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hutx1945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zhutx1945

博文

首都民兵师无后座力炮方阵训练记实

已有 3038 次阅读 2017-5-9 06:48 |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首都民兵师无后座力炮方阵训练记实

                636微信群 朱天相编辑

2015年8月26日10:30

王祖德(6361):最近各群热炒九三阅兵相片和视频,我发一张当年我们在校时参加天安门广场国庆民兵阅兵训练时的相片,比较一下颇有意思。记得有一年过天安门时,我校方队都穿了黄色翻毛军用半高腰皮鞋,正步走时咔咔作响,很是威风。那次是学校一位老师带着我,由一位胖司机开着苏制嘎斯卡车去天津杨村部队拉回来的。好像校政治部主任是那个部队下来的,故可以走关系借到。印象很深的一件事,是那时部队等级制度就很明显了,因为住部队招待所时,招待员当然也是小兵,可能和我年令差不多,他悄悄地问我,你们是什么级别的?因为不同级别的人住不同的房子,最后可能老师住了单间,我和胖司机同住一间。想想那时全民皆兵,随时准备打仗,一直到后来大搞三线建设,大挖防空洞,浪费了多少财力物力。好在北京地铁一号线还可民用,可是想为老弱病残装个自动扶梯也不可能,因为楼梯太窄了,以前连站内厕所也不可使用,奇哉。

图一 1964年训练照 6366前排左起计明华、刘正华、魏茂鈞、王燕仪;后排左。起万绍贻、杜恵民、李达、郭靖、王福永、朱天相(部分人着装反毛牛皮鞋)

殷才华(6361):那是政治部主任王卓的关系。

張建中(6362):64年和65年国庆,我们参加首都民兵师接受检阅。朱锡璞(6361)二炮手手(中间),王禄保(6363)一炮手,本人三炮手,扛着一门无后座力炮。记得训练很辛苦呢。

戴启贵6361: 我也是二炮手[微笑]

陈颂平(6361):本人无缘当年参加我校的无后座力炮方阵。负责广播台工作,记得我到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录音厅去,录下了军乐团专门为首都民兵师吹奏的解放军进行曲,每天专职为全方阵的训练播放。架设广播器材,维修高音喇叭,大部分时间都是我一个人在忙。

2016年8月26日12:16

李达(6366):@walter (王祖德),你怎么会有我们班首都民兵师训练的旧照?现想想还挺自豪的。王文敏(1964年护旗手)和王晓明(1965年护旗手)是我们方阵的护旗手,好神气呀!

王晓明(6365):这张照片太珍贵了!

殷才华(6361):@李达 请将同学名字标出来,有二个同学认不出来了!

朱天相(6366):这是《我们的六十年代》中的照片,由我提供给黄建成,又在伍顺的636之家发布。前左起计明华、刘正华、魏茂钧、王燕仪后左起万绍贻、刘宗芳、李达、郭靖、王福永、朱天相;

戴启贵(6361):天相人有心,地缘物成金[呲牙] 可惜大黄目前不在国内。

2015年9月2日下午6:21:

陈熺(6365)1964年国庆首都民兵师科大方队旗手图片:

图二 1964年国庆首都民兵师无后座力炮方陣旗手和护旗手

左起王文敏(6365)、高在明(6266)、黄维宜(6265)

朱天相(6366):哇噻!文物啊!旗手?

万绍贻(6366):是高在明吗?

朱天相(6366):嗯,应是。

2015年9月3日上午11:48

陈熺(6365)1964,1965年国庆首都民兵师科大无后坐力炮方队领队李恒昌。65年游行科大方队获最佳方队,人民日报国庆刊登的首都民兵师照片是我无后坐力炮方队。

王暁明(6365):

陈熺(6365):李恒昌训练队列式功不可没。

魏永计(6361):太下场悲惨。熟悉的李老师。

陈熺(6365):李恒昌大连人,解放战争初参加解放军,跟随四野打到广州。曾任某首长警卫员,在一次火灾中救出孩子。1963年曾是06系的干事,64年到武装部任干事。

文革中因称林彪有反骨,清队时被审查,后卧轨自杀。

陈熺(6365):怀念李恒昌老师。

魏永计(6361):他是解放军手球队的。

朱天相(6366):向李恒昌致敬!

魏永计(6361):留恋和李恒昌打篮球的日日月月。

朱天相(6366):感谢陈嬉,希望能找出1965年10月1日《人民日报》这张照片,谁能上国图一趟。

陈熺(6365):10月2日。

朱天相(6366):嗯,找人弄出來。

陈熺(6365):科大校史馆应该有。我在武装部见过原件。

2015年9月5日上午9:30

朱天相(6366):其实,我认为事情已经过去近五十年了,作为在中国科大的我们的生活的任何方面都已经构成了历史,历史是不容改変的,我们的任何资料都可以留给后人,就像国立西南联大一样,它留给了后人一份真实的资料,我们才可以洞察其全貌。现今,科大的真实面貌并没有完全展示出來,其实,我们可以为我们民族和人民,也为我们国家作出更大贡献,但是,我们末能。好在,我们还有弟兄还在为国奉献。

王祖德邮件:关于胖司机还有一点趣闻轶事。他是司机班中分量最重的一位师傅,驾驶技术堪称一流。在我们从杨村回北京的路上,车子的一个后轮胎坏了,必须马上更换备胎。胖司机将车子停在了路边,拿出千斤顶、扳手等工具,卸下备胎和坏胎。这让我第一次看到了更换卡车轮胎的全过程:卸备胎需要钻到汽车后部的底下;然后用千斤顶将后轴顶起,使后轮胎稍稍离地;在卸后轮胎时,尽管使用的是专用的长把内六角扳手,可是没有一把子力气,是无法将螺帽卸下的,而且它们还是阴螺纹结构;胖司机是将自己的重量加上全身的力气,才得以成功,此前我们两个都试了试,竟纹丝不动。

在这过程中,一辆小吉普从身旁飞驰而过。他看了看,笑着对我们说,别看它是小车,跑得还挺快,但是我们一定能追上,你们信吗?一会儿,备胎更换好了,我们将信将疑地和司机一起上了驾驶室,汽车发动并起速了。在油门的轰鸣中,嘎斯车带着我们三人,和一箱黄色军用翻毛皮鞋,在津京公路上,展开了一段“大车追小车”的历程。可以想象,为了追上小吉普,胖司机使出浑身解数,在离合器、油门、变速杆和方向盘各种配合中,把大卡车开如风驰电掣般飞快。当我们在公路那头发现那辆的身影后,我们知道,很快我们将超越它。在那超车的一瞬间,我不禁为胖司机精湛的驾驶技术所折服。是的,我们成功了!我们把一卡车的军用皮鞋平安运回了学校,为那年国庆的天安门阅兵式增光添彩,这应该是1964年的事了。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633405-1053808.html

上一篇:量子卫星正常,纠缠即将开始
下一篇:《朱子宦跡》的解读及其子孙荫补研究兼及夫人和父母封赠

1 吕喆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12-4 06:2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