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yzhai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zyzhai 泥土的芬芳

博文

父亲的桔子丰收了 精选

已有 7159 次阅读 2012-10-27 10:44 |系统分类:人物纪事|关键词:父亲,农民,土地,劳动,桔子| 农民, 土地, 父亲, 劳动, 桔子

父亲的桔子丰收了
翟自洋


父亲十年前种下的的桔子,已逐渐步入高产期。因为风调雨顺,管理得当,今年的产量和品质都喜人。特早熟的桔子已经陆续采摘几批了,适逢国庆长假,桔商又将上门收购。为了新鲜,桔商要求只提前一天甚至当天一早采摘。

当初的稀疏小苗,如今已蔚然成材,枝叶向四周蔓延开来,相邻的桔树,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摘桔人弯着腰钻进去,倏忽不见了踪影。次级的枝干也粗壮起来,以承受成年人的重量,去获取枝头的果实。在密林和高树间,时而弯腰,时而下蹲,时而爬上枝桠,时而兼顾修枝,强度不算大的劳动,很快变得不再轻松。要在规定时间完成必须完成的工作量,与农家乐就有了本质不同。原本兴致盎然的我,不久便偃旗息鼓,改做提桶接桔、修平桔子末端(以免遗留的硬枝刺伤其他桔子)等辅助性工作,不时拣一些好看的、不好看的、金黄的、碧绿的、大个的、小个的、皮厚的、皮薄的或是没有接住落地即裂的桔子往嘴里塞。

我的心思不全在劳动本身,东张西望之下,发现一些有趣的现象。

站在桔园外看,经过数次采摘,余下的似乎只有枝头零星几个了;走到桔树中间,才发现桔叶之下,仍有累累果实。高挂枝头的,独占一根枝条,充分迎接阳光雨露,于是个头硕大,皮色金黄,长相喜人;叶子遮盖下的,几个一起,结成葡萄似的一串,个头通常不大,有的通体碧绿。前者皮厚,后者皮薄——桔皮虽是碧绿,掀开来,却是饱满的红,这是香甜的标志。论口感,前者吃后留渣,后者入嘴即化,甜度也不输与前者。所以,我偏爱这长在不起眼位置碧绿的小桔子。父亲介绍,高挂枝头的厚皮大桔子,应趁早摘下,往后易脱去水分,腹中空空。桔商却偏爱个大和金黄的桔子,因为卖相好,讨市民喜欢,所以收购价比小桔子高一档次。更小的,桔皮没有泛黄的,他们是不收的。

相邻地块邻居的桔树,同一时期种下,格局明显有别。三两根粗枝,没有继续生发开来,叶子密密层层簇拥其上,体态便显单薄。有限的枝桠上挂了有限的果子,因光照充分,个大皮厚。两相对照,产量差距可在十倍以上。

父亲是家里最小的孩子,虽然他读书时家里经济条件并不算差,却因了爷爷“只有拿箩借谷,没有拿箩借字”的理论,只上了三年学。邻村有种桔大户,初中学历,自学成才,靠山吃山,曾经当了县里的劳动模范。父亲向他请教,他敬重父亲为人,不吝赐教。种桔之初,父亲让我买了几本桔子栽培的小书,配图的。虽然父亲后来自学了一些字,书上的字,他大概认不全,但是他说看懂了。结合多年农业种植的经验,辅以虚心求教,父亲把桔子种得有声有色,得到了劳模老师的由衷称赞。以前我只知道,桔子种下的头几年不能让它结果,为了积蓄能量,打下基础。其实,选种、整形、修剪、土肥水、病虫害、采收、贮藏等等,样样都有门道。到目前为止,父亲的桔树基本没有施用化肥。劳动,不只在收获季节。

资历最老的一棵桔树,大致与我同龄,今年预计出产六七百斤,虽有大小年,这棵树已是连续多年高产了。逐渐步入高产期的十年龄的桔树,产量高的有三四百斤。六十来棵特早熟,已为省内第二大城市的市民贡献了过万斤桔子。桔商坦言,因为品质好,我们这里的桔在市场上卖价要高一些,当然,他给的收购价也比其他地方要高。

山路崎岖。为了搬运方便,两年以前,在母亲建议下,父亲把后山通往桔园的一段狭路劈宽,以供板车通行。遗憾的是,在更远的一处较为陡峭的山坳,目前仍只有肩挑一途。

来自城市的桔商,言语间对父亲有敬意,或许因为桔子品质让他们得益,因为父亲“培养了两个大学生人才”,因为父亲待人热情不卑不亢。其中一位较儒雅的,年近五十,言及小时候桔子的香甜,“皮一剥开,整个屋子充满香气”,“现在不太有这样的桔子了”。我觉得,父亲的桔子也是有这种香气的,至于“充满整个屋子”,我猜想这是对物质匮乏年代稀罕食物的一种诗意回忆吧。

返杭时,我在空间有限的行李箱中尽力塞了一些桔子,打算请同事朋友分享一下父亲丰收的喜悦。父亲另外留了一些,准备分送亲朋好友。父亲还打算,等口感更好的早熟品种成熟,托县城的长途汽车捎给快满三岁的孙子和辛苦照料孩子的外公外婆。

父亲已年过花甲,体力等各方面大不如前了,有时几分钟的电话,“饭吃了吧”会重复三五遍。但是,在村里年轻人纷纷逃离土地,在城里同龄人安享晚年的今天,他执意扩大种桔规模,两年前种下一百多棵桔苗,不久将移栽到两亩田里。今年,桔子以外,父亲种了二亩六分田水稻(一季)、四亩棉花,地里还有红薯、芝麻、黄豆、花生、芋艿、山药等各类出产。父亲觉得三个孩子中有的过得还不好,想帮一帮。农村的人情往来,也是很大的开支,他不想给孩子们添负担。另外,他是真的对土地有感情。虽然在我看来,农产品的价格还是无法体现其价值,但这几年国家的惠农政策,已经让曾经长期在村里当干部的老党员心怀感激,他恨不能年轻十岁二十岁,好好大干一场。

在我看来,长在不起眼位置、个头和颜色不吸引人的桔子,是用双手向土地要财富的父亲的写照。这桔子收购价格不高,可是,剥开来,“整个屋子充满香气”。

其他品种四十来棵桔树,将陆续进入采摘期。于父亲而言,又是一个沉甸甸的秋天。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630081-626592.html

上一篇:让座
下一篇:节能灯 汞污染 视而不见 悔之恐晚

34 严海燕 武夷山 吴飞鹏 吴国清 曹聪 王浩 赵建民 王鹏 王春艳 赵美娣 王伟 刘艳红 罗德海 张珑 刘光波 徐耀 陆俊茜 王海辉 陈安 李学宽 罗帆 李土荣 徐长庆 张玉秀 庄世宇 陆泽橼 李伟钢 郝力壮 杨正瓴 刘玉仙 魏东平 褚海亮 fansg SXN837281523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4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7-23 10:4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