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ngCun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GongCun

博文

“糠老板”妈妈

已有 3889 次阅读 2013-5-12 20:40 |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糠老板”妈妈

 


记忆里,除了小学,我应该很少在作文里提到妈妈。而这些年,每次家人团聚,围炉夜话时,我又一次一次的听到了妈妈讲那些过去的故事,这些故事,勾起了我对过往的思念。 

这里,我要说的是一个十三年前的故事。

十三年前,我将面临小学毕业,而妈妈未满四十,她没有现在那么多的皱纹,也没有那么多的银丝。总之,她那时好像有使不完的力气,能扛能挑,她是一家之主,是我们的顶梁柱。她顶替了爸爸的角色,原因是那段时间爸爸在一次工作中受了伤,伤的是眼睛,不能受强烈阳光的刺激,也就意味着不能干活。

那时,妈妈抄起了一门挣钱的营生——卖米和糠,而她也成了名副其实的“糠老板”。 

“糠老板”应该是别人戏称的,那些大人称呼时,脸上泛出得意的笑容。那时还是少年懵懂的我并不理解这个带有暗讽的称号。其实妈妈很多时候还是在卖米的,我不明白,那些大人们,为什么不叫妈妈以及妈妈的同事为“米老板”?是因为糠比米要低一等吗?因此自然而然的带上了一点鄙夷的意思。但我却又因这“老板”两字将这鄙夷的涵义忘却了几分,毕竟当“老板”的妈妈干的还是自谋其力,挣钱养家糊口的营生。“糠老板”的称号喊起来也特别响亮。 

“糠老板”干的就是这样的一种营生。那时,在农村,不像现在,没有那么多的人跑到外面打工,人们都还在家里种田种地,而且每家种的田地也还不少,少数人家除了种自家的自留地,还开荒或承包别人家的地。那些年,每家都会有一些余粮,但除了余粮,却很少再有其他方面的经济来源。因此,就有些人家会选择将稻谷卖了换钱。妈妈和其他小朋友的妈妈就成立了一个四五个人的队伍,到我们村或相邻好几个村去收购这些稻谷,她们通常以低于市场的价格收购,然后再到赶集时以市场的价格卖出。并希望从中能找出细微的差价,在保本的基础上能获得额外的盈利。 

那时候的邻村,渡江、高柳、云照、皆久这些村都还没有通公路,妈妈需要挑着箩筐或蛇皮袋子登门造访,一家一家的问过去,问到有要卖出的人家时,便议好价钱将其买下,再一箩筐一箩筐的挑往家里。那段时间,白天是很少见到妈妈的,她通常起得比我们早,午饭带在身上,而晚上要到天黑才回来。运气好的时候带回她的战利品,一百来斤的担子,尽显一副筋皮力尽的模样。有时,妈妈实在没力气了,就走一段歇一下。好几次,天黑了,我们都把晚饭摆好了,等妈妈回来吃饭,我们等了很久,妈妈都还没有回来。那时还没有手机,谁也不知道妈妈在哪?家里人都很着急,爸爸就叫我带着手电,到村口去等妈妈。我带着手电,胆怯的走在村口的路上,路的两旁长着一排高大的枫树,都是上百年的老树,听老人们说那地方经常闹鬼,所以我每次经过时都感到阴森森的,不敢回头,但一方面为了完成爸爸交给的光荣任务,另一方面也为了早一点见到妈妈,我一直鼓舞着自己踌躇前进。我通常在村口那座石拱桥上等妈妈,因为那里是一个叉路口,而且在桥上也能看到很远的地方。很多时候,我在桥头看到一个挑着箩筐的黑影向我走来,我知道那是我的妈妈,我拿着手电向妈妈跑去,用那黄色的光芒照着路伴妈妈回家。那时候,我很佩服妈妈这么小的身子板竟然能挑起这么重的一个担子。在我眼中,妈妈是最精明能干的。 

妈妈的战利品收购回来后,还要对其整理和分类,如果收到的是稻谷,就还要把这些稻谷打出来,分成米和糠。再将收回来的米和糠根据其好坏程度,分为上、中、下三等。分类后再将这些战利品一袋一袋的装进蛇皮袋子里,以便到赶集时再拉县城的集市里去卖。生意好的时候,我们家的一楼变成了一个小小的粮仓。这让我感觉到妈妈的生意好像越来越大,能够挣很多钱的样子。 

如果收到的米和糠足够的话,妈妈是每集都会到县城里去的。那时候,我最期盼的就是能在赶集时碰上周末,这样就可以跟妈妈一起去县城,带上我的小算盘,去给妈妈算账,去给她当小老板。记得那时我的口算还是挺快的,而且还算得准,好几次,因为纠正了妈妈的错误,避免了不必要的损失,因此被妈妈表扬,也获得了小小的奖励,心里美滋滋的。妈妈是和其他“糠老板”一同包着车去,我记得她们基本上包的都是强叔的三轮车,因为是熟人,价格实惠也不用讲价。那时村里到县城的路是泥路,强叔的车是二手的(强叔以开三轮起家,现在已经开起东风牌大货车),性能不是很好,外加是三轮,走起路来没有四轮稳,所以强叔的车也自然的成了蹦蹦车,跑起路来抖得厉害。我每次去的时候,都会有一些心理负担,因为那时很少坐汽车,闻不来汽油味,更受不了泥土路坑坑洼洼的颠簸,所以我每一次进城,都会晕车和呕吐。但即便这样,也丝毫没有打消我去县城的信念,因为县城有太多好吃和好玩的东西,每次把米和糠卖完之后,妈妈就会犒劳我一下,带我去吃一碗米粉,去逛香蕉洞,去小摊位上买其他家用,小玩具和书…… 

妈妈抄这一门营生的时间不是很长,好像也就一两年的样子,这应该算是妈妈的职业生涯里比较有趣的一段。那段时间,在三轮车的后车厢里,我总能见到妈妈和其他“糠老板”脸上的笑容,这大概就是收获的一种喜悦吧!后来,可能是因为利润太少的缘故,也有可能是市场兑争激烈的缘故,或者是很多人都跑到外面打工去了,种田的人减少了,很难再收到稻谷的缘故,像妈妈这样的“糠老板”也退出了市场,干起了另外的营生。 

不过我要感谢妈妈的是,这卖米卖糠的营生,为我们兄妹挣来了学费,也在爸爸不能挣钱的时候,帮助家里度过了一段艰难的岁月。细细想起来,在遇到困难的时候,妈妈还是有很多法子的,她在困难面前表现出强大的责任感和意志力,这种坚韧的品格影响了我的一生。 

可能有人开始忘记了还有这样的一个职业,就像“挑山工”也会慢慢被人遗忘一样;也可能有人不知道曾经有过这样一个职业,因为社会的发展已经淘汰了这种职业。但我的妈妈,我的朋友的妈妈,在这么一段时间,她们以“糠老板”的角色出现。她们谋生的欲望深深的烙在我的脑子里。 

我们现在不也正在谋生或者将要谋生吗?相比于妈妈,这脚下的路不是更宽广了吗?所以,我想,即使在最艰难的岁月里,也总会有一些法子能帮我们度过去的……

在节日里,感谢妈妈传于我无限的正能量。真的爱你!

 

真的爱你

作词:小美 作曲:黄家驹 演唱:Beyond

无法可修饰的一对手

带出温暖永远在背后

总是罗嗦始终关注

不懂珍惜太内疚

沉醉于音阶她不赞赏

母亲的爱却永远未退让

决心冲开心中挣扎

亲恩终可报答

春风化雨暖透我的心

一生眷顾无言地送赠

是你多么温馨的目光

教我坚毅望着前路

叮嘱我跌倒不应放弃

没法解释怎可报尽亲恩

爱意宽大是无限

请准我说声真的爱你

                    …………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625627-689254.html


下一篇:童年,风吹过的味道

2 徐大彬 李务伦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1-27 11:0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