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ifeikong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feifeikong

博文

寒假后我要翻身

已有 422 次阅读 2018-2-3 12:26 |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寒假后我要翻身


-1-

盼望着,盼望着,寒假终于来了。小朋友们如脱笼之鸟一般奔回家里。经过了几天的放松,是否也该考虑一下如何度过这一个多月的时间呢?

一定不能破坏大家的美好心情,不提专业的事情。聊一些专业之外的事情。

通过总结和归纳几位老师和已经毕业走上工作岗位的毕业生的建议,利用好假期的时间,可以尝试做如下几个方面的事情。


-2-

无论在校也好毕业工作也好,一旦掌握某些技能会如虎添翼,如果这方面有缺陷总是捉襟见肘。建议进行的学习和提高包括:

PPT制作。网上有一个因为PPT做的丑被公司辞退的帖子广被流传。先不议论事情本身的对错,至少说明在单位(包括在学校),坐好PPT是十分重要的一项技能。每个人都不是生而知之者,开始都会经历从word文件拷贝大段文字到PPT的阶段。但仔细看一些讲究的PPT,无论从构图、字体、颜色、图表等都很有技巧。

Word编辑。之所以把这个放到第二位,是因为很多同学认为自己掌握了Word的功能。其实,其实,word的功能实在是有些强大,如果没有经过专门的训练,我们可能只是用了word的很小很小一部分功能。学习一下才会发现别有洞天。

Excel编辑。同Word一样,Excel的功能绝不仅仅是做个表格,具有十分强大的数据处理功能,且也是以后经常乃至天天用到的软件。现在如果学好了,总有露一手的机会。



-3-

对于理工科学生来说,画图是基本技能。

如果你是低年纪的研究生,还没有开始正式的试验或计算研究,不妨找来一篇本研究领域比较权威的文献,将其中的某几副图的数据抠下来,用自己的方式将数据绘成图,同文献上的图进行比较,靠拢,直到达到文献上图的标准。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绘图技能就是理工科学生做研究最基本的利器,利用寒假闲暇,将该利器磨好吧。开学可能很快就要上山砍柴了。



-4-

也许你会说,寒假没有带回来这么的书,或者就没有这些书,难道还要让我去图书馆借吗?不干!

别着急,网上一搜,会有很多这方面的文章、教程和公共号,关注几个有用的公共号,下载几篇文章和教程。同样是摆弄手机,有的同学看了些段子、点击了一些“震惊全国人”,有的同学学习了些十分通用的技能,收获和成长不言自明。例如PPT技能,很容易找到很多文章,如果在手机上,可以关注相关的公共号,如“秋叶PPT”,就是专门讲PPT制作的。


-5-

我是文科生,只说理工科,我不感兴趣!

传统文化不但博大精深,而且晦涩难懂。不怕,有人专门帮我们解读。这里推荐一个很好的公共号:“慕清悦读”,每日推送经典的解读,时空穿越至暮雪泥炉围炉夜话的场景下同古人对话,接收传统文化的熏陶。不只是对文科生嗷~

理工科生为了避免自己哪怕是取得博士学位,只是学了门糊口的手艺,怎么看怎么像个手艺人,那就利用假期熏一熏(陶)吧。



-6-

如果你有个朋友小明,你成天请他吃饭给他买礼物,而小明一点回馈也没有,这样的朋友肯定不能维持。可是,想一下我们从小到大从学校到学校,为父母做过些什么呢?我们很像小明啊!

现在寒暑假一年两次看父母,上班之后寒暑假消失,一年跟父母相聚有可能只有几天。于是有人算出了一个很扎心的结果:我们以后还有多少天跟父母相聚。

沉重的话题。作为学生,无力从经济上回报,那就从行动上,试着多做家务,多陪他们。“爱”孩子的父母经常剥夺孩子成长的机会,除了学习什么都不会做。那现在就利用寒假补补课,不要等到需要做个西红柿炒鸡蛋还得让父母视频直播一下。



-7-

寒假没有了作息时间表的约束,记得按时起床按时睡觉,不要暴饮暴食,注意锻炼身体嗷~

如果还有闲暇,不妨出去看看世界。小明说不观世界哪来的世界观,好像有点道理。毕竟活动的井越大,井口的天也越大。何况大家不在井里!(?)

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寒假三十多天,如果照此规划执行,开学后汇报时利用上新学到的技能,一亮相,你的导师/老师/同学/师兄师弟们看你时,不让他们刮十次目,也得刮个五六次吧?


图片来源:pixabay网站

更多文章请关注“八十五分”,get85fen。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63255-1098267.html

上一篇:你遭遇过身后的冷暴力吗?
下一篇:写给考研过线的小伙伴们:联系导师的种种问题和对策建议
收藏 分享 举报

2 黄仁勇 杨正瓴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2-18 11:0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