伯的文章证明董槐知静江兼广西经略安抚使,兼运转使,但没有讲具体是哪一年董槐知静江。

第十八 李曾伯 进士

淳祐九年(1249年)至淳佑十年(1350年)仼。以焕章阁学士任。


《宋史》四百二十卷 列传一百七十九卷《李曾伯传》:

李曾伯,字长孺,覃怀人,后居嘉兴。历官通判濠州,迁军器监主簿,添差通判鄂州兼沿江制置副使司主管机宜文字。迁度支郎官,授左司郎官、淮西总领。寻迁右司郎官,太府少卿兼左司郎官,兼敕令所删修官。迁太府卿、淮东制置使兼淮西制置使,诏军事便宜行之。曾伯疏奏三事:答天心,重地势,协人谋。又言:"边饷贵于广积,将材贵于素储,赏与不可以不精,战士不可以不恤。"又条上:"淮面舟师之所当戒,湖面险阻之所当治。"加华文阁待制,又加宝章阁直学士,进权兵部尚书。

淳祐六年正月朔,日食。曾伯应诏,历陈先朝因天象以谨边备、图帅材,乞早易阃寄,放归田里。又请修浚泗州西城。加焕章阁学士,言者相继论罢。

九年,以旧职知静江府、广西经略安抚使,兼广西转运使。”


四 结论

第一 南宋广西经略使均有案可查,朱铨在史上无案。

第二 朱铨也没有机会出任广西经略使。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633405-1269294.html

上一篇:《朱子宦跡》的解读及其子孙荫补研究兼及夫人和父母封赠

1 康建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2-25 02:3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