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yzhai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zyzhai 泥土的芬芳

博文

由信息计量学新词altmetrics的翻译想到的 精选

已有 12964 次阅读 2013-4-12 08:51 |系统分类:观点评述|关键词:信息计量学,翻译,altmetrics,补充型指标计量学,influmetrics,社媒影响计量学,博客,字母词,名词审定委员会| altmetrics, 翻译, 信息计量学, 补充型指标计量学, influmetrics

由信息计量学新词altmetrics的翻译想到的

翟自洋


(一)

前些时日,比利时信息计量学家、国际科学计量学与信息计量学会 (ISSI)主席鲁索(Ronald Rousseau)先生访问中国,应张月红老师邀请,为我们作了题为“Big Data, altmetrics and the field of informetrics”(暂译为“大数据、补充型指标计量学与信息计量学领域”)的报告。


被altmetric难住了。网上检索,没查到中文译名。有这么一段话:

Increasing scholarly use of Web2.0 tools like CiteULike, Mendeley, Twitter, and blog-style article commenting presents an opportunity to create new filters. Metrics based on a diverse set of social sources could yield broader, richer, and more timely assessments of current and potential scholarly impact. Realizing this, many authors have begun to call for investigation of these "altmetrics."


看来是个新玩意儿。怎么译呢?当即想到平易近人的武夷山老师和鲁索先生的高足刘玉仙博士。二位老师很快回复。征得二位老师同意,把他们的回复部分或全部搬到这里。


武老师:译不好,权且译作“社媒影响计量学”吧。它由Alternative与Metrics合并而来,因此可译为“另类文献计量学”,但中国语境下“另类”带贬义。既然有补充替代医学的说法,那么循例也可译作“补充型指标计量学”,好处是可以覆盖社媒影响以外的其他补充型指标,但8个字太长。


刘博士:altmetrics是新词汇,可能还有没有恰当的翻译。鲁索在他的文章中好像批判了这个词,因为不同的媒体会不断出现,我们不能每一种媒体出来后,就来个替代,然后替代1,替代2下去,就没有什么意义了。相比于其他的metrics, altmetrics的实质区别是把科研过程所产出的数据都考虑进来的计量学。


果然,鲁索在报告中批判了这个“坏名字”(bad name),建议代之以INFLUMETRICS:

First, altmetrics is just a form of informetrics. More importantly, what is alternative today is mainstream tomorrow; and how shall one refer to the new approaches that will be proposed the next decade? Why not call this new approach web-based social influmetrics, or INFLUMETRICS in short? ——我们在为新词翻译伤脑筋,人家自己还在争得不亦乐乎呢。


我的感觉,武老师的建议中肯:“补充型指标计量学”正好对应altmetrics,“社媒影响计量学”则对应INFLUMETRICS。武老师谦逊的“译不好”,鲁索直截了当的“bad word”,反映出的是二位学者“所见略同”吧。赞同鲁索的建议,以INFLUMETRICS取代altmetrics;相应的,“社媒影响计量学”的译名也更简洁、直观。


翻译之事,要想信达雅,甚至更进一步,看出外文词的不足,殊非易事。为了“从心所欲而不逾矩”,唯有多多阅读吧。



(二)

据鲁索讲,这新指标尚未落地,属于软指标,因其易受操控、主观性——报告中提到,Man Kit Cheung在《自然》通讯文章中指出:“喜欢”或者“分享”缺乏权威性和科学可信度,因此使用“补充型指标计量学”的时机可能尚未成熟。正如鲁索所说,今天的补充型指标,明天或许取而代之,成为主流。“明天”究竟会是哪一天?就看一众博客发烧友们的努力了。博主看好其前景,初步列出三点理由:


1. 因了科网博客,知道程代展老师虽无“院士”头衔,却有超过一般院士的学识。与世俗的名利、地位绝缘,某种意义上也是好事。譬如,可以有更多时间做自己想做之事,而不必浪费时间做难免违心之事。借助博客,写自传、做科普,传道解惑,润物无声。相较于头衔和功名,兼具思想和文采的文字或可以长久流传,影响深广。

通过刘全慧等博主的推介,我等外行也得以窥知,多被调侃的杨振宁先生,在学界同行心中地位极高。科学巨人,对于人类的贡献,是超越性的。生活轶事,增添趣味,更显其非凡。博客的互动和传播,为原本相对封闭的学术小圈子打开一扇门。

虽是“软”指标,一旦让人形成看法,却是决定性的,完全可以比影响因子之类的“硬”指标还要硬呐!


2. 据说现在以英文论文为重,中文论文不受待见。同等水准,英文论文可能天然高一等。其实,翻译,润色,现在都可以用钱搞定——如果说论文为了学术交流而生,这也无可厚非,毕竟读者想要了解的是思想和发现。若以论文评价作者的文字水准、外语水平,恐怕找错对象,谁能分清那是作者、润色公司还是编辑的功劳?李学宽老师最近提到一例(从积极参加评审到慎重参加评审的转变):以一作身份发表了3篇影响因子5以上英文文章的博士候选人,中文博士论文每页错别字和语法错误超过10处。凭借高点数的论文,年轻人可以坐上博导直通车,但包括语言能力在内的各种能力是否准备充分?如何评判?导师给学生改文章是天经地义的分内事,如果自己的文章还要请人润色,如何尽职呢?若以博文判断文字能力,大概八九不离十。博客这玩意儿,代劳的可能性恐怕不高?每个人的语言风格相对稳定,能代一时,难代一世。时间久了,难免不露马脚。


3. 已有个别期刊改变传统的评审模式,先将投稿放网上,供人评论,评论即为评审。黄佶老师倡议先发后评,建立数字化学术发布和交流平台(我心目中的数字化学术发布和交流平台)。在这样模式下,或正面或负面的评论(以及推荐、阅读次数,等),将成为不可或缺的指标。

有那么两回,把文章贴到博客前,博主试着往纸媒投稿,杳无音信的感觉真是不爽啊。即使被纸媒接受发表了,看不到读者反映,感觉冷冰冰的。不像博文,马上有阅读次数的变化,有推荐、评论,即时、互动的感觉多好。如今,几岁的孩子发起微博来已是驾轻就熟,年轻一代,浸染于即时、互动的数字化环境,将来能忍受传统媒体的缓慢甚至傲慢么?


您觉得呢?



(三)

借此机会,说说博主对翻译的态度。


在科学网博客“tenure track”专题,六十来篇博文,绝大多数是“tenure”这个英文单词贯穿全篇,严肃的翻译似乎只有俞强老师一篇(Tenure 制(3)——还是叫“探良”制比较好)。对照俞老师博文的解读,这译名音义俱佳,只是响应者寥寥。


字母词PM2.5是近期热点。全国科学技术名词审定委员会专门邀请环境、医学、气象等领域专家,讨论其中文名称,最后“细颗粒物”获得多数专家认可(此外,PM10译为“可吸入颗粒物”,PM1为“超细颗粒物”——似乎仍存争议?)(蒋大和教授:为PM2.5定中文名为“细颗粒物”提供资料)。有人认为小题大作。


这些年,感觉字母词有泛滥之势。是否因为懂外语的人多了,大家都不兴翻译了,甚至以中英文夹杂为时髦?在英文论文中,有个约定俗成的惯例,缩略词首次出现时应给出全称,除非使用极广、耳熟能详的。甚至有人建议,在每一页首次出现时都给出全称,以减轻读者负担。英文如此,中文使用字母缩略词更应慎重吧?


如今,文字不再是贵族专有的工具,博客(微博)的普及,使得人人都可能成为新词、新译的源头。不恰当的语言一旦在人群中流行开来,形成习惯,纠正则难。这有赖于每个使用汉语的人的文化自觉。这方面韩国人似乎做得比我们好。有一回,看韩国综艺节目,同时有中、韩文字幕的。特地留心对比,粗略统计,一个多小时的节目,中文字幕字母词出现不下10次,韩文字幕不过一二次。


靠名词审定委员会这样的政府机构,为一个词召集一群专家开一次碰头会,那么多外文新词不停涌现,是否吃得消?这讨论若放到网上进行,是否简单多了?博主有个提议:利用科学网博主的多学科优势,建立科网的“名词审定委员会”,为科技领域(也可以包括人文领域)的新名词进行翻译、纠错、传播。对于重要的新词,先由专业人士给出翻译,定期召集多学科专家博主讨论,择优选取,形成共识。对于社会上广泛流传的错译,及时批评,提出改正建议。


抛砖引玉。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630081-679433.html

上一篇:一本童书,两种表情
下一篇:关于禽流感新病毒,我们是否小题大作了?

22 刘桂锋 杨正瓴 刘桂秋 彭勇 王贤文 孙学军 许培扬 崔晓聪 陈冬生 赵美娣 李伟钢 刘玉仙 武夷山 徐申萌 余厚强 章成志 黄佶 赵星 秦斌杰 周春雷 王启云 陈晓宇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3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6-25 22:5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